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應出版社之邀,幫二個專業領域截然不同的對象的出書代筆,一個是以主持身分為主的男藝人,一個是某醫學院的主任醫師。代筆的工作,要在短時間內貼近受訪者,包括採訪生平事跡,了解專業技能,深入價值觀,從這二個人身上,我看到了人之所以成功與失敗,其實有些時候原因都在自己身上。

那位男藝人的書的主題,為暢談他如何身兼多職,在節目主持、廣播主持、活動主持等看似性質相同卻有著不同訣竅的工作之間游刃有餘。

在探訪的過程中,這位男藝人除了發表他的價值觀、奮鬥史之外,最常有意無意在每個小故事透露的,便是週遭的工作夥伴何等不中用,以及他如何幫大家收拾殘局。再不然就是他如何時運不濟,儘管有很好的先決條件(身材高挑、長相斯文、口條流利),卻不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晉升台面上的一線主持人。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幫别人代筆出書了,不過,採訪撰寫這本書的那3、4個月期間,是我人生當中最沒來由的灰暗期。每次只要採訪那位先生,我都會覺得天上的烏雲向我靠近。因為他整個人都充滿了負面能量,接觸他太久,渾身烏煙瘴氣。不只我,陪同我一同作業的出版社編輯也深有同感。

這位男藝人對於自己的懷才不遇感嘆至極,已經到了怨懟的程度。他分享的一個小故事令我印象深刻,有一年他受邀主持某電視台的跨年活動。通常這種電視大規模的跨年晚會分成2個階段,前幾個小時主要是聚眾與暖場,一般會委由三、四線的主持人主持。進入電視轉播時段,一線或二線主持人才會登場。

「除了現場的幾千人知道是我暖場主持之外,電視機前數十萬、甚至百萬的的觀眾,沒有人知道此刻場子這樣High,都是我前3個小時努力的成果。」這位男藝人非常忿忿不平,這場子熱鬧的氣氛是他花了好幾個小時炒起來的,一線主持人一上場就整碗端走,講難聽點根本坐收漁翁之利。

我當下對他有這種想法覺得很訝異。

在娛樂圏打混這樣久,應該知道這就是電視台的生態,接這份工作之前,也應理解跨年節目就是這樣運作的。

再說,他並不是去做義工的,主持這幾個小時的報酬,相當一般上班族一個月的薪水。

你得到你應有的報酬,主辦單位獲得他需要的暖場效果,銀貨兩訖,沒有人欠你。至於,你的努力有沒有被全國電視機觀眾朋友看見,從來不是任何人的責任或義務。

在那數個月的時間,與說是其聽他闡述成功之道,重點更在他如何懷才不遇的分享。不然就是在主持記者會現場時,別人有了什麼疏失或遺漏,多虧有他多處提點、適時補位,活動才得以順利進行。辦過大型活動的人都知道,難免會有突然狀況,本來就需要全體人員互相補位,但是這位先生卻是一副如果不是有他的功勞,全世界都要倒大霉的樣子,標準的目中無人,眼𥚃只有自己。

這樣的經驗,對於接下來的另一個代筆工作有些怯步,很擔心緊接著接觸的如果又一個負面的人,又要渡過烏煙瘴氣的3、4個月了。

此次,出版社出書的對象是個神經外科醫師,他在醫界以及一般大眾之間,不算有高知名度。之所以有這本書的緣由,主要是一位活躍於談話性節目的知名兩性作家向出版社力薦,直稱這名神經外科醫師是她的救命恩人,希望出版社能把他仁心仁術讓更多人知道。

「我不是什麼大人物,哪裡能出書談如何成功。」剛開始接到出版社的出書邀約,醫師表示在醫界比他更成功、更有資格做為典範的大有人在,他實在不好意思以自己的奮鬥史當背景談論如何成功。不過,他很樂於在神經外科專業為背景之下,與讀者分享如何在日常預防保健,避免脊椎病變引起腰痠背痛與疾病。

「這樣比較不容易紅喔!」負責這本書的編輯笑著解釋,以人物為主的書比較能打響個人知名度,知識型分享的書對知名度的幫助就比較不一定。

「我是個醫生,要紅做什麼?」他話鋒一轉:「如果想紅,好好的看診,好好的照顧病患,病患之間口耳相傳就會紅。你們看,我的病人跟出版社推廌我,我這不就紅了。」一見面,我跟編輯對他的幽默感印象深刻。

之後每次的約訪,都是約在醫院等醫師下診。因為每個病患的狀況不一,我時常要等半小時左右,甚至更久。不過,我並沒有任何不耐煩。因為我知道不管看診看得多累,等一下我見到的醫師一定還是笑咪咪的,迫不及待想把一身的保健功力傳授出來。

有一次,我等了超過1個小時。才剛下診的醫師非常不好意思的表示,最後一個病人長期受疼痛所苦,不斷地怪罪東、怪罪西,有非常嚴重的情緒問題,他花了一些時間開導她。

「病人的情緒好不好不是你的責任吧?」不知為何,我忽然聯想到上一本書的作者,那位以主持為主的男藝人,他最常抱怨的就是他如何幫其他夥伴補位,做了他認為不是他分內應該做的事。我忍不住問了:「開導病人也不是神經外科醫師分內的事吧?」

「哪有什麼分不分內啊!病患如果情緒好,服藥、醫囑順從性高,治療效果也會好。所以,如果透過我跟病患多聊聊,能對治療效果有幫助,何樂而不為呢?」醫師豁達地說,「再說,人生如果要那麼斤斤計較,計較不完啦。」

先前就聽說,神經外科的病患都是長期受病痛苦惱的人,心境多半憂鬱且情緒差,我不免好奇,長期跟這類型的病患接觸,難道情緒不會受影響嗎?「接觸那麼多負面的人,為什麼你總是這麼開心?」

「有嗎?我有很開心嗎?哈哈!」醫師的笑容更開了:「看到這麼多病痛,你就會知道自己手腳靈活、活碰亂跳,是多麼幸運的事。我雖然不是什麼名醫,但是好手好腳,還能幫助病患,相較於世界上很多人都幸運得太多,人生哪有什麼好不開心的!」

這兩次的代筆工作,明明是個工作性質十分雷同,但是感受卻天壤之別。有了醫師這個對照組之後,對於男藝人自認條件很好又非常努力,卻始終不紅的遺憾,我有了更進一步的體悟。

為什麼不紅?他自己不清楚,我卻看得很明白。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直覺得自己很好,只會讓自己不夠好

我一直很想跟男藝人說的是,你口齒流利,但是台風穩健幽默的大有人在。你高挑斯文,可是長相帥氣有型的也不在不少數。你全力以赴,別人也沒有不努力奮起。

人,唯有把自己看小,才能面對自己的不足,面對自己的不足,也才能讓自己更富足。就像該位神經外科醫師一樣,明明任職醫學中心擔任要職,卻始終自謙。

看不到自己擁有的人,老天爺自然也會吝於給予

其實,這位藝人還算有點小知名度,手上也有自己固定的節目,比起許多在演藝圏打滾多年仍名不見經傳的人,已經擁有太多了。撇掉世俗價值觀不論,若純粹以財富論成功,該位男藝人的收入不見得會輸醫師多少,但他眼裡却只有別人擁有的,一個不懂得感恩所有的人,我若是幸運之神也不願眷顧。

怨天怨地的人充滿負面氣息,沒有人想親近

就像前面所説的,每週採訪那位男藝人的行程,是我跟該書編輯最害怕的工作,接觸全身散發負面氧氣的人太久,也多少會沾染負面能量,沒來由的心情低落。反之,採訪該位神經外科醫師的時光,我總是覺得收穫滿溢,不論是醫學常識上,還是心靈的充實。相較之下,一個讓人唯恐不及的人,又如何能讓好的人才、好的機運靠近呢?

多年之後,那位男藝人始終沒有站上一線主持人的位置,以主持冷門時段的節目為主,偶爾在談話性節目擔任佳賓。而該位醫師漸漸嶄露頭角,樹立了自己在神經外科的權威,我偶爾會在媒體的醫療版面看到他受訪。

懷才不遇,很多時候是有原因的!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