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24歲的法國臉部辨識技術高手福亥(Pierre Foret)思考出路時,把從未想過的金融業當成優先選項,於是他展開三方交涉,最後如願成了美、法兩國高等學府的交換研究生。

今年6月,他從柏克萊加利福尼亞大學哈斯商學院(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Haas School of Business)畢業,一併拿到法國高等統計與經濟學院(ENSAE ParisTech)學位。在這一年間,他為授課教師創辦的數據公司設計人工智慧(AI)培訓課程,被Google看中,7月起轉赴Google繼續「深造」計量交易這門深奧領域。

美國《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說,近年來,一般企管碩士(MBA)學程招生日減,成為菁英學府的焦慮之源。學費漲、身價貶是它被質疑盛極而衰的主要原因,好比今年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就宣布,今年最後35名兩年制MBA學生畢業後,這門學程就要吹熄燈號了。

不過,代之而起的是像福亥的例子,它顯示更專精技術面的利基型MBA學程,即使學費高近3成,也有學生趨之若鶩。

就如福亥轉校的哈斯商學院,1年制金融工程碩士班學費要價72,920美元(約合新台幣220萬元),比起一般MBA學費57,560美元高出28%。這套12個月的速成班,傳授用以海搜市場變化模式的定價資產、構建算法,進而預告交易。白話說,填鴨式教學計量投資術。

直到近幾年,計量投資才從一門冷僻領域被追捧成金融業的明日之星:2009年至2017年間,市場規模擴充近一倍,達9,620億美元。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說,不難理解為何它能吸引福亥這樣的金融畢業生,也難怪2001年哈斯首度開班時招收46名學生,到去年再加開1班。

整個金融圈都是計量投資技術的買家,都想從這門投資中找到支持定量投資業務之道。通常雇主會嘗試全交由電腦選股、操盤,或是人、機分工;但無論哪一種,最搶手的人才不是金融底子強,而是熟悉演算法,並能開發計量投資組合模型的工程師。

1年取得學位、就職,成本效益更高

哈斯商學院執行董事柯姿蔓(Linda Kreitzman)細數,去年67名畢業生中,有65名拿到職缺,其中39%從事資產管理、29%進入投資銀行、14%參與金融科技事業、9%服務避險基金。目前畢業生平均年薪是118,530美元,不比一般2年制MBA畢業生平均工資125,227美元差多少,尤其少花1年就能取得學位、就職,成本效益更高。

在歐洲,BI挪威商學院(BI Norwegian Business School)從去年第一班僅7名學生,今年增至14名;瑞士聖加崙大學(University of St Gallen)也發現,金融工程MBA的需求成長,學務主管庫胥尼格(Christian Keuschnigg)說,每年都新收30名學生,一般MBA則為100名。他坦言,儘管學生人數尚不足以證明成長爆發,「但市場對計量人才的需求大幅超越供給。」

責任編輯:林思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