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3分鐘,看一則時事、長一個知識。

在香港主權移交22年週年之際,香港又再次爆發大規模抗爭!延續反送中運動的能量,香港抗議民眾選在這天發動突襲,藉由佔領立法會,重申要求「送中條例」撤案的訴求,展現抗爭決心。

其實,自從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後,港人已多次藉由大規模抗爭,來表達對於自由人權、以及追求民主制度的訴求。以下整理出香港歷年6次大規模抗爭事件,帶你進一步認識香港人這段為自身權利發聲的歷史進程:

上街反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修法(2003/7/1)

2003年,當時香港政府期望推動《香港基本法》第23條修法程序,條文內訂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若涉及以上行為,嚴重可處終身監禁等處分。

這則條文,引起港人在香港回歸紀念日7月1日走上街頭抗議,反對立法,吸引超過50萬市民現身,打著「反對廿三,還政於民」的口號,上街爭取人權自由。

民意最終讓香港政府做出讓步,宣布撤回原本的立法條文。

上街爭「真普選」(2004/7/1)

2004年,官方估計有53萬名港人上街遊行,表達爭取「07、08年真普選」的訴求。

在《香港基本法》中,提到2007年以後的行政長官與立法會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2/3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因此,外界普遍認為2007年將是推動香港政治體制進入普選的關鍵時間點。

然而,在同年4月,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議,定調2007年的香港行政長官不會透過普選產生,2008年的立法會則變成半數普選,讓原本企望可推動全面改制普選的訴求落空。

抗議香港立法會遞補機制草案(2011/6/13)

香港政府在2011年5月17日提出草案,若香港立法會有議員席次出缺,替補人選無需經過補選機制,而是由同一名單的其餘候選人遞補。但若名單中沒有其他候選人,則是由先前最高票落選的候選人遞補。

這項提案訴求引起反彈,認為這種做法侵害了香港選民的選舉權,近500名學者連署要求撤回,最終,此案仍在隔年修正通過。

雨傘革命(2014/9/18)

2014年,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對於香港政改(香港特首普選)的決定,明定2017年開始,可一人一票選出香港特首,但,特首候選人必須由提名委員會產生,這樣的做法被外界質疑為假民主,成為爆發佔中(佔領中環)運動(又稱雨傘革命)的導火線。

整起運動從9月28日開始,直至12月15日才落幕,長達79天的公民抗命佔中行動,期間參與者用來抵抗警方胡椒噴霧攻擊的黃雨傘成為了整起運動的精神象徵,反應年輕世代對於民主參政的積極作為,但自此也讓中共當局加深對香港的管制態度。

反送中大遊行(2019/6/9 )

香港立法會今年6月原本預計通過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修正草案,草案內容明定,若涉謀殺、洗錢、性侵等規定犯罪事項,且在香港境內被發現,不必經過司法程序,只要經過法庭判定,就能直接把人引渡中國。

這條草案,直接踩到香港人對於人身自由的底線,連續掀起兩次破百萬人次的「反送中」抗議遊行,最終逼得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公開道歉,宣布全面暫緩修法,但並未正式撤回草案。

夜闖立法會(2019/7/1 )

經過百萬人的反送中大遊行,在香港主權移交的22週年,反對「送中條例」的示威民眾再次上街,要求香港政府「撤回」該條例。隨後,示威抗議層級開始升溫,民眾透過砸碎玻璃佔領立法會大樓,在會議廳牆上寫下「反送中」、「真普選」等標語。

整起事件在7月2日凌晨,警方以催淚彈強勢清場下,抗議民眾撤離現場,結束了這場宛如香港版「太陽花」的抗議事件。

緊接著,林鄭月娥也在凌晨4點召開記者會,譴責立場堅決,直指示威民眾闖入立法會是違法暴力行為,強調警方將究責到底。香港警方今(2)日也隨即進入立法會展開蒐證行動。

不斷升級的抗議行動,表面是香港人對於「送中條例」的高度反對,實際上更反應港人對於中共管制的恐懼漸深,政府與人民之間的對立情緒,亦因為這起事件更加惡化。

(攝影者.駱裕隆)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