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集

拍拍他的肩,夾著手機,一手提著幾個喜餅禮盒。

「我已經在附近,你幾點到?…啊…那我先送別的地方好了,晚點回頭再繞回來…」

靜靜待她掛上電話,一邊想著這樣的重逢到底要說些什麼,他看著那些喜餅,心裡面有些底了。

逃開他探問的眼神,她先發制人:「是不是還沒吃飯?」當她語氣特別的輕快,總顯得更刻意。

男人指指自助洗衣店說他在等衣服烘乾。

一人找到圓滿,一人則正在學習孤單。這是前情侶的小悲傷,這時應該要說些「那你忙先」之類的話,快速讓彼此結束不期而遇。

她的電話又響,走到一邊張望什麼,似乎已經約好人在附近。女人往對街走去,消失。為了避免等下尷尬遇見來者,他想要趁機離開,但幾盒喜餅就放在腳邊,也不好棄之不顧。

他壓抑著自己想揭開謎底的心情,不過還是從提袋的縫隙中看到新人的結婚照謝卡。

那謝卡重重的擊中了他的胸口一下;一時分不清楚是因為確認了她要結婚了,還是那照片是在海裡拍攝的緣故。

她向來謹慎的處理兩人之間的分寸,不曾跟自己說過想要在水底拍婚紗,但這重擊又是從何而來?

他拍拍西裝褲上的灰塵,女人也提著一大袋便利店的食物走來遞給了他,依然忙講著電話的模樣,讓他幾乎可以確認,那通電話也不過是遮掩尷尬的一種手法。

他眼睛露出了道謝,離開的訊息,卻見她揮揮手拉住他:「沒關係,我還是明天再送過去你公司好了…剛剛遇到一個…老朋友…」她看看他,宣告著她將探訪他現在的生活。「我想跟他聊一聊…」

他忽然想起他們搭上的那一晚,吃了協力廠商的尾牙,走向停車場的路上,忽然她說「你不冷嗎?」動作的同時,她的手便伸進了他的口袋,自己也就這樣服從的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很暖,唯一冰涼的地方是那個刺人的鑽戒,那是她犒賞自己的禮物。

對於她最初的記憶,反而是那個冰冷的疙瘩了。

就像是插在辦公桌上水杯裡的黃金葛,他的房間維持著最低的生活需求,但也不想顯露出想像中失婚男子的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