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擁有一份穩定的正職工作,你還會想兼差尋找「第二個人生」?如果有時間、有能力,什麼樣的第二份、甚至是第三份工作,才會讓人不眠不休,也願意心動一試?

2018年,不只是平成時代的最後一年,也是日本政府推動「副業解禁」的第一年,被稱為「副業元年」,意味著日本政府帶頭鼓勵上班族兼差,人人都能光明正大的開啟斜槓人生。

既有政府帶頭鼓勵企業開放,就連學術界也鼓吹兼職帶動創新,一年下來的成果如何?5月20日《日經新聞》公布調查結果,參與回答的121家大型知名企業,已達半數都開放員工兼差,其中19%對兼職還有明確的制度規範。

但,這真的是大學一畢業進了公司,30、40年一路到退休,連轉職、跳槽都很少考慮的日本上班族?

同一份調查結果,也透露出副業解禁外,另一個更貼地的現實。即使這些大公司解禁副業,員工人數多半成千上萬,實際上兼差擁有副業的員工,只停留在個位數、甚至連一個人也沒有。

《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日文版則引用高階人力資源網iX的調查,年薪800萬日圓以上(約合新台幣230萬元)的日本上班族約300萬人,其中3.9%有意願兼差,但是實際付諸行動的只有1%。

「1%」——雖然推動一年,這個數字低的可憐,但「高科技人力」的兼職,才是日本政府大費周章,也要舉國推動副業的真正主因。只有推動工程師等稀有人力的兼職,才能讓搶手的人才,跨出大企業為其他公司服務。即使優秀的人力因少子化日益稀少,兼差則有機會打破疆界,提高日本整體的生產力。這是才是日本政府背後的盤算。

雖然政府上有政策,但實際上呼應的公司並不多。「多數的企業對於開放兼職並不積極,兼差的工作來源超過7成都是仰賴個人人脈,這表示整體外在環境並不適合兼差,」在人力資源企業Persol Career負責iX網站的清水宏昭說。

相較於中低收入者,其中有3成會選擇副業是為了增加收入;對高收入者來說,副業的作用不只是報酬,「原本就想做」、「對本業有幫助」,這些理由才是驅動他們兼差的原因。

日本財經雜誌《鑽石週刊》,就用時間與報酬兩個向度來區分副業。相對於當包租公、網路業配等短時間高報酬的副業,同時也存在發傳單、超商大夜班等長時間低報酬的副業。後者多數是為了提高收入的「窮忙族」(Working Poor),並非日本政府真正訴求的對象。

「只有從公司這個組織出走,才有機會探索知識、更進一步深化知識,」早稻田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教授入山章榮認為,員工在本業之外擁有第二份工作,正是走向創新最直接的一步。但從運作一年後的成果來看,一人「複業」不只需要企業的外在條件配合,就連工作者也必須拋棄仰賴公司的心態,才可能成為未來工作的常態。

「你為什麼不把上班族的工作辭掉?」面對《現代Business》的訪問,日本創生投資執行長三戶政和,開口第一句就這麼問對方。

1978年出生的三戶政和,曾任職軟銀(SoftBank)旗下的投資部門,當時他的工作就是創投,除了購併,也透過上市等方式協助新創企業。曾擔任過一屆地方的兵庫縣議員的他,去年因為著作《上班族都該做!用300萬日圓買間公司》一砲而紅,一年多來累積暢銷17萬冊,儼然成為「個人購併」的代言人。

「如果能了解賺錢的方法,就不需要隸屬於任何組織,這就是我的結論,」同時歷任過投資與政界經驗,三戶政和的論點其實簡單明瞭:與其從零創業,不如將既有的企業經營下去。

如今,日本正走向「上班族滅絕時代」,就連日本營收30兆日圓的第一大企業,豐田汽車社長豐田章男都在日前表示,終身雇用制恐怕已成過去,加上人生已經邁入100年時代,日本上班族光靠一份薪水,已無法安然度過一生。 就算在外商公司擔任要職,只要在人事鬥爭中敗下陣來,或是公司業績下滑,收入或職位都無從自己掌握。

三戶認為,正因為日本企業的安穩性已經不再,真正的關鍵在於拋棄上班族心態。「只做公司交代的任務」、「不知靠自己收入該從哪裡來,」已經是自我設限的危險訊號。

但也是同一時代,中小企業廳預估在2025年,日本1/3的企業,相當於127萬間公司都將後繼無人。過去,購併只屬於大公司才會參與,如今因為資訊透明化,不論想賣、或想買公司的雙方,有更多公開的機會能夠媒合。許多傳統企業之所以尋求脫手,並非全無商機,而是二代不願意接班下,又欠缺轉型的知識與技術。另一方面,在大企業歷練過的上班族,要避開從零到一的創業風險,更好的選擇,便是靠著購併當老闆。

三戶以自己首次收購公司的經驗為例,從3000間候選企業中,最後設立了基金,以2億日圓收購了這家公司。雖然前半年也度過了害怕失敗的「恐怖時光」,實際上,他光靠著過去的經歷,一眼就看出不少鄉下工廠的問題。

例如,徵人啟事和十年前的一模一樣,就連薪資調漲也沒能更新;估價不經談判就直接接受,就連大量採購也不懂得議價。只要公司體質不錯,光在小處著手,就能做出「不會失敗」的投資。

就算不到「買公司當老闆」這一步,三戶認為也必須培養能力,「思考賺錢的方法或機制。」例如,「如果我分析業界動態,報告新的行銷手法,社長是否願意每月付給我5萬日圓?」作為上班族,能否有勇氣打破常規向其他公司提案,建立公司之外的專業名聲?

只有擁有「資本家心態」,才會在上班族的本業之外,動念創造第二種、第三種收入的來源。對於公司經營者來說,員工擁有資本家心態,才能在既定任務之外,思考出其他「獲利手段」。所以釋放兼職的自由,員工個人的經驗,才可能轉換成公司的財產。

「新副業時代」,不只是考驗企業的開放程度,也在在顛覆上班族拿一分薪水、做一分事的意義。你,準備好迎接它了嗎?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