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楊乃糖寶貝

今天2012.12.21是冬至,也是全球沸騰討論馬雅寓言的世界末日。如果真的是人生的最後一天,更應該全家緊緊聚在一起的日子,但爸比仍是飛奔到拍攝現場,繼續完成他的電影,我們一家三口為此不得已分隔三地。然而從昨天清晨開始,媽咪做夢先經歷了一場感受真實的末日情境,就在即將大毀滅前耳邊響起一首旋律,只記得最後一句不斷重覆的歌詞是:「我還能為你做什麼呢?」雖然是一場夢境,但潛意識裡到底是要我為誰做什麼呢?

醒來思緒一直回到我和天上阿公,最後單獨道別的那一天晚上,他看著我露出很滿足的微笑,並用盡力氣開口跟我說:「謝謝」,我猜他是謝謝我們這三十五年來的父女一場,父親一直很知足感恩,但這句無聲的「謝謝」兩字,卻讓我當場泣不成聲,與親人死別的感覺,彷彿我自己的世界末日即將來臨。

也因為你和爸比都不在家,讓思念父親的漫漫哀傷情緒更加恣意宣洩,應景襯托末日來臨前的孤單,但眼淚擦乾後,四周仍安靜無聲。冷靜一會後,內心的自己跑了出來,向我提出種種問題。

我目前生活滿意快樂嗎?還有什麼更想做而還沒做的事呢?老公浪漫的電影夢非我參與不可嗎?除了再懷孕才有機會當全職媽媽?雖然爸爸消失了,但媽媽還在啊,我能做什麼創造更多美好的母女記憶呢?想帶孩子一起創作的生活我辦的到嗎?如果我放下一切獨自遠行將會如何呢?我還能為自己做什麼呢?莫名浮現的一堆疑問,讓我得試著衡量並釐清自己的人生方向。

想起你前天要我唸的床邊故事,是你最愛的幾米老師繪本作品「我會做任何事」。記得你兩歲時,講的第一句完整標準的英文是「I can be anything.」你總是指著內頁的簽名,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説:「送給乃糖,幾米老師2011年12月6日」你用天真的口吻繼續唸著:「我長大以後,可以做什麼呢?世界上有那麼多,那麼多工作,哪一樣最適合我?」每次唸到最後一頁,每一樣工作攤在你眼前時,你總是指著圖説:「我想當把最好的留下來的人」,而我試著想像,在未來的二十年,「把最好的留下來的人」這將會是什麼新型態的職業呢?

不記得何時開始,當你看著兒童頻道,穿插著電視廣告出現時,便伸手指著螢幕說:「我想要這個玩具,這隻會撒嬌的粉紅狗狗才699喔,我可以當抱小狗的人喔。」又過幾天一覺醒來,很認真的對我說:「媽咪,我很想當歌星,需要一支站著的麥克風,天天唱歌給我的娃娃們聽喔。」或是在我們都吃飽後,像突然發現什麼比著1的手勢説:「咦,我想到了,我可以煮很好吃的食物給你們嚐嚐看喔。」說完立刻打開你小廚房上的爐子,穿上圍裙喀喳喀喳又煮又切,像個大廚專心做菜擺盤。看來你興趣廣泛,還無法猜想你長大想從事什麼職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