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王自強以喜感小人物的廣告大受歡迎,他原是專業隨扈,午餐時刻常得因地就宜,有什麼吃什麼。(攝影|陳毅偉)
演員王自強以喜感小人物的廣告大受歡迎,他原是專業隨扈,午餐時刻常得因地就宜,有什麼吃什麼。(攝影|陳毅偉)

「像我們這種平凡小人物,終生的願望不是功成名就賺大錢,只是希望自己愛的人能好好活著而已。」

51歲的演員王自強有一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路人遇到他只覺得電視上見過, 嘴裡啊啊了半天叫不出名。他演了10年的戲,從蠻牛廣告裡沒睡飽的自行車老闆,演到電視劇裡為了女兒學費奔波的計程車司機。他的前額微禿,一張圓臉上長了一對細狹的雙眼,好像世間所有的歡喜悲涼全在這張臉上了。

螢幕裡的卑微世間人物,在眼前卻有180公分高,聲音洪亮:「我不在乎吃,都隨便。」這天,他的午餐是便利商店買來的微波食物,當演員之前,他也常這樣隨便打理三餐。

王自強對食物不挑,少數下廚的時刻是為女兒煮補品,這天的午餐是便利商店的便當。(攝影|陳毅偉)
王自強對食物不挑,少數下廚的時刻是為女兒煮補品,這天的午餐是便利商店的便當。(攝影|陳毅偉)

演戲之前,他原是商界名人的隨扈,幫大老闆開車、負責維安:「我們對那些有錢人來說,就是他們花錢請來的,他們也不太管你吃了什麼,自己找空檔吃。」隨扈的午餐大多簡陋,有次王自強收到「某大哥」請吃的便當,他傻傻吃完後,才發現便當盒下墊了滿滿的現金,原來是黑道想收買隨扈,企圖綁架他的老闆,他嚇得把吃完的空便當還給「大哥」。

出身眷村的王自強從小體能好,入伍服役被選入特種部隊,這個特種部隊專門負責總統的安全工作。王自強一退伍,就被招攬負責大企業老闆的維安工作,一做10年。34歲,他改行做八大行業的「消防工程」:「隨扈做久了,總是會認識一些一些道上的人,加上維安的專業也懂一點消防線路。」消防工程風光了8年,42歲那年,王自強標了一件上億工程,建商卻在中途跑了

「我是大包商,下面還有無數的小包商, 有人帶著一家大小跪在地上說收不到錢就要全家死給我看。」王自強海派,錢的事他一肩扛下。他拿房子抵押,湊足五千萬償還下游包商。「付完錢後,我呆坐在客廳,我一毛都不剩。」此後,他整整一年足不出戶,每天如行屍走肉

有一天,一個朋友突然找他拍廣告:「我想說開什麼玩笑,我又沒演過戲,但又想,反正沒事,去玩一玩也好。」原本一整年沒出門的王自強,在廣告裡演一名立委,「我還記得是在國聯飯店,排場非常大,沒想到我王自強也有這樣風光的一天。」在人生最低谷,遇到風光排場,即便只是戲,自己也被療癒了,重生的力量就這樣長了出來

「拍完廣告隔天,覺得再消沉下去不是辦法,我又再去做隨扈。」王自強的臉像是生活中所有被生活磨難的臉,但這張臉不光承接了磨難,他用詼諧的演出回擊了這個世界。他在廣告圈受到歡迎,平均一年有10支以上的廣告:「我邊拍廣告邊當隨扈,可能平常沒什麼人注意隨扈,所以也沒太多人發現我拍了廣告。」

42歲,他決定辭去隨扈工作,專心演戲,去年入圍了金鐘獎男配角。演戲收入不穩、事業的起伏都不是王自強最在意的事,他的心裡只有女兒。女兒出生即有先天心臟病,醫生告訴他,女兒隨時有可能因血中氧氣不足而過世,「她出生那段日子,我幾乎把一輩子眼淚全哭光了。」女兒住院,王自強每日把妻子擠好的母奶送到病房,只有在這段路上,他才敢放聲大哭,一路哭到醫院。

女兒1歲3個月動了大手術,他守在加護病房不敢閉眼:「醫生說,如果第3天沒醒過來,人就救不回來了。我守到第2天晚上,女兒終於睜開眼了,這絕對是我人生最美好的一刻。」即便手術成功,他仍對女兒掛心,每次半夜起床,都會焦急觀察女兒還有沒有呼吸。

女兒一路平安長大,剛過18歲了,王自強沒什麼大願望:「我從小跟女兒說,書沒念好沒關係,妳只要好好活著就好了。」女兒也爭氣,一路拿獎學金,從沒做過讓父親擔心的事。

吃著已經涼掉的超商便當,王自強說,因為走過女兒的病:「我後來在路上看路人,都有很不一樣的感受,像我們這種平凡小人物,終生的願望不是功成名就賺大錢,只是希望自己愛的人能好好活著而已。

為了讓愛的人活著,王自強費盡苦心。他怕女兒搭雲霄飛車會引發心臟舊疾,從小就對女兒灌輸雲霄飛車有多可怕,不僅如此,為了不讓女兒覺得「落單」,他還假裝怕高,一進遊樂園看到雲霄飛車就說自己光看就害怕,拉著女兒陪他。「後來,女兒長大後問我,特種部隊都會跳傘,你怎會不敢搭雲霄飛車?我聽了只能傻笑。」為了愛,硬漢也樂於當一個俗辣。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葛林

書籍簡介_吃便當:人生解決不了的煩惱,就一口一口吃掉吧!

作者:鄭進耀
出版社:鏡文學
出版日期:2019/02/01

作者簡介
鄭進耀

現職《鏡週刊》記者,曾以筆名「萬金油」出版散文《越貧窮越快樂》、《不存在的人》,以及小說《女朋友.男朋友》(與楊雅喆合著)、《我們從未不認識》(與林宥嘉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