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日本的零售通路正發生大變革,除了已經連續上了好幾星期版面的3大超商,他們為了究竟該不該保持全店24小時營業?還有每天大量進貨造成食物浪費的飯糰、便當,可不可以在過期前以打折、特價的方式賣掉?

這些過去認為理所當然,現在卻成了政治不正確的問題傷透腦筋。日本另外一套也屬於生活必需的大型零售通路「連鎖藥妝店」,最近也正悄悄地進行合縱連橫的整併中。中、港、台觀光客到日本一定要去消費掃貨的松本清(Matsumoto Kiyoshi )正是這一波大型整併中的主角之一,現在這波戰火似乎也開始延燒到台灣。

到日本旅行大概不外乎3件事:料理、溫泉、買東西。尤其到藥妝店掃貨幾乎成了許多外國觀光客們的固定行程。2018年日本全國的藥妝連鎖店的市場規模超過7兆日圓,但是這些藥妝連鎖通路積極擴張的結果,卻因為擴張速度過快,每家門市又得依照規定配置定額的藥劑師駐店,使得藥劑師人才短缺,造成人事管銷成本大幅增長。

加上去年中國宣布管控電商代購,讓過去支撐這些藥妝店最大的主力「中國代購團」突然間消聲匿跡,一些像以外國觀光客為主的都會型藥妝連鎖店,從今年年初開始業績連續4個月呈現下滑。位在郊區的藥妝連鎖店,情況也不是很樂觀,因為地區人口衰減,藥妝店只好開始賣起藥妝以外的雜貨,讓消費者能一次到店就能買足所有的生活必需品。

最近日本全國藥妝連鎖店中規模排名第7的Cocokara Fine Inc宣布,與排名第6的杉藥局經營整合,這2大連鎖藥妝通路如果順利整合,不僅全國門市數量將達到2,544家,營業額預估也能衝破 8,889億日圓。他們將會取代現在第一名的WELCIA,成為日本最大藥妝連鎖通路。

但就在Cocokara Fine Inc發表這個訊息之後,不到2天,排名第5的松本清(Matsumoto Kiyoshi)也宣布將Cocokara Fine Inc進行業務經營整合,如果Matsmoto Kiyoushi與Cocokara Fine Inc 整合成功,營業額可以衝到9,764億日圓,連鎖門市數量也會突破3,000家以上。

所以不論Cocokara Fine最後跟哪一家連鎖通路合作?或是最後3家整合成一家超大型的藥妝連鎖通路,都將會讓日本的藥妝通路市場在2019年發生重大改變。只是令外界不解的是,為什麼杉藥局以及松本清,都屬意與排名在他們之下的Cocokara Fine Inc合作呢?或許可以從Cocokara Fine Inc的幾個特色說起。

在日本擁有1,354家店鋪的Cocokara Fine門市大都集中在關東、關西地區,他們把在東京以及大阪的大小車站附近密集開店,這對於屬於郊區型店舖的杉藥局,或是有5成以上門市都只鎖定在關東地區的松本清來說,可立刻補足他們在全國門市版圖上的不足,尤其最近關西地區的外國觀光客明顯增加,對於強化關西地區銷售網路有很大的幫助。

同時Cocokara Fine最初是以具有可以處理醫院處方籤的特約藥局身份,轉型進入連鎖藥妝市場。所以不論是藥劑師的人才,或是處理處方籤的Know-How能力,都是其他大型連鎖藥妝店期盼導入的亮點。

另外一個原因也很重要, Cocokara Fine從2008年開始整併關東、關西地區的中小型藥妝連鎖店,到2013年旗下已經整合6家公司, 2018年為了要進入郊區的綜合超市通路,與幾家大型的超市通路結盟。

從這些過程中,可以確定這是一家沒有濃厚創業家色彩的公司,他們不像其他藥妝連鎖通路有那麼重的家族企業包袱或是創業者的專斷獨行,這群中小型藥妝店聯軍,透過不斷的整併結盟才能走到今天排名第7的地位。所以不論是杉藥局或是松本清才願意跟他們積極合作。

日本藥妝通路的市場規模,從2000年的2兆6,630億日圓,成長到現在的7兆2,744億日圓,20年內的成長比例將近2.7倍,2018年的市場規模也首次超過日本的百貨通路。現在這場戰火也延燒到台灣。過去台灣的藥妝店,以老牌的屈臣氏以及統一旗下的康是美為主,後來2011年一家專門進口日本藥妝的代理商轉型經營門市通路,成立了「日藥本舖」引入日系的藥妝銷售模式之後,日系藥妝店的戰火正式在台灣開打。

到了2012年三商行與Tomod’s的母公司住友商事,共同出資成立三友藥妝股份有限公司,引進 Tomod’s藥妝店進入台灣。到了2018年,除了知名的松本清(Matsumoto Kiyoshi) 之外,來自北海道札幌的札幌藥局也紛紛來台灣設點。

不過這些跨海而來的日本藥妝店,由於台日之間對於藥妝商品的管制規定標準都不一樣,使得他們沒有辦法將日本的藥妝原樣照搬到台灣販售,使得各家的商品線大同小異沒有太大的變化,唯一不同,只有部分在台灣推出自有品牌商品( Private Brand )可以強化營收的效益,這場在台灣的日系藥妝店的戰爭似乎還會持續打下去。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黃雅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