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角不同


決定觀點差異

什麼是「視角」?

你拿著一杯星巴克走在路上。一個人對面走來看到了,突然眼神中露出鄙夷。你大概知道他的意思:

唉,現在的人真虛榮,拿著一杯星巴克就覺得自己了不起。喝星巴克不重要,重要的是讓別人知道自己喝星巴克。

你繼續往前走,遇到約好的企業家朋友。他看到你拿星巴克,很驚訝,但他沒說。你大概知道他的意思:

唉,你還真是節約,居然還在喝星巴克。早就可以喝精品咖啡了,還在喝這種大眾咖啡。真不講究。所以,影響力不帶來品位。

同一件事實,2個觀點,為什麼?這就是視角問題。

對第一個人來說,他仰視星巴克,所以他覺得普通的人,喝星巴克是裝。

對第二個人來說,他俯視星巴克,所以他覺得有一些影響力的人,還喝星巴克是不講究。

而事實呢?你可能永遠不會知道事實。或者你不願意相信的事實是——我喜歡喝。

而「喜歡」這2個字,在第一個人的耳中,就等於「裝」,在第二個人的耳中,就等於「不講究」。

不要輕易地用你的視角,斷言別人的生活,尤其是初衷。你太遠,就會「無視」;你太近,就會「放大」;你太窄,就會「誅心」。

遺憾的是,情商低的人很難從自己的視角中跳出來,站在他人的立場看問題,尤其是當沒有清晰的對錯標準時。

比情商低更可怕的


是把情商低當真誠

比情商低更可怕的,是把情商低當真誠。

什麼是情商?情商的本質,是為他人著想,從他人出發,與他人共情。情商高的人更善於交流,善於合作。

情商不高不可怕,我們可以努力提高。可怕的是有些毒雞湯告訴你,你那不叫情商低,你那叫真誠。

有些人情商低,喜歡說:我這個人說話比較「直」啊,你別介意啊。他心裡說這句話的時候,是驕傲的;我說實話,你不愛聽,是你心胸狹窄。

這就是我說的可怕的地方。你真的關愛別人,你會選擇你的語言。孩子考試不好,你會說:我這個人說話比較直啊,你就是垃圾,你從出生開始就是垃圾,你沒救了。

你會這麼說嗎?你不會。你會鼓勵他,你會說:這次考得不好沒關係,你努力了,我們看看有哪些可以提高的地方,只要進步,就不浪費一次考試。

你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你為他著想,你從他出發,你與他共情。

「我這個人說話比較直」這樣的話,都是對情商的放棄,與他人共情的拒絕。

也有很多人說,「我更喜歡真誠的人,不會那些嘴皮子花招。」

這又是很可怕的想法。透過矮化情商高的人,把自己情商低合理化,這樣就不用提高了,甚至獲得了優越感。

交流能力差,合作夥伴少,被社會邊緣化,最後怪這個社會,說「現在這個社會,沒人喜歡聽真話。」

情商低不可怕,可怕的是用「我這個人說話比較直」、「我更喜歡真誠,不喜歡嘴皮子花招」,來矮化高情商,合理化低情商,拒絕提高。

自我警醒。

最後的話

情商低並不可怕,只要付出專心和精力,就能獲得改善和提高。

倫敦大學商業學院心理學教授湯瑪斯・查莫洛・普雷謬齊克(Tomas Chamorro-Premuzic)和組織心理學家麥克.桑格(Michael Sanger)在《哈佛商業評論》中的一篇文章,分享了培養情商的5個關鍵步驟:

第一、從自欺欺人到認清自我

真正的認清自我是能認清自身的優勢和不足,並且清楚這些優勢和不足與他人比較會怎麼樣。

第二、從關注自我到關注他人

關注他人首先要從基本的欣賞、承認團隊其他成員的優勢、不足和價值觀開始。

第三、成為有益的交往對象

經常主動地分享知識和資源,並且不求回報,這對人大有裨益。

第四、控制自己的情緒

如果你經常容易情緒化,喜怒行於色,要反思下是哪些情況讓你生氣或沮喪,在遇到挫折時要觀察自己的過激傾向。

不僅要知道自己在真實情況下會有怎樣的情緒,更重要的是知道那些情緒是因為什麼引起的。

第五、保持謙遜

有領導能力的人通常不太在乎去包裝自己的頭銜,因為他們表現得很謙遜,「在自信與謙虛中保持平衡,不偏不倚,樂於採納意見,敢於承認錯誤,這些能力難能可貴。」

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CEO。願你成為自己的情商掌控者,勝不驕,敗不餒,胸有驚雷,而面如平湖。

※本文獲劉潤公眾號授權轉載,原文:比情商低更可怕的,是把情商低当「真诚」

責任編輯:黃楸晴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