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畢業後以一個新鮮人的身分來日本找工作,到在企業的人事擔任應屆畢業生招聘專員,再到企劃部門擔任海外專案管理,如果問我這幾年時間裡學到了什麼,我會說最重要的是學到了理解自己的限制,以及如何與自己自處。

日本的新鮮人就業方式

日本企業的招聘方式,大致分為針對應屆畢業生「新卒採用」以及針對有工作經驗的轉職者「中途採用」:一般而言,前者是在各大企業在同一時期募集大批新鮮人進公司,在應徵條件中僅指定最高學歷而不細分專攻科系,有一律指定的薪資金額和公司福利,但很少會事前公開進公司後的職位,採受訓結束後統一分發的形式,是以長期培養人才的方式補充公司勞動力。

後者則是比較接近台灣人能夠想像的:公告職缺內容,指定應徵者條件經歷,進公司的時期和薪資也是由應試者個人和部門協調而定。

「新卒採用」的歷史可以回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地處戰場圈外的日本由於大量日用品、軍需用品輸出的需求,帶來了空前的經濟成長,使得日本大學畢業生的熱門出路,由學術界和政治圈轉向私人企業。當時企業為了提前確保高等教育人才,選擇在畢業前開始面試流程,錄取者稱為「內定者」。

這樣的招募方式雖然隨著每年景氣而稍有差異,但大致上一直延續同樣的方式至現代,甚至是由金融貿易各大企業為首的「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簡稱經團聯)」每年制定就職協定中,公開企業的統一招募時期。直至最近,有鑑於企業對於國際化人才的需求,以及日本學生對於「應屆」就業時期的壓力,政府開始鼓勵重新檢視日式「新卒採用」的內涵,日本經團聯才在去年10月因應政府方針,發表了廢除明訂招募時期的規定。

由於日本的新鮮人求職有如此特別的社會背景,據日本人才仲介公司調查,每個畢業生平均要應徵20到30間企業,才能定下一個棲身之處。我在擔任招募專員時,也曾經遇到一週要面試20多個學生的季節,偶爾遇到坦白對未來感到迷惘的學生時,我也會想起當年的自己,在異國求職曾經如此無助,如此徬徨。

從日本企業的面試方式,學習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回想過去在校園裡,縱有課程幫助我們訓練自主邏輯思考,或有作業報告讓我們練習團隊合作,但畢竟教育機關不是職業訓練所,我們很少能有時間剖析自己,了解自己的長處和不足,決定想要成為什麼樣的大人,更不用說提前考慮畢業後想要找一份什麼樣的工作了。

然而在日本企業對新鮮人的面試中,除了確認履歷中的打工、社團、求學經歷之外,會常常問到:「你認為你的優點和缺點是什麼?」、「你遇過最大的挫折是什麼?」、「你會怎麼形容你這個人?你周圍的人又是怎麼評價你的?」、「10年後你想要在什麼位子上做什麼工作?」等等這類開放式而無法量化的問題。

不管你選擇舉的例子是打工實習、擔任義工、還是短期海外留學,也不管你所設定的職業生涯是工程師、業務經理或是自己創業,其實這些問題都只是為了想要問出:你是誰?你為什麼會成為現在的你?你未來想要成為怎麼樣的人?

如果能夠回到過去給當時心亂如麻的自己一些建議,我想在準備上述那些網路上的10大常問問題之前,我會先讓自己重新整理順序:第一件事,先問問自己所能(CAN DO)、所望(WANT TO DO)、和所需(SHOULD/MUST DO)是什麼。第二件事,是為自己的職業生涯設立設置短期、中期和長期目標。

「所能」、「所望」和「所需」,這是我進人事之後,經常被要求必須確認應試者的3個項目。所能,是我們常常在履歷書上寫的,專長、經歷、證照等等「我所能做的事」,也可以是在過去經驗中察覺的個人長處(這可能是來自於成功的經驗,也可以是來自失敗的經驗)。

所望,是指「我想要、我喜歡做的事情」,這點更是要透過回顧個人經驗去深掘:自己在做哪一類的事情時覺得最自由開心,是個人作業還是團體作業?是邏輯思考還是創新創意?最後的所需,指的是為了達到在職場或人生中的目標「我所需要精進的能力」,這也可以透過一個問法來察覺:過去自己在處理哪一類事情最覺得麻煩,或是有壓力想逃避?

我們可以把這3點想像成是3個畫在紙上的圓圈,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應該是能(盡量)含括了3個圓圈交集的部分。同時也要考慮,這間公司的資源、風氣和制度是否可能幫助我們擴大這個交集的部分。如果以上皆是正面回答,那我們和這份工作的契合度就可能較高,這也是我們在面試時應該強調自我推銷的內容。

新鮮人求職遭逼問、生活如嚼蠟...赴日工作者給3方向:畫出關鍵圖,面試這樣推銷自己

透過不斷地對自己提問,並以過去實際經驗來舉例回答,可以幫助我們建立對自己人生故事的重新理解,在求職時有助於應付面試時有關履歷的各種隨機問題,不會有前後矛盾的回答。

在我找工作的過程中,也曾經對於上述問題準備不足,被面試官問得啞口無言,也曾經逼迫自己面試完全沒有興趣的公司,走了冤枉路。在我進人事部門成為面試官之後,見過雖然優秀卻本末倒置,將獲得「內定」當作終點的學生,加入公司之後反而失去動力,覺得每天工作味如嚼蠟,最後選擇離職。其實進入職場並不是終點,相反的,你所選的職場應該只是達到你人生目標的一塊墊腳石。

因此我提到還有第2件事:為自己設立目標。短期可以是1到3年後,長期則可以是10年或是以上。這個長期目標可以是職位頭銜、存款目標、世界和平;可大可小,沒有正確答案,也不需要是永遠不變。建立一個計畫,為的是要有一個參照,當我們有了新的經歷,就可以反饋到這個計畫裡,進行目標的修正或更新。

由最長期的終點目標開始回推,中點時應該完成到什麼程度,現在開始1年後應該要達到什麼地步。自然而然,去思考眼下應該做的事情、應該面試什麼產業,可能就會比較不迷惘了。

勿忘初衷

找工作是一時的,尋找自我、與自己相處卻是一生的課題。我還記得當初我接到現職公司的錄取通知時,那份無比的喜悅,也記得來日工作後,曾經因職場文化或是同儕造成的挫折和自我懷疑。所以我也相信就業最難的不僅僅在於擇你所愛,而是在於如何愛你所擇。

即便是進入職場之後,重複上述2件事情:更新自己的所能、所望和所需,還有回首確認當初設定的各項職涯里程碑,有助於我們在遇到瓶頸和轉捩點,能回歸初衷,漸漸朝自己心目中想成為的大人前進。

撰稿:Peggy Chang
※本文獲《WORKLIFE IN JAPAN》授權轉載,原文:日本新卒就職心法 – 找工作之前,先找到自己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