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除了在科技產業打得如火如荼,還可能蔓延到股市。

過去,華爾街一直是中國在中美貿易談判上的重要盟友,讓中國於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WTO),以及避免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等決策上,都可見到華爾街的影子。

美國前貿易談判代表溫蒂‧卡特勒(Wendy Cutler)便對《紐約時報》提及華爾街與中國高層的連繫。她表示:「北京讓劉鶴這樣的人擔任高級職位,原因之一就是他們與華爾街有著良好的關係。」

而華爾街的努力也獲得一定的回報。儘管美國金融機構不易在嚴格管制的中國金融體系中開展業務,然而由於近年中國公司陸續進入美國股市籌資,這些銀行透過向中國企業提供首次公開募股(IPO)、收購美國企業及房地產的諮詢服務,賺取大筆費用。

然而這層密切關係仍無法阻止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相對於中國股市持續低迷,美股乃至美國經濟受到貿易戰的影響並不明顯,這也使得川普政府的貿易鷹派聲音壓倒了如美國財長馬努欽(Steven Mnuchin)等鴿派的立場,而馬努欽也曾是金融機構高盛(Goldman Sachs)的高層。

除了川普在貿易戰的強硬態度,美國部分政客、民代也要求檢視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的所作所為。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便質疑,瑞銀(UBS)、摩根大通(J. P. Morgan)等金融機構投資的海康威視(Hikvision),其產品被用於監視和拘禁新疆維吾爾人。以瑞銀為例,今年第一季所持有的海康威視股份約占整體的0.7%,價值人民幣23億元(約合新台幣100億元)。

面對川普政府的步步進逼,中國企業也在思考降低對美國金融資本的依賴。今年5月時,中國晶圓代工龍頭中芯國際主動申請從美國下市;另外根據彭博報導,阿里巴巴據傳也會重返港股並籌資200億美元。

中國公司不再進入美國資本市場,意味著華爾街將失去一批大客戶與可觀收入。舉例而言,阿里巴巴的股票,就是由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花旗集團(Citigroup)等6家銀行負責承銷。

除了股票下市外,中國也可能藉由拋售所持美股作為「玉石俱焚」的極端反制手段。《紐約時報》指出,中國人行與主權基金等至少持有美國2千億美元的股份。雖然短時間大量拋售持股會損及中國的投資收益,但如中國領導人真要拋售所持美股,不但對美國經濟的衝擊可能大於中國拋售美債的效果,也會讓愛拿股市表現作為政績的川普臉上無光。

責任編輯:周盼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