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香港反送中事件,許多金融界、商界人士都跳出來反對。他們為什麼要甘冒被「紀錄」的風險,也要跳出來說不?

錢志健,51歲,香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人,曾擔任全球最大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Man Investments 地區主管。他是香港近年極少數敢站出來反對政府施政的商界人士,在這幾個月香港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過程中,他也多次站出來反對。

因為他的異議形象,今年初甚至有警察、消防隊以「有人通報你家出事」上門關切;有人指控他綁架面試者,聲稱有面試者進了他公司後便沒再出現。

一個金融界人士,為什麼沒事要跟自己的人身與財產安全過不去? 他怎麼看條例通過後,對香港經濟可能帶來的傷害? 而港府最新暫緩修法的決定,能消弭大眾的疑慮嗎?

他在香港接受商周採訪團隊的專訪,講出一個香港金融人沉痛的告白。他的心聲,也是許多商界人士的心聲。以下為採訪紀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香港政府今天(6月15號)下午宣布,暫時延緩《逃犯條例》,香港市民可以放心了嗎? 

錢志健答(以下簡稱答):大家現在對這個政府的信心已經很薄弱,他們只是說pause(暫停),就像一台DVD播放機,你暫停了,隨時可以再按下繼續播放。

他們必須道歉,對香港大眾道歉,去消彌這些恐懼,對全世界道歉。他們需要撤回這個法案,以及撤銷(針對部分參與示威群眾)暴動的罪名。

為什麼是暫緩而不是撤回(法案)?我認為北京正利用香港當成一個平台,為了一個更大的戰爭(指貿易戰),這是香港民眾不想看到的。

這只是停火,但不是永久的(結束)。明天是父親節(編按:6月15日為香港父親節),我全家都還是會加入遊行。

問:從商業的角度來看,這個法案最可怕的是什麼?

答:法案通過後,landing HK equals landing China.(降落在香港,等同降落在中國)。

你可能是華為的競爭對手,可能是中國研發的電動車的對手。一個從賓士(汽車公司)來的,從福斯汽車來的,即使不用入境,只要轉機,他們就有可能被中國帶走。對方可以說要把你帶去中國,可能(指控)你偷了我們的技術。

問:這會進一步對香港經濟造成什麼影響?

答: 很多基金經理人現在已經想去新加坡做境外金融(offshore banking)。一般的香港大眾,中產階級,他們也擔心,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你得罪了什麼人,對方可以構陷你於任何狀況。

從經濟狀況來講,香港正面臨一個世界末日倒數的狀況,這是香港的死亡,這是一國兩制的死亡。

問:預期法案通過後,錢流出香港的速度會更快?

很多人已經在做這些事,香港的錢流出去,已經在發生了。

問:除了資金外流,此法案對香港還可能有哪些傷害? 會牽動哪些週遭國家?

答:資金外流,新加坡的金融業會受惠,資產管理的業務一定會慢慢移出香港;台灣科技業會受惠,已經有很多美國公司不進去中國,如果蔡英文(下屆總統選舉)贏,Google、Facebook這些公司他們一定會更大力度的把資源放到台灣。

還有,香港的IPO(首次公開發行)市場會下沉(sink),我們不相信香港的監管機制,而(美國)那斯達克跟紐約證交所會間接受惠。

重要的人跟資源一定不會再放在香港。這是所謂的風險管理,因為這有太大的政治風險。

問:香港金融與商業界,這次是因為利益而走上街頭嗎? 或者,害怕什麼?

答:當這法案通過,我們在談的是合法的綁架。Say no to legalize kidnapping(對合法的綁架說不),當法案通過,我們會被習近平合法的綁架。

共產黨歷史上來說,他們不信任殖民地的人,你看即使是那些商業大賈,他們(中國共產黨)其實都想替代掉,用真正的紅色資本家。

商業人物這次也有(發聲),因為大家都很害怕,北京正打算大換血,替換掉一整個世代的香港人。這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情。

問:如果法案通過了,你自己有什麼打算?

法案通過的話,身為一個基金經理人,我很可能在3年內把我的生意都移出到海外,離開香港。

我在今年四月接受外國媒體訪問,(香港)蘋果日報翻譯轉載在頭版,裡面提到如果修法通過,我會離開香港。

但前任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竟然在他臉書上說,他說看到我在(香港)蘋果日報的訪問,說如果我要離開香港,他會請香港移民局取消我的香港身分,以及我家人的香港身分。(他)針對我和我的家人,瘋了! 這些人其實表現得就像共產黨員。

答:在香港言論自由逐漸緊縮的時刻,你還一直發出反對聲音,不害怕嗎?

答:我是有信仰的一個人,你不能對邪惡沉默,當有邪惡出現的時候,如果你不發聲,那香港還剩下什麼? 人們會生活在恐懼之中,(但)我們不想在恐懼中生活。

問:什麼樣的恐懼?

答:如果《逃犯條例》通過,記者不能報導,分析師不能發布任何對中國不利的報告,他們可以用各種理由構陷你。而且他們(指中國與香港政府)已經做過這種事,他們有很多不良紀錄。

如果讓《逃犯條例》通過,我們會失去香港,這並不是鄧小平承諾的事。香港人最寶貴的東西,就是香港價值,就是跟內地不同,這是最重要的事。

鄧小平當時說馬照跑、舞照跳,你罵共產黨也沒有問題,但現在不是這樣了。

香港是一國兩制很好的失敗例子,到2047年(編按:1997香港回歸後,中國承諾一國兩治50年),香港很可能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我們必須為了盡量不要讓那天到來,我們得每天捍衛自己,香港人很辛苦。

責任編輯:陳慶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