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關於這一切有非常有趣的一點。每個人都在說 Snapchat 已經結束了,但突然出現的性別轉換濾鏡,讓你意識到 Snapchat 或許還沒有結束。大家依然下載它,並且在使用它。

在一晨間節目《Elvis Duran and the Morning Show》中,裡面成員Gandhi在談到Snapchat 大受歡迎的性別轉換濾鏡時這樣說。

事實上,Snapchat爆紅的性別轉換濾鏡讓它重新回到了下載榜榜首。娛樂界、體育界人士也都在紛紛用最新的性別轉換濾鏡,這成為了一種潮流。大家紛紛在社交網絡曬出了自己變男變女的照片,但是這個社交網絡卻不一定是Snapchat。

在Snapchat上拍一張性別轉換的照片,將照片下載下來,分享到Facebook、Twitter或 Instagram上成了許多用戶的共同選擇。在這個過程中,Snapchat 似乎已經不是人們印象中的那個社交平台了,它更多像一個照片處理應用,一個拍攝工具。

儘管在更早之前,就有人認為Snapchat漸漸失去了一個社交平台的特性,漸漸失去了對用戶的吸引力。但大部分人認知到這一點還是因為網紅Kylie Jenner在Twitter的一番發言:

只有我一個人不再打開Snapchat了嗎?還是只有我……這真是令人感到悲傷。

Snapchat「返老還童」濾鏡爆紅,下載量登冠!社群軟體變拍照App透露的困境
(來源.Kylie Jenner的Twitter)

卡戴珊家的Kylie Jenner向來是Snapchat最受歡迎的明星用戶之一。當這樣一個有代表性的用戶表示自己不再常常打開Snapchat時,平台的股價也受到了影響。當時Snapchat的股價下跌了6%,Snapchat的市值也因此損失了近15億美元。

YouTube創始人Roly West也在Twitter上表示「我喜歡Snapchat推出的這些新的性別轉換/嬰兒臉濾鏡,但每個人只是把它下載下來,然後把照片傳到了Instagram上。」

Snapchat「返老還童」濾鏡爆紅,下載量登冠!社群軟體變拍照App透露的困境
(來源.Roly West的Twitter)

類似的證據還有很多,ITV 的《Love Island》節目曾是一個利用Snapchat進行營銷的品牌。這部真人秀節目在前些年利用Snapchat與粉絲分享獨家的內容,當時他們的粉絲群有很大一部分都在使用Snapchat。而在這個節目取得巨大的成功的今天,《Love Island》的品牌營銷與Snapchat無關了,即使這個平台曾有他們最大的社交媒體受眾。

這確實部分反映了Snapchat用戶數量與黏著度的下滑。

在2018年7月,Orchard就認為Snapchat用戶活躍度已經降低。 「如果我現在打開我的 Snapchat,可能只有7個朋友的貼文。在幾個月前,這個數字還很容易超過40……不可否認的是,在重新設計之後,用戶數量出現了下降。」

Snapchat「返老還童」濾鏡爆紅,下載量登冠!社群軟體變拍照App透露的困境
(來源.愛範兒)

在2019年第一季業績報告中,Snapchat稱其日活用戶達到了1.9億,增長2%。這是一年內 Snapchat首次止住用戶跌勢,沒有延續之前幾個季度的用戶規模萎縮。 Snapchat的首席財務官Lara Sweet在與分析師通話時也表示:「我們預計,2019年第一季度日常活躍用戶不會出現連續下降。」

隨著性別轉換濾鏡的爆紅,Snapchat的新一季的用戶增長應該會非常可觀,但這不能掩蓋 Snapchat漸漸失去社交平台屬性的事實。人們依舊使用它,但可能不再認為這是一款社交應用了。

Forrester市場分析師Jessica Liu就曾表示:「Snap最大的問題仍然是它在核心用戶基礎之外缺乏吸引力。」

作為一款年輕人喜歡的社交應用,Snapchat核心用戶之外的人群可能正在使用Twitter,Instagram亦或是Facebook。他們抄襲它,模仿它,最後想要打敗它。

Snapchat「返老還童」濾鏡爆紅,下載量登冠!社群軟體變拍照App透露的困境
(來源.愛範兒)

2012年12月,當媒體詢問Snapchat的執行長艾文· 斯皮格爾(Evan Spiegel)對Facebook新推出的、幾乎「像素級復刻」Snapchat的獨立應用Poke的看法時,這位年輕的CEO只回了這3個字:

「Welcome, Facebook. Seriously.」

但這不是Facebook對Snapchat的第一次抄襲,它只是一個開始。 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之後甚至複製了Snapchat的Stories功能。而這則是一次成功的抄襲。很快,Instagram的Stories的每日活躍用戶就與Snapchat打成了平手。

用你的方法,搶你的用戶,受了大委屈的Snapchat只能看著用戶數漸漸下跌。當巨無霸 Facebook用自己的組合拳對Snapchat進行狙擊和模仿時,Snapchat確實有些束手無策。 Instagram和Snapchat的用戶群多有重合,當二者都能滿足用戶時,弱勢的Snapchat很難留住自己的用戶。

他們自己也非常誠實地表示「Facebook 的子公司Instagram最近推出了一個Stories功能,它很大程度上模仿了我們的故事特徵,可能直接具有競爭力。」

在幾次更新受到用戶差評,而競爭對手更少出錯之後,在社交網絡這個戰場上,Snapchat表現得有點跟不上競爭對手的步伐了。

它依然是全世界最擅長做濾鏡的「社交平台」,它的用戶依然不少。但Snapchat更想要的是用戶在這裡社交,在這裡生活,而不是用戶在拍照後將照片下載下來,上傳到Twitter或 Instagram。

我在Instagram上看到了一個這個濾鏡,於是我打開Snapchat,拍下了我性別轉換的照片,接著打開Instagram和我的朋友分享。

越來越多的人對Snapchat的印象發生了一些變化。他們可能不再每天打開它,而是在其他管道得知有新的、有趣的濾鏡推出後,再返回Snapchat繼續使用它。這顯然不是Snapchat 所希望看到的。

但一切就像艾文在回應被Android版本的糟糕更新嚇走的用戶時所說的那句話:「重新建立與用戶間的信任需要一些時間。」

*本文由「愛範兒」授權轉載,原文:Snapchat:我一個社交平台,竟然被你當相機玩?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