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議會投票通過後,今年11月起,歐盟兩個最重要職位的領袖,都將首度由女性當家:德國國防部長范德賴恩(Von der Leyen)為下屆歐盟執委會主席、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為歐洲央行行長。

這兩位女性能夠出線,其實不只是「女力崛起」那麼單純,由於歐盟執委會主席要靠各國領袖組成的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提名,再經歐洲議會同意,且須向議會負責,因此這次的人事任命,反映了各國權力布局下的歐洲議會新生態。

歐盟人事任命,馬克宏強壓梅克爾

長久以來,歐盟執委會一直由歐洲議會的三個黨團──歐洲人民黨、社會民主進步聯盟、歐洲自由民主進步聯盟所組成的執政聯盟所掌握。這三個黨團又分別由歐洲各國的政黨結合而成,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的政黨屬於人民黨、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政黨則屬於自民盟。

今年6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人民黨與社民盟的席次總和首度未能過半,反倒是馬克宏所屬的自民盟逆勢成長,成為歐洲議會第三大黨,也讓馬克宏有更多「喊價」的空間。

因此,歐洲議會選後,德、法兩國的角力便正式浮出水面。《金融時報》指出,馬克宏希望終結德國主導多年的「霸權習慣」,進一步「重新平衡歐洲」,當時他不但反對德國力挺的韋柏(Manfred Weber)入主執委會,也要和德國、荷蘭爭奪歐洲央行行長。

最後,執委會主席與央行行長的人事案,就如同《金融時報》預示的──馬克宏強壓梅克爾。法國人主掌歐洲央行,而執委會主席雖然是德國人,卻換成了精通法文,且與馬克宏有合作經驗的德國國防部長范德賴恩,而不是梅克爾原本屬意的韋柏。

掌握歐洲財政大權的拉加德曾是法國首任女財長,在主掌歐洲央行前,她也是IMF首位女總裁。

德盛安聯首席經濟顧問埃利安(Mohamed A. El-Erian)指出,拉加德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擔任法國財政部長,任職IMF總裁時,在包括歐元區和阿根廷在內多個國家的紓困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這些經歷讓她累積了豐富的危機管理經驗。

此外,拉加德也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簡稱SDR)──也就是IMF發行給各國央行的外匯借貸工具。在此之前,特別提款權的組成貨幣僅美元、歐元、英鎊、日圓,她的這項政策使SDR首度納入開發中國家貨幣。

拉加德也對虛擬貨幣持開放態度,除了多次公開表達對虛擬貨幣的好感,去年11月,她在新加坡金融科技節(Singapore FinTech Festival)上,甚至呼籲各國央行發行數位貨幣,之後IMF也準備了資料,向大眾說明央行發行數位貨幣的利弊得失。有趣的是,當拉加德獲提名歐洲央行行長的新聞發布後,比特幣在數小時內就從9,600多美元驟升至1萬1,400美元左右。

一般認為,歐洲領導人提名拉加德作為歐洲央行行長,而非選擇與現任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不合、偏鷹派的德國央行行長魏德曼(Jens Weidmann),代表德拉吉過往的歐元寬鬆政策將不會有太大變動。

她非梅克爾屬意人選,卻獲東歐國家支持

而范德賴恩擔任歐洲執委會主席,可說是本屆歐盟人事的大黑馬,她既不是歐洲議會兩大黨領袖,也不是梅克爾最初支持的人選。

那麼,范德賴恩勝出的關鍵是什麼?這位7個孩子的母親,自2005年梅克爾當選德國總理後,就在其內閣做事,她除了得到馬克宏的支持,東歐國家的立場也扮演一定作用。包括,她與梅克爾所屬政黨的立場是中間偏右,使她能為東歐的右派領導人所接受,馬克宏稱讚范德賴恩「擁有歐洲共同體的DNA」,波蘭的右派報紙也讚許她的出線是「歷史性的提名」。

然而,7月4日,也就是范德賴恩被提名為執委會主席後兩天,《德國之聲》引述「德國趨勢民意調查」的一項民調,顯示56%的德國人不認為她會是好的歐盟領導,支持她的德國民眾僅三分之一。

任德國防部長,因軍隊醜聞受質疑

曾被稱為「梅克爾接班人」的范德賴恩,竟失去德國人民的信任,2017年的佛朗哥(Franco A.)事件是民意下墜的分水嶺。

當年調查發現,在德法共用基地服役的陸軍中尉佛朗哥,2014年在他的碩士論文中就表露極右派觀點、認為移民會造成歐洲「種族滅絕」。2016年初,不會說阿拉伯語的他,卻註冊為敘利亞難民(以便假扮難民鬧事,好操弄族群衝突)。然而,當法軍將相關情資轉交他的上級後,德軍卻沒做任何處置,也沒通知反情報部門,直到整起事件爆發。

面對德軍醜聞,范德賴恩向德國公共廣播公司ZDF抱怨軍隊「態度有問題」、「各級領導無方」,卻只是火上澆油──軍方認為她的言論「嚴重傷害」了德國軍人,更何況,2013年起德國防務就由她主掌。由於范德賴恩出任執委會主席的人事案在德國內部不受歡迎,歐洲理事會投票決定執委會主席提名人選的時候,德國甚至投下棄權票。

時至今日,德國人民對於極右勢力蔓延仍感憂心忡忡,前述《德國之聲》民調顯示,66%的德國人認為政府過於縱容納粹和極右派分子,67%的人擔心極右派會改變這個國家。

范德賴恩要接掌的將是一個比德國國防部長更高的職務,她所要面對的右翼勢力也比她在德國接觸的更加強大──本屆歐洲議會,極右派各黨席次總和大幅成長,已逼近歐洲最大黨「歐洲人民黨」的議員數,因此,范德賴恩未來的挑戰在於:她是否有能力防止極右勢力在歐盟快速蔓延。

責任編輯:周盼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