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在這世界之中,如果自己不夠強,或是沒辦法令自己變得更強,你的戰功、功勞,可能輕易變成他人的囊中物。我常說:「入了職場好比進入修羅場,在這世界之中你爭我奪,誰才是最後的贏家,或許一時半刻說不準,但有件事情卻很清楚,進來的每個人,不論最後要或不要,面貌模樣變得猙獰只是時間的問題。」職場的黑道理,很多人都懂,可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很多人不能接受,為此崩潰。

或許很多人不能接受自己的功勞被搶走,甚至厭惡這類事情發生,但從客觀角度來看,在組織中產生的功勞,本質上對公司是好事的話,其實就公司角度,是誰做到的無所謂,重要的是:「公司能否存活」, 在組織之中,一個人的利益遠不如一群人,而一群人的又無法高過於公司,也因此造成了組織中被搶走的功勞,往往不被關注、在乎,只留下莫名耗盡心思、心力被消耗殆盡的員工。

我曾任某公司的網路事業部經理,大致上工作內容不外乎是跟網路相關全歸我管,其領域涵蓋行銷、產品、服務、生產、客服等。那一年,公司的網路服務做得不太理想,思維過舊又保守,無法跟同類性質企業競爭,所以我一肩扛起整個網路事業的重責大任,進行一連串服務大改造。過程中,我所要面對的問題之多、之大遠超乎想像,其中占比最高的不外乎是內部抗拒。大部分原有的資深員工,對於公司朝網路事業發展不以為然,在配合度上相當差,導致前幾個月狀況連連,績效始終無法展現。 經過半年左右,好不容易將各項網路服務,分門別類整理好,還刻意將會員經營這部分的事業額外獨立,特別要花心思去強化與會員的關係。可是在毫無徵兆的狀況下,執行長雇用了另一位網路行銷總監進來,在我已經將公司內部人員的溝通拉到差不多水平時,這位總監切入我的工作,並重新跟所有同仁闡述他的想法,其中好多觀念與我正在做的背道而馳。但這不打緊,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不僅改變了我原先計劃,還私下批評,試圖建立個人勢力。

我並未對他的干涉多加理會,可也因為忽視他的存在,反倒給了他很多機會向執行長報告我的不配合。直到有一天,執行長對我說:「不管你們2人有什麼狀況,你必須跟他合作,不然我只好請你走人。」於是,按照總監的意思,我整理了手上資料跟進度給他,告訴他目前正在執行的各項專案。同時,向他解釋執行狀態、市場各自回饋與評價。基本上,該講、該說的全部告知。

某天中午,收到執行長發給所有主管的信件,要求在隔天一早,針對各項專案進行報告。我二話不說,整理起手邊所有的資料,然後拜訪各部門主管,將每個案子的進度還有成效,全部彙整起來,準備用在隔天的報告。此時,總監照常上門關心我的工作,我一五一十稟報。他説:「很好,很清楚,資料先交給我看,我們是同一個團隊的,報告前讓我先有個心理準備。」我不疑有他,整理好的資料全寄給他。

報告的那一天早上,執行長開口説:「公司最近營運狀況不佳,請各位主管在報告的時候,謹慎且細心的說明執行事項,讓其他部門知道你們各別在不同領域做出什麼成果。」執行長一講完,坐下後,立刻問說誰要第一個報告,此時該總監第一個舉手,他直接站起來向執行長示意,跟所有主管們點頭,自顧自地開始講。當他開始正式進入報告時,我聽到目瞪口呆,因為所有內容,全部來自於我準備給他的參考資料。

執行長聽完後説:「如此優秀的年輕人!你們在這公司應該要多向他學習,又主動、又積極,工作處理地如此完美、細心,聽他報告真是種享受。我想跟著他工作,被他領導肯定受惠良多吧!」我完全不敢置信,那些本該是我的工作成果,全變成別人的。想到要報告的內容被搶走,腦袋頓時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當執行長點名要我報告時,我只能說:「我的報告誠如先前總監所提到,他所講的多數專案,是由我們網路事業部所做,不過因為總監已先報告了,在此就不重複多說。」

執行長聽完後,大罵:「混蛋!」然後走過來掌了我一巴掌。

當下所有人相當錯愕,鮮少見到執行長如此生氣,我也因為自己的工作成果被搶走,氣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執行長解散會議,要我進到他辦公室詳談。一坐下,執行長就說:「你為何如此愚蠢?用點腦,聰明一些好嗎?」我眼眶泛紅看著執行長,並且說:「總監報告的內容,都是我這幾個月下來的成果,當他講成好像是自己的事情時,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執行長憤怒對我説:「那又怎麼樣!你的、他的,不都算是公司的嗎?你是聰明人,為何在這件事情上的表現如此失常?」我還是強調:「總監他跟我要了資料後,自顧自報告,我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情。」

執行長一臉不滿地表達:「我知道那些工作都屬於你所做,也很清楚這幾個月來,你投入的專案有哪些。可你別忘記,辦公室政治就是如此現實,你要是不想要被踩在腳下,除了自己更加積極主動之外,唯一辦法是變得更茁壯、強大。市場競爭激烈,我們關在辦公室裡的爭吵,看在外面世界不過像扮家家酒,走出這道門外,外面全是猛獸、怪獸,你以為在這哭哭啼啼的能改變什麼現實嗎?不過在會議上報告被人搶走就如此激動,我怎冀望你能做大事?」我忍住情緒,承受著執行長憤怒的情緒。

執行長:「今天不過是你的報告被人搶走而已,又不是你的錢、你的孩子、你的女人或是未來被搶走。這次吃了虧,下次找機會佔回來,至少透過這次,你會懂得如何提防他了不是?」我搶忍淚水點點頭。執行長繼續對我說:「你要想想為何報告被搶走後,你無法用更有智慧的方法,化危機為轉機,比方說我很想聽聽看,他所說那些內容,不是他所做的,有沒有你能補充更為完整、細部的資訊,讓整份報告聽起來最後可以在你手上漂亮收尾,而非硬著頭皮對幹,在會議上不用腦的情緒回答。」冷靜過後,聽著執行長說,才意會到我真的愚蠢。

「職場上被搶功勞,被同事或主管搶走,不過剛好。你要是有本領,想辦法動動腦袋將被搶走的功勞,換個方式轉回你身上。或是你刻意設陷阱題給對方,讓對方在呈報這些功勞的時候,有些他無法解釋清楚的問題,只有你能回答。你可以用無數種方法,讓你不被邊緣化,或是不用束手無策的看著。有積極的作為,也有消極的對待,要有本事將功勞繞一圈轉回你手上,可要是沒本事,那也沒關係,先拱手送人做球給對方,讓對方知道你能夠被利用,至少不要被當敵對的角色來扯你後腿,等待到適當時機再回擊不是更好?」執行長感性說著。

「不要被情緒左右你的思緒,用思緒戰勝每一個從未想過的挑戰。」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