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白宮確實很忙,而忙的呢,其實,有不少都是川普政府主動升級的緊張。

像是美國派兵、派航母、派轟炸機到伊朗周遭,跟伊朗間的戰爭看來一觸即發,嘴裡卻又說著不打;或者是,在委內瑞拉扶持起一個「臨時總統」,導致委內瑞拉分裂與政變,卻又不知會怎麼收尾;再來,對中國商品大規模加徵關稅一事,在美國國內爭論不斷。

那就在外部火光四散之際,美國國內竟還爆出火花,而這星星之火,卻是有可能會燒到川普的連任之路。

上週四(23日),絕對是我報導白宮新聞以來最詭譎的一天之一。

當天,白宮外風雨交加,而且華盛頓特區是相當罕見地發布了龍捲風警報,後來雖然沒有龍捲風,但是暴風卻導致了數千萬戶人家停電,但就在當下,在新聞發布室的記者們並無暇他顧,全圍著電視,看川普做出的新宣布。

什麼新宣布?前兩期「白宮義見」不是提到美國農民因為貿易戰苦不堪言嗎?於是,川普在去年是承諾,要給農民120億美元的補助,結果,這筆補助只到帳80幾億,美國農民是哀鴻遍野,於是,川普當天再加碼,宣布再補助美國農民160億美元。

順道一提,因川普發起貿易戰,而加總補助美國農民的280億美元,足以建造兩艘核動力航空母艦了。

結果,當天美國媒體的焦點卻不在川普的農業補貼,因為喜歡給對手取綽號的川普,竟破天荒地給美國國會眾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取了新的綽號。

川普直呼佩洛西是「瘋婆子」(Crazy Nancy),還說:「我跟你們說,我一直觀察她,觀察她好久了,她跟以前不一樣了,她失去理智了。」

川普此話一出,整個白宮新聞發布室傳出一陣驚呼,因為記者們知道,美國三權分立,所以美國總統和國會眾院議長,其實是平起平坐的,而且國會多數黨往往能掌握總統的命運,因此之前川普總是小心翼翼,就算得罪別人,都不敢得罪佩洛西,川普幾乎給所有的對手都取了綽號(估計川普至少已給50個政敵或記者,取了不堪入耳的綽號),但,他就是不敢給佩洛西取綽號。

但,當天川普卻公開撕破臉了。

原因,必須回到再前一天。眾人皆知,美國國會民主黨人和川普是水火不容,但,雙方在4月底時卻有了相當難得的共識,就是—要更新美國為人詬病的老舊基礎設施。

有超過160年歷史的美國土木工程師協會(ASCE)評估,美國基礎設施現在只在「及格邊緣」,別的不說,連用水用電都可能出問題,因為美國有超過百萬條水管是撐了超過100年,多數電路系統已使用了超過半個世紀。

因此此前,川普和國會民主黨領袖佩洛西和舒默(Chuck Schumer)達成了罕見的協議,要用2兆美元來重建美國老舊的道路、橋樑、鐵路、水壩跟機場等基礎設施,如果通過,這絕對會是包括之前減稅在內,川普第一任期任內的2大立法成就,也絕對會為川普競選連任的選情加分。

於是,川普興沖沖地和佩洛西約好在上週三(22日)來談細節。結果就在會面前,佩洛西先行與幾位民主黨人會晤,會晤後,佩洛西冷不防地說了句川普「正在掩蓋犯罪證據」。

本來期待見面的川普一下怒了,讓提早來到白宮的佩洛西等人苦等15分鐘後,一出面,沒握手,破口大罵3分鐘,讓對方沒機會說話,就宣布取消會晤。

然後川普臨時召開記者會,對著記者再大罵10幾分鐘,說他根本沒有掩蓋證據,而且他還有備而來,在講台旁貼了標語,標語寫著他「沒(與俄羅斯)勾結、也沒妨礙(司法)」(No Collusion,No Obstruction)。

川普並且說,民主黨人有兩條路可以選,但,他顯然怒髮衝冠,氣到說成了三條路。

他說:「我一開始就說你不可能兩個都想要,你可以選擇走調查我的這條路,要不就走投資基礎設施這條路,再不讓我們為美國百姓做點事也好。」

年紀比川普還長7歲的佩洛西,顯然不吃川普的這一套,第二天開記者會時,痛批川普亂發脾氣,說他拍桌子還奪門而出,接著還反將一軍,質疑起川普的精神和健康狀況。

佩洛西說:「我為美國總統祈禱,我希望他的家人還有幕僚介入(管管他),這是為美國好。」

於是,我們就來到了川普給佩洛西取綽號的這一幕,取完綽號後,川普還做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他不顧現場有一堆受災農民,硬是在災民面前要求5個白宮幕僚作證說:他在前一天很冷靜,沒對佩洛西發脾氣。

有4個幕僚都說了一模一樣的話,就是川普當時「超級平靜,沒發脾氣」,就一個幕僚委婉地說出了事實,白宮副發言人吉德利(Hogan Gidley)說:「他們指控您用拳頭重擊桌子,我老實說,您完全有權力這麼做。」

除了要幕僚說他很冷靜,為了要反駁佩洛西暗指他「不適任」,川普還再次表明他是「非常穩定的天才」(stable genius)。

對於川普點燃與佩洛西新的戰火,有不少媒體指出,佩洛西其實是有策略的,因為通俄門調查已經結束,民主黨挫敗,她必須想招以扳回一城,而她想到的招式,其實就是川普的招式:過去,川普是靠著激怒對手,讓他們表現失常然後獲勝,而這回,佩洛西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斷激怒川普。

一方面可以藉此顯示,川普可以把一個他已經唾手可得的協議,而且還是有利於所有美國百姓的協議,因為自己一人的情緒給拋之腦後,而且以後他還能不能這得到這麼棒的協議,實在不好說。

另外,佩洛西知道川普的基礎選民是難以撼動的,說什麼都沒用,但是,中間選民卻是可以的撼動的,特別是那些在貿易戰中深受其害的農民,這些選民顯然不會想看到自己的總統,嘴裡說要保護農民,但真正在乎的卻是自己的面子。

最後,川普得罪各國是一回事,但美國國會是川普真的得罪不起的。

像是川普對各方發動的貿易爭端,升級緊張,花了一兩年的時間,就只有韓國,和美國的鄰國—墨西哥和加拿大買單,和美國簽署了新的貿易協定,問題是,簽署歸簽署,貿易協定要生效,可是需要國會的批准,國會不批,他「極限施壓」迫使各國上談判桌的貿易談判,談了等於白談。

而且貿易談判以外,國會確實將影響他接下來的命運—美國政府預算案還需要國會批准,美國政府要提高舉債上限也需要國會批准,國會如果不給錢的話,美國政府恐將再一次陷入關門與空轉的命運。

歷史反覆證明,美國出現重大經濟危機的話,美國總統會比在野黨承擔更大的後果,特別是在大選前。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