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美國時代雜誌的封面人物是川普,標題是他講的一句話「My whole life is a bet」(我的人生就是一場賭博)。

川普是直來直往的人,但他所說的話不一定是他內心真正的想法,很可能是為了操縱別人,目的是要刺激對方,從他一連串施政的動作即可看出端倪。

以最近對付墨西哥為例,川普對於墨西哥沒有強力執法、阻止非法移民進入美國邊境,感到非常惱火,威脅要課微關稅,結果成功達成目的。墨西哥在美國威脅下,派遣部隊加強邊境守備,川普很短時間內得到了他所要的東西。

但川普並非永遠能得逞,比如說他和北韓金正恩的會談,就以失敗收場。其實金正恩也很懊惱,最近還處決了部分外交人員。任何談判都有所謂的「破裂點」(deal breaker),這次談判的失敗,是由於川普堅持北韓一定要「立刻」撤除「所有」的核子武器和飛彈,但金正恩不願意。

談判姿態要有多硬,決定於雙方手中各自的談判籌碼。但有時即使籌碼不夠,也可以虛張聲勢,這就是談判的藝術,川普乃箇中高手。

另一個談判考慮因素是「機會損失」,即自己是否能夠承受談判失敗所帶來的傷害。美國當然遠比北韓有實力,但最近金正恩又向中國大陸靠攏,尋求戰略合作,用來反制美國,逼得川普週末又和小金在北韓見面,這是談判姿態。

中美貿易大戰,也是川普典型談判的策略。在前2個月雙方快要達成協議的時候,川普憤怒的表示中國沒有遵守原來協議,修改了內容,因此威脅將對3,000億美元貨品追加關稅,沒想到卻引起很多美國企業抗議。上週末G20美國和中國暫時休兵,說明川普不想破局。

台灣對川普而言,絕對是一張王牌,川普知道這可以刺激中國,爭取更多談判籌碼。但這能持續多久?

川普在賭博,小英又何嘗不是?短期內,跟著美國對中國嗆聲,推動「反中、抗中」意識,似乎是絕佳策略,可以拉高民調,而且不論黨內或黨外,均可鞏固自己的地位。但隨著美國姿態變軟,台灣未來強硬抗中只會得不償失

2015年英國大選後,首相卡麥隆為兌現競選時承諾,提出在不遲於2017年年終前舉行公民投票,決定英國是否繼續留在歐盟。卡麥隆之所以敢舉辦公投,是因為他認為公投應不會通過,於是想賭一把,結果他輸了,不僅賠掉自己政治生涯,也賠掉英國的經濟前景,造成英國國力大輻下滑。

政府的政策經常也是賭博。以前4G時代,台灣政府看好英特爾的WIMAX,大力相挺,結果壓錯寶,英特爾後來退出市場,造成台灣在亞太電信市場嚴重落後。這2年小英政府大力鼓吹再生能源,推動離岸風電,餅畫得很大,拼命給優惠政策,把全世界的開發商和金主都吸引來,這次似乎賭對了。

賭博不可能永遠一帆風順。今年美國NBA總冠軍賽,金州勇士隊主將杜蘭特受傷,一直未上陣,直到第5場在落後的情況下,決定帶傷上陣,沒想到卻摔斷腳踝,下一球季整個泡湯。結果剩下2名主將硬撐,然而禍不單行,另一名大將又扭傷了腳,2名主帥折損,嚴重影響下一球季戰力,這是一個賭博失敗的慘痛個案。

小英之所以敢對大陸大聲嗆聲,是因為打賭背後有老美撐腰,大陸現在又有「反送中」事件,內憂外患,應該不敢訴諸武力。然而假如我們假設錯誤了呢?川習會結束,美國再次重申,尊重一個中國原則。

當然短期內,大陸的姿態是相對比較低的。經濟上,放棄了「中國製造2025」的政策;科技上,承認芯片是自己的短肋;政治上,不再對香港施以強烈鎮壓;外交上,表態和全世界多邊合作。但,什麼叫做「黑天鵝」和「灰犀牛」?它總在你不留神的時候突然出現,讓你措手不及。

台灣的政治人物精於算計,柯P也在賭博。藍綠相爭,都因內部擺不平,元氣大傷,柯P一直不願表態,就在等情勢明朗化,他再出手下注,期待後來居上,這是精明的玩家。

相對於柯P盤算贏的機率決定進場時機,韓國瑜卻是在注定必輸的情況下,被國民黨派去高雄,孤注一擲,沒想到卻顛覆南台灣,改寫了台灣的政治生態。這就像買樂透,有人很想贏,怎麼算都中不了,有人隨便出手,卻中了頭彩。

但柯P和韓國瑜的政治賭博都比不上郭台銘。他決心離開經營了45年的企業、從零開始,投入一個完全陌生的戰場。是什麼樣的領悟和信念,讓郭董決定作人生如此大膽的賭博?

台灣現在面臨一種情況:前景不明,政治人物都想豪賭,但企業家大多不敢賭。我們沒有賭的本錢,即使是台積電,也需要同時維持和美國及中國的良好關係,不敢選邊站。

相對於政治人物和企業家,在這個變動的時代,有不少個人也在重新思考未來,希望賭一下,嘗試改變。有一個女生告訴我,她已經38歲,要在40歲以前做一個有意義的轉換跑道。任何願意改變的人,不管是20歲或60歲,都值得肯定,但我鼓勵他們要多做功課,把衝動從感性化為理性。

把命運交付給政治人物是賭博,每個人都需為自己的前途負責,只有你自己能改變你的命運。

改變不是賭博,你承擔的是「Calculated risk」(計算過的風險),這是你轉型重生的開始。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