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
圖片來源: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

今天很榮幸可以參與台大及化學系90週年的慶祝活動演講,我是2008年80週年時學士畢業的! 今天想要從我大學及畢業後這10年來的經驗和大家分享6點希望我大學就知道的事,以及我3次人生低潮時期故事。

我2008年台大化學學士畢業後當兵,2009年到台大環工所當助理準備出國申請,2010年來美國Lehigh University念環境科學碩士,後來先在美國Virginia新創公司Hook Mobile當軟體工程師,2015年到美國最大的太陽能公司SolarCity擔任軟體工程師,2016年電動汽車公司Tesla併購SolarCity,所以我有大概3個月在Tesla。我在2017年1月以後是Facebook的軟體工程師。

我也是部落格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的作者,部落格中分享我轉換跑道成為軟體工程師的心路歷程、在矽谷的所見所聞、以及自我學習成長的筆記。

那今天最重要的主題,就是「希望我大學就知道的事」

第1:希望我那時候就知道Bitcoin比特幣...這樣我早些研究,2009、2010年有在一個比特幣不到1美元或是很低的時候有買,可能現在就退休了。哈,這是個玩笑話。我想主要的建議是要對新趨勢保持開放接受的態度,說不定你可能得到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這個世界,很多時候「早」就是一個很大的優勢

第2:我在大學的時候除了學校的科目,並沒有多培養我的知識廣度,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想要多讀書,在本科之外培養各種不同領域的知識,了解自我性向並確認人生方向,這樣我可能更早就會開始學習程式,也不需要半路出家了。

第3:多參與實習,接觸業界,這可能是我最希望有早點做的事,在大一開始的每個寒暑假,到業界實習,從業界的工作來了解自己真正想要累積的職業。我在華府綠色和平組織實習的時候,確定了我不想要在NGO非政府組織工作,做像是遊說法案的工作;我在農業圖書館的時候確定了我不想在政府部門工作,依靠不確定的年度的預算來工作。

我確認我想在民間企業、快速有效率的知道自己能力,如果我的目標改變,我可以隨時調整。而每次實習工作,都幫助我了解到我內心真正的喜好。

第4:我自己是半路出家,我也了解到許多大學畢業生沒有做主修科系的工作,化學系也不例外,我知道許多朋友,到現在也不是做純化學研究工作。其實這沒有什麼關係,我們應該保持開闊的心態,在這個時代找尋可以把你的技能及優勢發揮的職業

第5:跨界的合作及新應用是一直在發生的,我知道像現在科技業一直在顛覆許多傳統產業,如果你有新思維,找到好的切入點,我相信有許多藍海領域可以發揮。當然,請不要誤會我,如果你已經在一個領域有熱情,想要一直鑽研,也是很值得鼓勵的,像徐丞志老師被Analytical Scientist評選為Top 40 Under 40的分析化學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條條大路通羅馬,在一個領域深耕,或者找尋新領域探索,你的人生不論怎麼樣都可以成功,一切就是看你的選擇、以及你如何付出。

最後:提升自己的技能,常常需要永續學習,我認為最重要的能力是學習新知識的能力。在大學的時候,我們應該多理解及精通學習如何學習,在線課程 Coursera上就有一門Learning How to Learn的課,大家有空可以去學習這門課。當你的學習能力很好的時候,不管是要鑽研技術,或是學習新知識都會容易很多。

再來,我和大家分享我3次人生的低潮時期:

第1次低潮是我大學時期,我從小在班上或是學校都是名列前茅, 到高中也不例外,我高中考大學時,其實不知道我真的想做什麼,填志願基本上就是從電機、物理、資工填下來,化學系好像是我第 6 個志願。

進入化學系發現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許多同學是奧林匹亞競賽獎牌得主,或是高中就把一些大一、大二的課都唸過了, 我和班上前半段的大神們差距大到真是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當然我大一的成績還可以,排名在全系第9名,主要是很多科目都是像高中一樣。 大二開始比較專業的科目一開始,我的成績就一落千丈,掉到後段50幾名, 因為有一些轉系生進入化學系,所以總體的學生人數增加到快70人,大三、大四成績稍為好一點,但是其實很多都是靠非本科系的學科來拉成績。

因為我在化學系的本科目中找不到熱情,我大學時代嘗試轉系牙醫系,轉系考試取6名,我考第5名,但是因為我大一的物理化學微積分平均只有79.69,不到80分,牙醫系也不讓我四捨五入,所以還是沒有轉系成功,打擊超大!

我對商管、財經、歷史都有嘗試,但並沒有真的找到我有熱情的領域。那時我常常心灰意冷,覺得我真的唸不下去,我有考慮休學重考,又或者是轉到一些可能大家都在轉出的系,想說比較好過。

好在我那時的女朋友,現在的老婆,極力阻止我,勸我不要盲目的逃避困難,轉到一個自己也不了解的科系,不然我應該就不會在這裡了。 雖然最後我沒有轉系或離開,但是我很多化學系的本科相關的科目,都只是60幾分低空飛過,我的大學最後是在主修課很弱,通識及外系課程拉抬成績下勉強畢業的。

第2次低潮是出國讀書時期,因為我找不到特別有熱情的科目,但是我想要出國,當兵後我思考到我對環保領域一直有關注,於是我準備出國的方向是環境科學及環境工程方面。

很幸運我有申請上幾間學校, 2010年我出國讀書, 原本以為會順利一些。我必須要說,美國學校的讀書壓力比台灣時候大多了, 我從開學第一週的週末就開始要寫作業,讀書準備期中考,一次期中考的進度,我覺得將近是在台大一學期的份量。 同時我為了賺學費,當中文助教,一週需要花 20 小時備課、教中文、及改作業,那時候的壓力真的是無比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