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原來鮮為人知的法例,撼動香港滿城風雨。因逃犯條例修訂,香港再次出現一次百萬人大遊行。而這次遊行與6月9日的遊行有諸多不同,香港從意見衝突走向政治衝突,香港政府已現管治危機,如無良策,將把壓力傾洩到北京,形成正當性危機。

這次大遊行,是香港民陣發動的第四次反送中遊行,從四次遊行的脈絡觀察,不會只是民陣就能動員那麼多的香港人上街,而是香港管治班子的治理失策使然,從原本可溝通商量走向流血衝突,才會有那麼多人上街。

比較六九大遊行與六一六大遊行,最值得關注有三個不同:第一是觸動扳機不同,六九遊行較單純地反修例而港府堅持要提交二讀,民眾透過遊行彰顯民意阻止政府;而六一六大遊行,最直接的是6月12日警民衝突,警方的表現激起更多人對示威者特別是青年學生的同情心,特首的表現讓更多人憤怒,於是才有更大的規模,所以上次沒上街的人這次現身了。

第二點是力量對比的不同。上次六九大遊行香港政府還有能力應對,香港警方還有細密的部署。面對這次遊行如此規模之大,香港政府竟然選擇停擺,香港警方基本上鬆手。這反而是香港最危險的時刻,如何防止失控才是最大的問題。

也正因此,六九大遊行與六一六大遊行的最大不同,就是結果難料。上次大遊行有兩種結果,即港府退和不退,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但兩種結果都還不算是危機來臨,都還有漸進之變的可能,但這次看來沒有選擇,港府管治班子不可能全身而退,而民意沸騰也不可能說冷就冷,這才是可怕之處。

香港此時的目光,可能只能北望,看北京當局如何表態,又如何動作。北京當局表態,不外乎兩種,一種是不惜代價,強力介入,收回治權;一是果斷處置,消弭危機,穩住民心。這兩種可能,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本來還有第三種可能,就是香港有大多數接受的政治人物,站出來登高一呼,提出各退一步化解危機之策,但目前香港政治圈大多坐享其成只想摘桃子,只能看北京如何化解危機。

※本文由《聯合新聞網》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香港反送中/港鐵車長車廂廣播:麻煩各位代替我去 堅持到底!
百萬港人怒吼 林鄭致歉了!但未提是否撤回修例
香港反送中男墜樓亡 王丹:林鄭在歷史會被記這筆血債
反送中遊行再出發!提4大訴求 港民擠滿維園足球場

責任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