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超過百萬人、相當於香港近七分之一的人口站上街頭,反對俗稱「送中法案」的《逃犯條例》修法。遊行抗議隔日,曾數度入圍金曲獎、近期並應美國《華盛頓郵報》邀請投書,發表對此修法事件觀點的香港創作歌手何韻詩,接受商周約50分鐘的越洋專訪。

從2014年的「雨傘運動」以來,總是站在街頭第一線關注香港民權,甚至為此遭中國封殺的何韻詩,如何解讀香港人的憤怒?從10年前便長期往返港台,熟悉台灣文化與時政的她,又想對台灣說些什麼?

以下是商周的訪談紀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過去很多人認為香港人務實,「尊嚴」與「麵包」會選擇後者,妳怎麼解讀6月9日百萬港人站上街頭?

何韻詩答(以下簡稱答):其實5年前的雨傘(運動)後,很多香港人都累了,這5年,雨傘運動的參與者被關起來,提倡港獨的年輕人被判(刑)得更慘;我們憤怒,後來,很多人麻木、年輕人失望,我很多朋友移民,這是很低潮的5年。

但今年初(編按:今年3月29日公布)因為一個台灣案例,政府想修訂《逃犯條例》,這真的是非常危險的事。

談抗爭》我們和任何一個中國城市不一樣

問:這法案為什麼再度點燃大家的鬥志?

答:這個法最危險的是:大陸的法律制度根本不透明,沒有公平的審理過程,如果修法通過,香港會變成另一個普通的中國大陸的城市。現在很多社運、民運人士,甚至我自己,我們這些出來講過話,可能對大陸來說有國安威脅的人,都可以被抓走。

問:這法案對其他國家的人有什麼影響?對香港經濟有什麼影響?

答:任何一個外國人或台灣人讓中國大陸覺得有national security(國家安全)的威脅,你進香港,他們都有理由把你抓去中國。這舉動會完全把香港變成一個孤島,沒人會願意跟香港有經濟或任何層面的合作。

問:這一次針對《逃犯條例》的抗議,是香港民主的最後一戰嗎?

答:昨天這麼多人出來,因為我們都很清楚,這是我們最後一個可以集體發聲,反對政府推惡法的最後一個機會。

問:很多人其實對抗爭悲觀,認為再多人站出來,法條仍會通過?

答:其實走出來的人都很清楚,走出來,不代表政府會有任何動作,但我們走出來,其實是對自己的empowerment(賦權),也代表我們從雨傘(運動)後,要進入一個新的抗爭狀態。

問:為什麼可能徒勞,還是要走出來?

答:法令可能星期三還是會通過,儘管大陸想把香港變成他們可以很容易控制的地方,但這100萬人走出來,就是跟中共說:『我們不會這麼容易被制伏,我們不會被滅聲,我們還是會在最差的狀況站出來,我們跟上海、北京、或任何一個大陸的城市都不一樣!』

我們要把鏡頭zoom out(拉遠)到一個更大的畫面上,而不是focus(聚焦)在很小很小的點上,不然會很容易消耗意志力。

問:這一次站出來抗議的群眾,有世代或社經地位的區別嗎?

答:昨天(9日)100多萬人(站出來),我很感動,看到很多年輕人,甚至是雨傘(運動)之後更年輕的(世代),18歲的人都走出來了,這是很久沒見到的畫面,昨天我目測,8成都是年輕人。

問:年輕人站出來,原因是什麼?

答:香港九七(年)移交回大陸後,其實香港政府一直在各方面,包括政治、民生,我們說「溫水煮蛙」,把很多以前港英時期建立起來的民主或經濟蠶食;剛開始,很多東西沒立刻改過來,好像回歸也沒太大差別。

但從10年前,我們可以感受到,例如樓價是最大問題,很多大陸人來買房,樓價飆高到不行。現在一個年輕人,一個月平均收入一萬多港幣(編按:目前1港幣約合新台幣4元),去租一個很小的房子,都要一萬多、兩萬港幣的時候,民怨怎麼可能不爆發?

談經濟》香港的可能性是還有自由

問:有些人認為,雨傘運動激起香港跟中國對立,讓香港經濟遲滯?

答:回看歷史,香港在大陸還沒開放時,我們是很不錯的,為什麼大陸開放後,我們的眼光就只在大陸?覺得香港只能靠大陸?演藝這塊也一樣,很多香港電影人、電影公司或歌手,大家都覺得我們一定要往那邊(中國),但這真是唯一方法?

問:妳從雨傘運動後就被中國封殺,不再能去中國開演唱會、演舞台劇、進行商業演出,這幾年,妳走出了一條「非中國」的路線嗎?

答:其實我從雨傘(運動)後,幾乎沒有商業工作,大陸也進不了,但這幾年我在香港做了4個大型演唱會,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台灣巡演。是不是沒中國收入就活不了? 當然不是,我現在還很不錯,可能我要做的事多很多,以前錢賺得比較容易。

我現在用自己的方法主辦演唱會。沒有商業機構願意贊助,我就把演唱會贊助名額切成很小的份(額),比方說平常一個機構給100萬,我就切成2萬、2萬(贊助額度),最後差不多有300個本地商鋪贊助,總額比平常更大。

種種嘗試告訴大家,香港還是有很大可能性,跨過政府擺在我們前面的障礙,你還有很多方法去做。當然,我此刻還可以這麼自由,但如果(逃犯)條例通過,我還能不能有這麼大空間?我不確定。

談台灣》你們該好好珍惜擁有的自由人權

問:「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論調出現在台灣好幾年,但許多人不認同或無感,不少人認為與中國靠攏,是台灣出路。妳同意「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嗎?

答:香港完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九七後,我們曾經也覺得好像被中國統一沒太大問題,但其實,我們曾經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人權都慢慢收窄,如果台灣有些人覺得這不會發生吧(與中國統一),只會得到經濟上的好處,這真的是太幼稚、太短視的想法。

我們也曾經以為中國政府有改變,我2012年出櫃,當時覺得會被封殺,結果沒有;但2014年真的是轉捩點,那時開始,中國政府就露出了真面目。

問:但或許不少人真的藉由統一得到經濟上的利益?

答:當然有些人得到好處,但大部分人還是受害,我們房子都不能買了,現在你們(指台灣)樓價也一直飆升,但至少還可以生活。

你們的文化為什麼這麼豐富?因為你們在民生上,還是可以用比較minimum(低限度)的方式生活下去。我對台灣也是很深的感情,從10年前去台灣發展,去小吃攤吃滷肉飯,20、30塊一碗,現在還是20、30塊。但如果真的台灣被大陸統一,能不能保證民生還是現在這樣?

香港的文化不能這麼蓬勃發展,就是因為我們民生很困難,現在只是去吃一碗雲吞麵,都要50、60塊港幣,你叫年輕人怎麼可能有空間做其他事?

問:最後,妳想對台灣人說些什麼?

答:從我一個香港人的角度,台灣很強的地方就是文化(編按:泛指民主自由與生活方式),這一塊不能漠視,你們還能在亞洲有一個位置,這是很重要的事,為什麼這麼多香港人喜歡、想移民台灣?就是因為你們有呼吸的空間。

好好珍惜現在你們有的自由人權,真的,這是很可貴的事,千萬不要因為其他原因而放棄。

責任編輯:周盼儀
核稿編輯:林思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