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貓狗等動物使用人用藥品,究竟對不對、該不該?人們或因立場而有南轅北轍的看法,但對毛孩子而言,使用人藥顯然無關對錯,而是攸關生命的迫切需要!家有犬子喵女的人類飼主小微(化名)說,縱觀所有人用藥品,哪個上市前沒經過動物實驗?因於人類對生命長度與品質的無盡追求,每天都有不計其數的動物在實驗室中犧牲,如今犬貓因無藥可用、想用人藥,竟遭多方掣肘,在在突顯人類的無情與自私。

不比人類醫療市場宏大,有各種商業及社會保險分擔風險;又不比豬、牛、羊、雞等經濟動物,不僅生存時間有限,包含醫療費等各項投資,供應鏈都有帳可查,不愁無法回收…寵物用藥不足是多數國家都有的問題,各國也幾乎都靠開放人用藥品供寵物使用來解決,只不過程序略有不同罷了。

近600項適用寵物的人用藥品「歸隊」不容易

據了解,目前歐盟、美國、日本等多數國家的做法,都已開放合格獸醫師購買、處方、調劑人用藥品供貓狗等寵物動物使用的權利;丹麥等少數畜牧大國則要求人用及動物用藥統一在藥局管理、販售,換言之,獸醫若有處方人用藥品的需要,仍須透過藥師的調劑與配送。

那麼台灣呢?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藥品組長劉明勳表示,多年來衛福部管理人藥、農委會管理動藥,故從長期來看,希望農委會能輔導597項,適用於寵物的人用藥品,盡快取得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核發的動物用藥許可證,以期相關用藥用於寵物疾病治療的流向與用量,能夠真正合情合理合法地,全面納入農政系統管理。

惟調查顯示,所謂的597項寵物適用人用藥品,因為往往出自不同的藥廠生產,劑量或劑型也多有不同,實際上乃分屬約5000多張藥物許可證,幾乎占了目前國內所有人用藥品藥物許可證核發張數的1/3。按常理來說,以人用藥品都須通過PIC/S GMP標準嚴格品質管制,要通過動物用藥審查應非難事,但這麼多的藥品要逐一歸隊,並取得動物用藥許可證,顯然還須耗費一番功夫,以及不短的時間。

緩衝期為免寵物「無藥可醫」,衛福部傾向這麼做…

劉明勳強調,為免主管機關建立獸醫師與藥師都能接受的寵物適用之人用藥品管理制度前,全國逾250萬隻家犬家貓落入無藥可醫的窘境,從現在開始到真正的遊戲規則建立之前,衛福部傾向於緩衝期推行「雙軌制」,即合格獸醫師可在逐一登記造冊的前提下,逕行處方調劑寵物需要的人用藥品,同時也可以釋出處方箋,委由藥師代為調劑開藥。

也就是說,對國內貓狗等寵物的飼主來說,未來一旦家裡的毛孩子發生傷病需要救治,第一時間還是應該尋求合格獸醫師的診治;萬一期間獸醫院備藥不足,則可請獸醫師開立處方箋,再由飼主憑箋前往藥局購藥給寵物使用。

必須注意的是,犬貓等寵物的體型與生物特性與人類還是有不小的差別,尤其是兔子,不少人用藥品都會導致其急性中毒,故除了藥名,飼主務必向獸醫師詢問清楚寵物適合的用法與用量,千萬不要依人用藥品說明書按圖索驥,更不要自作聰明自行前往藥局買藥給寵物使用,以免對毛孩子,造成愛之不成適足以害之的可怕後果。

寵物生病時,可以用人類的藥嗎?當多國都開放獸醫師「開人藥」,台灣的情況卻是…
圖為風傳媒提供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黃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