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工作關係,2013年起,我開始大量訪談提早做退休準備的消費者,深談他們對於未來老後居住地點的選擇、居家空間的考量。但研究還沒結束,我卻已物色好鄰近醫院、大公園、捷運站出口的20坪無隔間電梯房,貸款買下,立志做個不給女兒添麻煩的輪椅老人。

隔年,老公說「女人活得比男人久」,怕他顧不上,我因此再添一筆年金險。去年,老媽術後恢復不良驟然離世,作為長女,領家人辦完喪事,順道把我自己的祭祀牌位一併預立完畢。現在,正物色生前契約,最好是由病到死處理一條龍,免得我女兒日後費心。

相較正在職場上發光發熱的同輩朋友,有人問我「動作是不是太早了點?」我的看法是,人生就是一場生老病死的旅程,在有能力的時候做好準備,更能活得沒有牽掛。這不只是主觀感覺,更是客觀事實。

從人口結構面來看,目前台灣總人口數約2,360萬,眼前5年是榮景,2024年起將一路萎縮;50年內,預計全島人口數減少超過600萬人。與此同時,65歲以上的人口急速攀升,到了2043年,將一舉突破700萬,是現在兩倍有餘,這個700萬以上、佔總人口逐步攀升至40%的銀髮軍團,也將穩定維持直到2065年。

毫無疑問,這將牽動龐大的銀髮經濟。根據智榮基金會2018年調查,40-60歲受訪者,認為家人或老或病需要照護,是眼前最大的生活隱憂。強烈的照護焦慮,來自環繞這群「未來老人」的三重壓力。首先,他們放棄仰賴兒女照護的奢望,必須自立自強;再者自己老眼昏花、腿力退化、慢性病上身等各式初老徵兆,不得不認真看待老化、養成健康生活習慣;三則面臨「初老照護老老」之累,特別是曾照顧失智、失能長輩的家屬,經歷長期身心困頓,無意把照護重擔往下傳承的心態特別強烈。

該份數據也顯示,其中,15%未來老人,父母已經不在;70%正著手協助家中長輩備老,包括增進父母健康、改善養老居家環境、培養其自主生活能力等。更有34%,把養生保健列為個人必要且不可省的例行性花費。可見,目前尚屬壯年世代的未來老人,因大半經歷長輩老病死苦,激發他們提前備戰老後的風險意識與消費行動,就像我一樣,提前給自己準備老齡電梯公寓並物色生前契約。

這個現象背後直指的是,現在老人與未來老人的需求呈現高度連動性,看似兩塊市場,其實相互環扣。不過,如果你的企業打算投入銀髮商機,我建議,除搞懂現在老人和未來老人需要的關聯性,更要摸透阿北和阿桑的心。

智榮基金會2017年,一份針對全台各地50-100歲、超過3萬名填答者的需求調查顯示,中高齡族群最需要解決的生活困擾,第一是能自己打理生活(34.6%),例如用火用電意外、做家事受傷風險;其次是吃得健康營養(30.8%),例如食安辨認難;第三才是有效就醫診斷(27.8%),例如候診拿藥等太久、找不出病痛原因等。再以年齡差異分析,75歲以上老長輩,深感安全走路是最大困擾,例如人行道路不平、上下樓梯費力等。

需求看似多元,但用馬斯洛需求層級理論看即能明白,飲食營養與有效就醫,正是最底層的生理需求;自理生活、寸步難行的困擾,則是人身安全需求。要操作最大化的老人市場,回歸基本是第一步,規律健康習慣、自理生活、解決無法避免的生理弱化,不但有市場量,也有長期經營的利基點。只不過,老病死解法源頭是醫學,處理中高齡消費者的升級版剛性需求,產品與服務研發得有專業作為支撐,才賣得動、賣得久。

這份大樣本調查結果同時揭露,因生活型態與社會心理需求差異,中高齡男女需求大不同,除前述三大需求外,男性更加在乎健康風險的掌控,女性則在打理生活和交流學習呈現雙高的比率,顯示在操勞家務的同時,女性更想多多外出活動

阿桑老姐們較活躍愛趴趴走,付費學習的消費力道較強;至於阿北大叔,不是花費不起,而是要讓他們覺得錢花下去,精氣神都有感回春。

不管質化訪談或量化調查,都顯示銀髮商機確實龐大值得各行各業投入,但必須劃對重點的是,得先做出消費者分群,「現在老」的大朋友需要以醫學專業為基礎的服務,「未來老」的中年朋友打算添購的,則是能讓家人免擔憂的第二人生安全感。再來是切入性別差異,譬如阿北愛健康、阿桑重生活和交流。千萬別被老人市場的「老」字給騙了,身心、家庭與社會關係變化,才是影響銀髮族消費決策的真正關鍵。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