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才剛落幕的 2019 年國中會考國文作文寫作測驗,以「青銀共居」為引題結果招來不少爭議。仔細翻找台灣關於「青銀共居」的資料,發現幾乎都是由地方政府推動,但是民間響應的熱情卻相對有限。「青銀共居」的觀念第一次被提出來,應該要回溯到2003年的法國,那一年夏天,歐洲的氣溫極端炎熱,在法國有將近15,000名的獨居老人因為沒人親友看顧,死於異常的歐洲熱浪襲擊。

這時候就有幾個法國的NPO團體提出一個構想,如果可以媒合在市中心擁有不動產的獨居老人,以及正在大學唸書或是剛出社會找不到住房的年輕人,透過面談以及條件審核,讓這群年輕人每個月,可以用低於市場行情的租金與老人共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這項計畫中還會依照高齡者的健康程度分成了「連帶型住居」、「經濟型住居」以及「免費型住居」3種,其中免費型住居雖然入住不用花一毛錢,但是必須要在週末假日的時候,全時間陪伴照料這些高齡老人。

後來這個模式不但在法國正式推展而且還取得意外的成功之後,歐洲許多國家包括荷蘭、比利時也都相繼跟進,日本國內的NPO組織,也在2年前引進類似的模式。根據去年日本全國普查的資料:在65歲以上的日本人當中,每5~8個日本人就會有一個人過著獨居老人的生活,預計到2035年日本全國會有超過762萬戶的單身獨居家庭。

這些散落在日本各地的獨居長輩,有幾個特點:他們對於社會活動參與度以及生活行動力低,現在幾乎足不出戶,人際關係網也相對薄弱。位在東京大學所在地,本鄉地區周邊的社區現在就呈現出這種現象,這裡的住民大約有8成以上超過65歲,不論何時整個街區都缺乏元氣與活力。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本鄉町內會(街坊委員會)決定導入青銀共居的概念,他們利用每週一的晚上在活動中心舉辦青銀共居的媒合會,邀請附近幾所大學,像東京大學、順天堂大學、明治大學以及日本大學的學生團體與當地的獨居老人們一起吃飯交流,老人們全都是住在本鄉社區的老住戶。

他們的兒女大都長大成人而且自立門戶,有些人甚至連另一半都已經不在身邊,每天都是一個人默默的守著一棟房子孤單的過日子。透過交流媒合的機會,這些老人們與這群年輕學生們從談話中相互理解產生信任,如果彼此配對成功,就有可能同住在一個屋簷下。

這樣的青銀共居計畫,不但可以解決老人孤單獨處的問題,對於來自異鄉求學的學子來說,也是一項福音。本鄉社區附近有不少日本知名的大學,但是因為距離東京的市中心不遠, 所以房租始終居高不下,學生們很難在附近找到租金合宜的房子。所以當本鄉町內會到學校社團提出這個構想時,當然受到學生們熱列支持。

不但幫老人們找到可以聊天陪伴對象,也讓學生在有限經濟條件下,找到合適的居住環境。「最近街坊慢慢的恢復了些元氣,經常還能看到學生們陪著老鄰居出門買東西。」町內會的幹部對於最近街坊的改變很有感觸。

在新北市三峽區的台北大學附近,就有新北市設置的青銀共居計畫,跟東京本鄉社區最大的不同在於這片青銀共居基地,原本是新北市政府興建的安置住宅,總共365戶人家中,有26戶轉為社會住宅,其中3戶則是改裝成青銀住宅。

所以新北市的青銀住宅裡不論是銀髮族,還是年輕人在這裡都是「室友」之間的關係,不像東京的青銀住宅,是社區老住戶的房東與年輕房客的組合,所以在實施上,新北市的青銀住戶們沒辦法像東京本鄉的青銀共居計畫那樣,同時帶動周邊區域的活化。

不過東京這種有點像是「共享住房」的青銀共居,也不是都沒有問題。偶爾還是會有老人家抱怨,有些學生的生活習慣不好,房間都不整理。或是有些屋主會問,做飯的時候,到底要不要幫一起生活的學生們也做一份?站在學生的立場,他們也會擔心會不會跟老人住在一起,成了變相的看護?萬一一早起來發現老人病倒了該怎麼辦?該幫忙照料到什麼樣的地步?

這些問題即便是在入住前都說清楚,一旦事情來了還是會很麻煩。不管是日本或是台灣模式的「青銀共居」,雖然概念上都很不錯,卻無法馬上立竿見影看到成效,畢竟人與人之間不論是信賴關係,或是相互情感的建立都需要一段時間的磨合。這在逐漸高齡化的社會中,是一個值得深入研究的議題。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