這幾年蘋果的保密工作似乎大不如前,新品發布前大量的洩密訊息令其神秘感不再,供應鏈工廠成為訊息洩露的重災區,處於重重監控之下的工人們是如何把新機帶出工廠的?《The Information》近日在一篇報導中,披露了蘋果工廠內部上演的堪比走私、販毒的偷運戲碼,以及蘋果為了避免洩密在安保和保密措施上的不斷努力。

《The Information》表示,蘋果工廠最嚴重的一次盜竊事件發生在2013 年iPhone 5C 發布前夕,蘋果的中國供應商之一捷普的一名員工利用偽造的文件,並在保安人員的協助下,成功避開監控,開著卡車帶著上千個iPhone 5C外殼大搖大擺駛出工廠大門。緊接著,網絡流傳出多張彩色iPhone 5C外殼諜照,用原文的說法,此舉「毀掉了蘋果公司在當年9月精心準備的發布會」。

該事件為蘋果敲響了警鐘,他們意識必須在其供應鏈中採取更嚴厲的安全措施,為此他們專門部署了一支新的團隊,稱之為「新產品安全團隊」(NPS),負責監控所有最敏感的供應商的安全。

蘋果工廠裡的「刺激1995」

兩年前 The Outline 也曾報導過 NPS,該團隊由具有安全背景的美國前軍事和情報專家組成,他們精通中文並熟悉中國市場,背後還有龐大的蘋果安全審核員的支持。這些審核員原本只有 10 人,不定期會去工廠抽查,但在 NPS 成立之後,安全審核員的隊伍日益壯大,抽查工廠的頻率也由原來的不經常去變成了每週必去。

NPS 調查員和安全審查員每週為負責蘋果未發布產品的100多家工廠進行評等,根據評級確定這些工廠是否有資格繼續為蘋果服務,如果其安全分數低於某個數字,隨時可能被蘋果停止合作,這一政策促使工廠的管理者們積極主動處理安全問題。

儘管有著嚴格的保密措施,但仍有許多人選擇與NPS 和工廠保安鬥智鬥勇,他們或為在社交網絡上吸引眼球,或為賺外取快,畢竟僅僅是向蘋果競爭對手或配件製造商出售一個手機外殼,賺取的收入就頂得上他們在工廠裡一年的工資。

在高收益和高壓監管之下,誕生的花樣夾藏也讓人大開眼界。工人們曾把敏感部件藏在供電線或水管通過的槽隙、拖地水、紙巾盒、鞋子、廢棄的金屬碎屑等地方,指望趁保安鬆懈的時候偷偷將其取回,比如NPS的調查員曾發現幾名工人在房間裡一個隱蔽的角落挖隧道。一位消息人士給出了這樣的比喻:

人們在一點一點地瓦解「刺激1995」式的高牆。

衣物作為最方便的掩護工具,也曾多次在偷運中派上用場,當然,直接放在口袋里肯定是行不通的,必須不走尋常路,比如一名女員工曾把數10個螢幕藏在胸罩下試圖蒙混過關,但由於走路姿勢過於怪異引起了保安的注意,被抓了個現行。

還有更為技術流的做法。 2014年,蘋果的調查人員在黑市上發現併購買了180個iPhone 6外殼,生產此外殼的工廠的安全主管最終揪出了兩名與此事相關的員工,其中一名是工程師,他調整了庫存追蹤系統,使被盜的部件一直顯示在製造中。

有可能走漏消息的不僅是生產工廠,包裝和印刷廠也是信息洩漏的來源,比如工人會在新品發布前把手機偷偷帶進車間偷拍iPhone X說明書。

此外,蘋果還發現本該負責銷毀原型機和缺陷部件的公司也存在洩密行為,因此現在蘋果的供應商安全條款規定廢品在銷毀時,必須有經NPS認證的蘋果員工在場簽字同意。

不過,像三星這樣的供應商並不是很願意配合NPS,畢竟在為iPhone供應螢幕的同時,三星也是蘋果最大的競爭對手,出於對蘋果竊取商業機密的擔憂,三星最初拒絕讓NPS檢查其生產螢幕的設施,不過最後還是妥協了,允許蘋果的安全審查員在工廠內走動。

抓得到的洩密者,追究不了的責任

除了從源頭防範產品信息洩露外,NPS也在試圖找回流入黑市的被盜部件,連臥底都用上了。

早在iPhone X發布之前,蘋果就發現一家中國企業已經在為技術人員提供該設備的螢幕修理課程,於是NPS策反了一名學員,從而追蹤到了洩密者。

遺憾的是,儘管NPS阻止了不少盜竊行為,但蘋果很難追責洩密者,因為如果報警,蘋果必須提供被盜部件的詳細描述,這顯然不符合蘋果的做派,而且他們也不願意因此讓未發布的產品引來外界更多關注,所以多數情況下蘋果只會讓洩密者捲鋪蓋走人,但根據《The Information》 的說法,這些員工被炒後可能很難找到其他工作。

掛一漏萬,防不勝防

而蘋果在努力彌補安全漏洞時,也面臨平衡人權和嚴苛的安全協議的挑戰,比如蘋果最大的供應商富士康曾經提出讓員工穿著緊身衣,以消除他們用衣服私藏部件的可能性,但蘋果並未採納。

儘管如此,富士康的女性員工還是被要求佩戴無鋼圈內衣以通過金屬探測器,工廠附近的商店裡就有出售這種特殊文胸。懷孕的工人對於在生產車間使用金屬探測器頗有怨言,但蘋果的態度非常強硬,表示懷孕也不能有例外,擔心胎兒安全的員工只能要求轉崗至其他部門。

儘管如此,洩密行為依然是防不勝防,堵住了物理盜竊,卻擋不住數位洩露,網絡上已經出現了新iPhone後置三鏡頭的設計圖。

因此, 減小NPS團隊規模的同時,蘋果成立了一個由總部直接管理的安全團隊,該團隊對零件的儲存、丟棄、信息的處理等製定了一系列規範,例如用於存放零件的容器必須是不透明並由印有編號的貼紙密封;垃圾袋離開工廠安全區之前必須清理乾淨並通過金屬檢查;所有的部件都必須具有唯一且可追溯的安全號碼;庫存必須每天統計,每週核對一次廢品。文章表示,蘋果工廠的保密水平已經能與美國造幣廠相媲美。

而蘋果對供應商使用的計算機網絡的要求,也快趕上政府處理機密文件的網絡水平了,比如生產系統必須與其他網絡物理隔離,含有零件圖紙的CAD文件帶有蘋果的水印和阻止截圖的「彩條」模式,第三方存儲服務和公共電子郵件服務自然也在被禁止行列。

此外,供應商不能在其建築的任何地方通過名稱、項目代碼等提及蘋果,並且根據他們與蘋果的協議,如果有任何洩漏,調查費用將全部由供應商承擔並予以罰款,近乎「霸王條款」的協議讓供應商們在保密方面不敢有絲毫懈怠,不惜重金引進人臉識別、僱傭大量保安等。

即使如此,作為智能手機界的領頭羊,蘋果要防範的對象實在太多,競爭對手、配件製造商、黑市商人,甚至是渴望率先目睹真機的狂熱果粉都有收買內部員工的動機,這注定是一場沒有盡頭的攻防戰。

*本文由「愛範兒」授權轉載,原文:挖隧道、內衣藏螢幕、篡改庫存系統……蘋果工廠裡的攻防戰比好萊塢諜戰片還刺激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