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的定性和應用變化十分多元,可能是商品、數位資產、證券,也可能是貨幣,對全球金融體系的影響力,仍在不斷地快速演化。

自從 6 月 18 日,擁有 24 億用戶的 Facebook,宣佈推出加密貨幣 Libra 以來,受到全球熱烈關注,也相對引發各國央行疑慮。對此,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表示:「臉書幣畢竟不是貨幣」,初步仍將 Libra 定位為代幣;不到幾天,副總裁陳南光接受媒體專訪時則認為:「Libra屬私人貨幣的一種,當然就是要挑戰主權貨幣」。

1個央行、2種觀點,代表著完全不同的監管立場。如果將 Libra 定位為代幣,監管重點可能放在查緝黑市匯兌、防洗錢、反資恐;而如果看清 Libra 以私人貨幣取代法幣的願景,各國央行似乎必須停下腳步,反思數百年來人類社會對於法幣的認知:試圖以單一政府法規,抵制或對抗未來可能無所不在的 Libra,會不會反而只是邊緣化自己?

書上說,加密貨幣很難成為真正的貨幣

貨幣,就是錢。一般日常生活使用的新台幣、美元或日圓,稱作法定貨幣,是官方發行用以作為交易媒介、計價,並儲存價值的一種支付工具。但事實上,貨幣的購買力,取決於市場流通性,而市場流通性取決於對貨幣的信任。單一政府發行的法幣容易獲得信任,卻也不全然如此,例如,歐盟各國為促成統一市場,共同採行歐元;又如,委內瑞拉惡性通膨嚴重,法幣也變廢紙。因此,只要有足夠的使用者信任並據以交易、計價、儲存價值,即便由民間發行,也可能具備貨幣的效用。

至於加密貨幣會不會成為真正的貨幣,早在 2018 年中,歐洲議會的經濟與貨幣事務委員即委外進行「加密貨幣與貨幣政策」的研究。研究報告指出,只要克服交易速度的問題,區塊鏈在技術上,能夠促成私人發行、數位原生、有助於點對點交易的新型態貨幣誕生,然而,基於以下4大理由,該報告認為加密貨幣在應用面,仍難成為真正的貨幣:

1. 價格波動劇烈:現階段加密貨幣多設有發行量限制,發行機構無法透過調節供給來控制漲跌幅。而價格波動過大,可能導致一杯標價 3 Tokens 的咖啡,今天相當於新台幣 50 元,明天卻飆漲為 500 元,當然難以作為具備穩定價值的交易媒介。

2. 欠缺完整、規模化的應用場景:現階段加密貨幣落地應用場景侷限,僅少數早期商戶參與,對不諳區塊鏈技術的普羅大眾而言,進入門檻仍高,尚未形成正向網路效應,實用性短期內難與法幣比擬。

3. 無法確保金融穩定性:在法幣的世界裡,一旦發生流動性危機,通常由央行扮演紓困角色,向金融市場挹注巨額資金,緩解流動緊縮的壓力,以阻止系統性的信心崩解。然而,加密貨幣的民間發行方,難以擔負此種穩定金融的任務。

4. 欠缺監督與制衡機制:民主政府運作當中的「代理人理論」,強調透過形式化制度設計,以確保監督與制衡,減輕官僚體系的代理成本。研究報告最終認為,民間發行加密貨幣,不可能建立適當的監督制衡機制以獲得使用者信任,而這將是挑戰法幣的最大障礙。

現實是,加密貨幣可以成為貨幣,影子央行可能成為超級央行

Libra 釋出之後,各國央行沈不住氣、強烈圍剿,或許是「正中下懷」。

儘管所有 FinTech 應用,都同樣高舉「普惠金融」的旗幟,同樣號稱鎖定沒有銀行帳戶或未能受到完整銀行服務的人口,但是相較於印尼的 GO-JEK (儲值與支付)、印度的 PaisaDukan (借貸)、美國的 Mint.com (帳戶管理) 這些「在框框裡」單挑銀行既有業務的應用, Libra 則選擇越級打怪,在法幣進入銀行大門之前,直接創造「A New Global Currency」,一種全新的、超越各國央行的貨幣供給,先用空軍的方式跟各國法幣拚搏,然後才回過頭來與傳統銀行體系的地面部隊一較高下。

這個決定看似聰明,但是穩定幣挑戰法幣並不是新的概念,也尚未出現成功取代法幣的案例,到底 Libra 哪來的自信?我們就從 Libra 白皮書的說明,逐一檢視前面提到的4大挑戰:

1. 價格波動的問題:Libra 以貨幣發行作為普惠金融理想世界的起手式,當然要確保價格穩定。除了捨棄加密貨幣常見的發行量限制,防止人為炒作之外,也採取類似穩定幣的方式與法幣掛勾,賦予 Libra 內在價值

只是 Libra 更為高明,不只錨定單一法幣,而是藉由 Libra Association 每位成員各 1,000 萬美元的注資,以及使用者購入 Libra 時 1:1 的發行儲備,投入一系列低波動性資產,包括主流法幣 (美元、歐元、日圓等) 與短期國債,並適時調節配置,以分散風險、強化保值,排除對單一法幣的依賴。

白話一點說,一單位 Libra 不等於1美元、也不等於1歐元,它會有自己的匯率,並且比任何主流法幣都更穩定,如果有一天再度爆發全球系統性的金融危機,或許只剩 Libra 的持有者還能淡定。

2. 規模化的問題:Facebook 月活躍用戶高達 24億,遠大於全球任何一個主權國家人口,甚至已經涵蓋全球 77 億總人口的3分之1,而這個數字還沒計入 WhatsApp、Messenger、Instagram 這些 Facebook 旗下同樣受歡迎的兄弟姊妹。

此外,由於廣告是 Facebook 一路以來主要獲利來源,「設法提高流量」早已內化為 Facebook 的生存本能。新物種 Libra 有著同樣的基因優勢,再加上 Libra Association 的多元組成促進線上線下交易場景融合,使用者甚至對區塊鏈與加密貨幣毫無認知,也能更容易使用 Libra ,從而使整個生態系所建構的金流與資訊流相輔相成,進一步加速網路效應的擴散。

有朝一日,Libra 成為主流貨幣,使用者高喊「In Libra We Trust」,恐怕也不是癡人說夢。

3. 金融穩定性的問題:前面提到,Libra 將儲備金透過主流法幣與短期國債進行資產配置,還能隨著各國經濟情勢重大變化而調整因應,我們可以將這樣的儲備金,理解為類似主權國家的外匯存底,不但可以用來穩定匯率,同時也表彰清償能力,要說它無法擔負穩定金融的任務,恐怕是小看了 Libra 的能耐。

事實上,Libra 的普及可能對各國貨幣政策造成影響,才是更該擔心的事。從這個霸氣的儲備金操作,也可以明顯看出 Libra 企圖成為「超級央行」,發行全球通用貨幣的野心。

4. 監督機制的問題:首先,在組織架構層面,Libra 自始即由獨立於 Facebook 的第三方非營利組織 Libra Association 來運作,並強調隨著開發進程,將持續與各國政府共同形塑適當的監理環境,以確保消費者權益獲得保護。

其次,在技術標準層面,Libra Core 公鏈是開放源碼,採用 Apache 2.0 授權條款,由開源社群共同開發、使用與維護,這樣的作法,除了加速擴張生態系的商業目的之外,也可以確保技術文件的公正性與透明性。

此外,針對前述儲備金機制,Libra 也強調將分散委託給具有投資級信用評等的各地託管機構,以落實稽核,並避免集中管理的系統性風險。換言之,類似 2018 年穩定幣 USDT 儲備不足、非法挪用這種典型的代理成本爭議,在 Libra 規劃的機制下,將可以大幅降低。

無論你喜不喜歡,Libra 生態系都會在這裡

Libra 一出場擺出這種陣仗,絕對是票房保證。什麼陣仗呢?第三方非營利組織、媒介 (安裝基礎)、開源平台 (產業標準)、開發者社群、以及一群廣大而多樣化並且具有共同策略目標的盟友。

咦!好像在哪裡見過?這與當年Google 推動 Android 生態系,加速全球 Mobile Internet 普及的劇本十分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