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叮叮⋯⋯Whatsapp急響,伯樂一反常態沒有用文字訊息,直接打了語音通話過來:「你的LOC(Letter of Consent,新加坡人力部的一種工作許可信函)下來了,你可以來上班了!」

艾倫第一次在新加坡遇到挖角的戲碼,原本沒有達到共識的結果,劇情忽然直轉急上!在雙方各自退讓一步的薪資條件下,艾倫重新回到媒體圈,而且是新加坡的媒體圈,這的確讓他心頭小小地竊喜一番,有一種該來的還是會來的幸福感。

伯樂又打了電話來,艾倫以為事情有變,接到電話心頭一驚,伯樂說:「你的LOC很奇怪,可以工作但不能從事記者、編輯、製作人及所有相關工作!」這讓伯樂很傻眼,以前沒遇過這樣的事。(項目在此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 這簡直是開玩笑!」艾倫忍不住大叫!艾倫好不容易進入媒體圈,卻不能做所有媒體相關的職務。他想,或許直接擔任CEO是一個不錯的解決方案!

伯樂要艾倫稍安勿躁,他說在新加坡媒體圈上班,總是會受到許多關愛的眼神,這麼多年來,他已經習慣了,但是相關的規定,他還是會跟有關單位了解,以免觸犯了這裡的法律。(註1)

在異地轉職這件事,想來沒有在台灣這麼簡單,這一門課,看來還有許多學分要修!

想到新加坡工作的外國人,跟人力部局來一場3P的拉力賽是免不了的。究竟3P是哪3P?在新加坡工作必須要具備什麼條件跟准證呢?

「3P」分別是高級工作准證(Employment Pass)、專業或特別工作准證(S Pass,工作內容也不一定很專業)、工作准證(Work Permit)。在新加坡工作大多試用於這3種准證,其他還有更細的分類就先不談了。

(其他更多准證可參考人力部網站

一、高級工作准證(EP)

先說說EP吧!不一定工作性質很高級,而是因為薪資要求比較高級,所以大家認為是高級工作准證。這是新加坡政府廣納各國高端人才的門票。艾倫的朋友圈裡不乏外商公司外聘來新加坡工作的,拿到這張門票的,月薪多在新幣4~5千以上,外加住房津貼、交通費補助的高階白領。

如果沒有小孩的外國人學費動輒每月新幣2~3千元,生活一般來說可以過得不錯。而且EP不佔外勞的配額,企業若有相當的規模與實質的需要,人力部是會批准申請的。

但也有公司為了用人,但自身沒有外勞配額,挺而走險虛報薪資申請,通常會跟員工說好,彼此心照不宣。但不管如何,這一點公司跟員工都必須認知,並且承擔違法的風險。一但東窗事發,恐怕在也沒有立足之地。

身份為EP的員工,薪資條件高,相對繳的稅金也高。EP享有跟永久居民幾乎同等的福利,包括醫療保險等公積金(別誤會,不是健保),且資格申請永久居民機率相對比較高,通常是新移民進入新加坡的第一步。

二、專業或特別工作准證:SP

雖然說是專業或特別工作准證,但工作性質也不一定特別。艾倫在網路直播拍賣公司任職時,同事大部分是拿SP的中國人,因為嚮往新加坡的生活和直播經濟的前瞻性,離開家鄉前來試試自己的能耐。有直播主也有技術人員,學經歷條件沒有達到EP的標準,退一步申請SP來作為跳板。

SP在每個公司是有配額限制的。每個服務行業的公司所能擁有的SP准證持有者只能佔公司總員工的15%,而其他行業的SP配額是總員工的20%。這個配額,也就是說,公司至少要有10個或以上的員工,才能申請1到2個SP名額。這個配額,明年還要下修,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自身條件的排序就很重要了。自己可以先上人力部的網站試算看看自己的條件能申請什麼EP還是SP?但魔鬼藏在細節裡,網站是不會告訴你的。

一般來說,因為歷史血緣的關係,馬來西亞的公民,申請通過的比例相對比其他國籍來得高,而且快速。而年紀輕的,又比年紀大的來得容易些。當然薪資高的一定比薪資低的更容易通過申請

最重要的是配額有多少,全掌握在老闆的手裡。艾倫的直播拍賣公司裡,一位在新加坡當地大學畢業的中國籍員工,因為老闆的SP員額遲遲不給配給她,三番兩次騙她下個月就有員額,根本沒有申請,最後憤而離職。企業不急著申請當然有原因,一個月新幣300~650元的人頭稅,公司能省就省,再不然就轉嫁給員工,從申報的薪水中扣除。這是人力仲介公司跟HR不會告訴你的細節。

三、工作准證(WP)

至於WP,是最基礎的工作准證,沒有薪資和學經歷的限制,只要雇主有需要有配額,都可以幫你申請。而這張工作准證,真的是只是來做工的,不像EP、SP轉換工作期間還可以停留在新加坡,只要前公司將你的WP割掉(取消,這裡人習慣說割掉)你就立即要出境。艾倫的朋友就因為跟公司主管一言不合,當天就被割掉,第二天只好買張機票出境,再拿觀光簽證進來。而且WP限制相當多,不能結婚,不能懷孕,也不能申請永久居民,還不能租整套政府組屋⋯⋯。

想來新加坡吳寶春麵包店做工或者其他服務業,拿的大部分是WP,如透過人力仲介公司轉介,這些准證的區別跟限制,不可不知,才不會被仲介公司美化說詞給欺騙了。

四、家屬准證(LTVP)

艾倫拿的是LTVP,是依親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家屬准證,在新加坡要進入職場工作,不受到外勞配額的影響,只要公司想錄取你,就有機會工作,在新移民的人力市場上佔了一點小小的優勢。但還是需要經過人力局的批准,批准的信函就是LOC。

新加坡人力市場還有你不知道的潛規則,在悄悄地進行著。

Adia是艾倫在這裡認識的好朋友,是上銀科技的前產品經理,薪資及學經歷都是EP等級的,後來嫁給了新加坡人,跟艾倫一樣拿了LTVP。離開上銀科技後,在新加坡面試了幾家高科技公司,都一直未能如願。直到最後一家,人資主管坦白跟她說,雖然妳的能力跟經歷都十份受到主管的肯定,但是妳不是PR(永久居民)身份,錄用妳不能為公司增加外勞的配額,所以公司還是選擇其他公民或PR了。Adia感觸很深地跟艾倫說,不得不申請PR了。作為新加坡媳婦來說,申請PR不難,也成為必經之路了。

新加坡職場3P員額的割喉戰一直在上演,究竟這裡是一座美麗花園城市,還是一片生存遊戲的原始叢林?

註1:艾倫後來查詢人力部後,發現自己拿的是PLOC,是預先核准工作的信函,可以工作但有職業別的限制。必須重新申請LOC才能從事所有的工作。人力部表示艾倫在更新家屬准證的時候勾選了這項PLOC的申請,移民局才會預先核發這個信函。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葛林

作者簡介

艾倫

歷經文建會主編、電視製作人、雜誌媒體公關,網路行銷的多棲媒體人,也是萬人論壇活動的舞台總監,因著家庭因素,走下總控台,舉家移民新加坡,提供第一手接地氣的社會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