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超商縮短深夜的營業時間、不再24小時開門,營收、獲利真的不受影響?今年3月起,日本超商由7-Eleven帶頭,在一小部門市進行「深夜關門」實驗。以日本7-Eleven總數超過2萬家門市為例,有20家參與,另外有150家提出申請。

營運模式近40年來,首度拉警報

「縮短營業時間,某種程度上已經看得出對營收的影響。」為了平息加盟主過勞引發的輿論撻伐,日本Seven新社長永松文彥火速走馬上任,「是為了確認影響,才進行的實驗。」但他就任時的一番發言,卻不經意洩露了總部的預設立場,尤其日本Seven對於實驗還多設了一個規定:即使深夜關門不對外營業,大夜班仍至少要有一位店員出勤才行。

與其等待超商漫長的實驗,加上很可能也不會公開結果,財經雜誌《鑽石週刊》就直接找來不同超商品牌的加盟主,直接拿門市的財報進行試算。概括的結論卻是:深夜不營業,總部的虧損要比加盟主來得多。

以日本的超商來看,雖然深夜營業只占總營收的5%到10%,但加盟主會因為減少深夜的人事成本而補貼過來,總部負責的水電費幾乎不會因為歇業而減少,卻會因為加盟金根據營收抽成等等的分潤原則,對營收造成更大的影響。這,正是總部對於縮時經營舉步不前的其中一個主因。

超商24小時的營運模式將近40年來第一次發出「危機」警訊,關鍵正是超商總部與加盟主之間日益惡化的關係。從過去的「互助互榮」到現在加盟主把自己貶低成「奴隸」,主因之一是門市不僅飽和而且過度集中,二來是人力成本高漲。這讓日本超商之父鈴木敏文發明的加盟、分潤機制,徹底受到挑戰。不論是哪一家超商品牌,都是模仿7-Eleven而來,也因此不論哪種補救措施,能夠帶來的差異並不大。

不只24小時營業,還包括超商剩食的問題,癥結點仍是到底該由總部或加盟主來負擔成本?《日經新聞》便揭露,剩食的85%成本,基本上是由加盟主吸收。

以購買累積5%點數,促銷即將到期剩食

2019年秋天開始,日本Seven即將導入點數系統,包括飯糰在內的百種商品,若是在到期時間的5、6小時內購買,就能累積5%的點數,這是處理超商剩食問題以來最積極的一次動作。

其實早在2009年,日本公平交易委員會便明文規定,超商不得禁止加盟主降價販售過剩產品,也早有加盟主對滯銷的鮮食自主性降價促銷。只不過,打折是由加盟主自行吸收,而且「總部總會告誡,降價販售會破壞品牌形象,」一位加盟主向《日經Business》透露。

這次日本Seven動作的重點在於:購買即期品能獲得5%的點數,是由超商總部來負擔。但是仔細盤算,一般超市促銷即期便當,沒有打個7折、8折,消費者根本不青睞,「5%的點數回饋根本沒有效果,」日本Seven加盟主增田敏郎對《鑽石週刊》表示。

超商加盟主仰賴總部的部分越來越高,不只人力短缺需要總部派遣,廢棄的損失也需要總部負擔,尤其日本Seven原本一向以總部的談判力知名,即使負擔程度差強人意,卻說明了權力義務關係事實上的變化。這個變化雖然減輕了加盟主的負擔,但另一方面,加盟主也越來越像附屬於超商的「員工」,不再是獨立經營的「一店之主」。

日本超商作為零售業模範生,即使在百貨公司、大賣場慢性凋零的當下,還能作為「社會基礎建設」的一環,成為消費者不可或缺的存在。但面對近40年來的首度危機,在營業不等於獲利、展店不等於成長之下,超商的樣貌勢必面臨顛覆性的改變。

責任編輯:周盼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