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我們將頻繁使用到「信用」(credit)與「債務」(debt)兩個詞語,所以,一開始,我想先說明這兩者的定義以及它們的運作方式。

「信用」就是購買力的給予。而若想取得這項購買力,就必須拿「返還信用的承諾」來交換,那個承諾就是「債務」。當然,就其本身而言,「藉由提供信用來賦予購物能力」是好事一件,而不讓人擁有購物與做好事的能力,則有可能是壞事。

舉個例子,如果可用於經濟發展的信用非常稀少,經濟發展空間就會非常小,那是壞事。畢竟唯有債務人無力還款,債務才會產生問題。換句話說,「快速的信用/債務成長究竟是好事或壞事?」,答案取決於那信用創造了什麼,以及債務是如何返還(也就是償債的方式)。

就定義來說,對財務負責的人幾乎都不喜歡背負過多債務。我非常能理解那種觀點,因為我也擁抱這樣的價值觀。我一生都強烈偏好儲蓄,即使是在身無分文的時候,我一樣厭惡借錢,因為我感覺不值得為了獲得背負債務的好處而承擔相關的風險,而這樣的觀點一脈相承自家父。也因如此,我一向和認同「少債優於多債」的人為伍。

不過,我後來漸漸體會到,少債不見得真的優於多債,尤其是就整個社會而言(個人就不同了),因為為整個社會制訂政策的人掌握了個人所沒有的許多控制手段。我透過個人的經驗和研究體會到,信用/債務成長率過低,也可能造成和信用/債務成長率過高類似的不良經濟問題或甚至更糟糕的問題-而這些問題的代價都和「錯失機會」有關。

大致上來說,由於信用既能創造購買力,也會創造債務(還款的義務),所以,較多信用是否符合期待,取決於借來的錢是否被用在有效率的用途、能否產生足夠償債的收入。如果經由舉債而產生的收入足以償債,就代表資源獲得良善的配置,放款人和貸款人都雙雙獲得經濟上的利益。如果那些收入不足以償債,貸款人和放款人將雙雙無法獲得滿足,一旦出現這種情況,代表資源很可能配置不當。

不過,針對全體社會進行這項評估時,應該要同時考量次級/間接的經濟狀況以及較初級/直接的經濟狀況,才不致做出偏頗的判斷。

舉個例子,很多財政保守主義者認定為了教育或低效率基礎建設而舉債對社會有害。儘管這樣的觀點不公允(因為教育其實能讓孩童變得更有生產力,同時能降低社會上的犯罪率與監禁成本),卻有可能導致政府分配到孩童教育及替換低效率基礎建設等高成本效益用途的資金/信用不足。

我必須澄清,能創造足夠經濟利益來還債的信用/債務本身是好事。不過,有時候當中的利弊得失並不是那麼顯而易見。如果放款審核標準太過嚴格--要求達到幾乎所有貸款人都確定會還款的標準-雖然可能有助於減少債務問題,卻會導致經濟發展空間過度受限。如果放款審核標準能寬鬆一點,就能換來較大的發展空間,不過,放款審核標準愈寬鬆,就會造成愈嚴重的債務問題,最終甚至徹底抹除信用可能衍生的所有利益。讓我們進一步檢視這個問題以及其他幾個和債務與債務週期有關的常見疑問。

問題:債務危機是否完全無法避免?

綜觀歷史,只有少數紀律嚴謹的國家未曾發生過債務危機。那是因為放款活動的執行本來就或多或少會有瑕疵,而且週期對人類心理的影響 (衍生泡沫,最終崩潰)更經常會導致極端不良的放款行為發生。儘管政策制訂者通常會努力「做正確的事」,卻還是經常犯下放任信用過度寬鬆的錯誤,因為寬鬆信用的「近利」(促使經濟較快速成長)似乎證明這樣的政策立場是正確的。

何況就政治考量來說,允許寬鬆信用環境(例如提供擔保、放寬貨幣政策)通常比緊縮信用更討喜一些。而那就是造成大債週期反覆發生的主要原因。

問題:為何債務危機呈現週期性?

我發現每當我開始討論週期,尤其是長期的大型週期,很多人就會猛翻白眼;我猜如果我談占星術,應該也會得到類似的反應。基於那個理由,我要強調,我所謂的「週期」,其實是指一系列順著邏輯發生且會以特定型態重複發生的事件。

在一個市場經濟體系,經濟的週期受信用的擴張與緊縮所驅動,而信用的擴張或緊縮,都有完全符合邏輯的理由。不過,雖然各個週期的型態很類似,但事件的發生順序並非注定精準重複,週期的延續時間也不盡然完全相同。

且讓我們用非常簡單的方式來說明這些錯綜複雜的事情。每次你借錢,幾乎都會創造一個週期。當你購買一項超出個人財力所及的東西,代表你的支出超過你的收入--也就是入不敷出。這時你不僅是向你的放款人借錢,也是向未來的你自己借錢。實質上來說,你創造了未來的一個時間點,在那個時間點,你的支出必需低於你的收入,唯有如此,你才有能力還錢給放款人。

「借錢、支出大於收入,以及未來不得不將支出控制在收入以下」的型態,很快就會像一個週期,對個人來說如此,對全國經濟體系亦然。總之,「借錢」這個行為啟動了一系列會自動發展且可預測的事件。

如果你知道怎麼玩「大富翁」遊戲,應該就很了解信用週期對整體經濟體系的影響。在遊戲剛開始時,每個玩家手上都有很多現金,只有些許的房地產,所以,將現金轉為房地產是有利可圖的。隨著遊戲不斷進展,每個玩家一定會收購愈來愈多住宅和旅館,這時,如果你不幸停留在擁有很多住宅和旅館的玩家的房地產上,你將需要愈來愈多的現金來支付停留的租金。

這時,有些玩家會為了籌措必要的現金,而被迫用折扣價賣掉手上的房地產。所以,在遊戲剛開始的階段是「房地產為王」,但到遊戲的末期階段,則變成「現金為王」。最會玩這個遊戲的高手,都懂得如何隨著遊戲的進展而持有什麼適當的房地產/現金組合。

現在,且讓我們想像,如果允許銀行承作放款並收受存款,大富翁遊戲的玩法將會如何演變。

一旦銀行可從事存放款業務,玩家就能向銀行借錢購買房地產,而且,他們也不會放任現金閒置,而是會把現金存在銀行賺利息;而當玩家把錢存到銀行,銀行又會有更多錢可用來放款。再想像這個遊戲的玩家能以信用(換言之,承諾在未來的某一天將連本帶利還款)來買賣彼此的房地產。

如果用這個方式來玩大富翁遊戲,它就會變成一個幾乎能完美表現人類經濟體系運作方式的模型。這時,透過債務(返還信用的承諾)取得並花費在旅館支出的金額,將快速擴大到現有貨幣數量的好幾倍。漸漸的,擁有旅館的債務人將不再有足夠的現金可支付租金與償還債務。此時銀行也會陷入困境,因為銀行存款人為因應日益上升的現金需求,會急著到銀行提款,而在此同時,又會有愈來愈多債務人拖欠債務,這一來一往之間,銀行遂面臨入不敷出的窘境。

如果此時未採取任何干預作為,銀行和債務人將雙雙破產,經濟體系也會陷入衰退。長時間下來,隨著這些擴張與衰退週期反覆發生,引爆大型長期債務危機的條件就會日趨成熟。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黃楸晴

書籍簡介_大債危機:橋水基金應對債務危機的原則

作者:瑞.達利歐 Ray Dalio
譯者:陳儀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9/06/05

☛大師著作,兩本一起擁有!《大債危機》+《原則》 合購75折購書連結

作者簡介_瑞.達利歐

瑞.達利歐是橋水避險基金的創辦人。他出身於紐約長島的普通中產家庭,自1975年白手起家在紐約兩房公寓創辦橋水以來,已成為全球規模最大避險基金。獲《財星》雜誌評選為全美最重要私人公司第五名。由於他獨特的創新精神,《CIO》雜誌更稱他「投資界的史帝夫.賈伯斯」,並被《時代週刊》評選為世界百大影響力人物。

過去30年以來,達利歐總結自己40多年經歷與心得原則所撰寫的《原則:生活與工作》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榜、美國亞馬遜年度商管書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