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最新一輪貿易談判結束,儘管25%關稅開徵,利益註定雙方仍是「和」而不是「戰」,最後仍會達成協議。

香港《信報》創辦人林行止,曾說過一個「豬欄效應」故事:有一小農住所破敗,要求地主改善。地主提出要先在小農住家附近養豬,待其收入增加才有錢換新。但養豬後小農居住環境更惡劣,再三向地主陳情,終於換得地主同意將豬欄遷走。最後小農住家恢復原狀破敗如舊,還滿心歡喜向地主三呼謝恩。

「豬欄效應」的涵義是:你想給別人一個爛東西,先塞給他一個更爛的,最後他反而覺得原先那個沒這麼爛,還歡天喜地向你道謝。 這正中美貿易戰的寫照。本來美國加關稅10%讓中國跳腳,如今加到25%,5月10日談判兩天後,換來美國總統川普說「25%關稅可能取消,也可能不取消。」對中國來說,如今能談回原先10%就算勝利,這不正是「豬欄效應」?

按川普計畫,對中國25%關稅5月10日就生效,但美國貿易代表署卻公告:只要6月1日前運到美國的中國商品,仍適用原先10%關稅(「豬欄效應」又一例證)。這代表陸企只要在這段期間加緊趕工,將商品證明「改」成5月10日前就從中國出口,並在6月1日前運到美國,就不用面臨25%關稅。

美國開這道後門,意味著它也想和談。否則若真像川普說:「關稅成本主要由中國負擔」,「每年多收1000億美元關稅對美國大有幫助」,那美國大可直接單方面加關稅,何必和中國談來談去?又何必網開一面開後門?

既然中、美雙方都有和意,因此最後結果,仍是雙方會達成協議,事實上各主要外資報告也多持此看法。

瑞士銀行(UBS)報告預測,儘管美國開徵新一輪關稅,「但中美最終將達成貿易協議,互徵的關稅將部份撤回。」

不過在協議達成前的談判,仍會有波瀾。瑞銀預估,中國可能會推出某些反制,包括提高美國部份商品的進口關稅,或是放慢美企的投資審批速度。但這些措施只是一種姿態,「因為雙方都釋出希望繼續談判以達成協議的意願。」

美銀美林報告預估,中、美貿易戰未來有3種情境:和平收場、戰爭邊緣、全面開打。

「和平收場」是中美最終達成協議,美國撤銷25%關稅,自去年起加徵的10%關稅也部份取消。美銀美林認為這是最可能出現的結果,理由是「美國政府意識到新一波關稅會對市場及經濟帶來衝擊,同時川普也希望在2020大選前,與中國達成協議。」

至於「戰爭邊緣」的可能性和「和平收場」一樣高,但中、美將長期協商,這段期間關稅會上調到25%,中國可能會祭出報復,例如提高美國進口車關稅、減少進口美國大豆。但美銀美林預估,「在這種情境下,中、美最後仍將達成協議。」

最糟的是「全面開打」,也就是雙方都互課25%關稅,短期內中、美不會達成任何協議,中國還對美國汽車加徵20%關稅。但美銀美林認為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理由是若雙方有走向貿易戰跡象,「市場必已出現許多警訊及先行指標。」

花旗(Citi)則認為,除非中國後來拒絕再談,「我們不認為當前的爭端會演變成貿易戰。」高盛(Goldman Sachs)也預估,即使25%關稅開徵,中、美最後仍將達成協議,一個重要觀察指標是「中國願派代表團赴美,就表示他們認為有機會達成協議。」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預測,儘管貿易爭端暫時升高,「但市場脆弱終將使雙方達成共識。」

這些外資預測,綜合起來的結論是:「協議終須有,波折未必無。」也就是說,「利」字註定中、美是和而不是戰。

但真正的難題卻是在協議達成後。《紐約時報》分析,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眼下在國內面臨質疑,「他是否錯估了川普的決心。」最後不管是美國迫使中國讓步,甚至談判崩盤,「國內的不滿還會加劇。」

這是因為中國雖然同意保護智財權,對美企開放市場,但川普當局想要這些協議明確寫入中國法律。《紐約時報》指這對中國是一種「羞辱」,未來中國最大挑戰是「習近平必須找到一種方法來滿足川普政府,同時又看起來好像沒有做出太多讓步。」

在當前環境下,中國的反制措施有限。一是因為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商品總額,遠低於美國自中國進口的商品總額。到目前為止,還未被中國加徵關稅的美國進口品,只剩下100億美元。

中國也可能懲罰美企。2018年美國將中國進口品關稅提高至10%,中國的報復措施,包括停止審批美國高通收購荷蘭恩智浦半導體—最後此案破局,以及增加美國商品在中國港口的檢查時間,例如福特汽車及加州的水果。

但這對中國極力塑造的「親商」形象有負面影響。《華爾街日報》引述分析師洛文格(David Loevinger)的話說,由於中國對其他亞洲經濟體有大量貿易順差,且一些低薪產業正在向他國轉移,「中國(此時)需要吸引更多外資。」修理美國企業,將打擊外資在中國的投資意願。 有輿論認為,中國還有一種終極報復手段:抛售美國公債。由於中國是美債最大買主,抛售美債使其價格下跌、殖利率攀升,美國發新債的利率也被迫要提高,利息支出增加就能讓美國受害。

但這種做法是雙面刃。首先,中國對美有大量貿易順差,因此用賺來的美元買入美國公債,每年坐享2至3%報酬率,是中國運用外匯存底的最佳方式。

若中國抛售美債,將換回一堆美元,不拿來投資則手上存了一堆沒有報酬的現金,要投資仍是要買進某種資產,這些資產風險都不會低於美債—如今美債是全球風險最低的資產之一,從中東油國到日、韓等亞洲經濟都搶著買。抛售美債意味著中國主動放棄最適合的投資方式,他也要為此付出代價。

其次,就算美債殖利率被中國拉高,美國要付的利息增加,美國也可開動印鈔機,自己印錢來付。全世界只有美國有這種特權,因為美元是國際通用貨幣。中國若想藉抛售美債讓美國感受到高利息之痛,實務上並不容易。

最後,中國雖是第一大美債持有者,但他持有的美債金額(1兆1300億美元),只占整個美債規模17.7%。但美債買主不只中國一家,光日本、台灣兩個加起來,就已高於中國,這還未算上巴西、英國、愛爾蘭、南韓等其他大買主。中國想抛售美債,若其他經濟體不跟進,單憑中國一己之力,很難撼動整個美債市場。

在美國關稅威脅下,不論政、經等各種手段,中國的反制並不算多。因此中美貿易戰的最後結果,可能是中國當局儘管主觀上不願意、客觀上仍須接受美國的條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或許正是中國的處境。

先揮關稅大刀,又開豁免後門…川普究竟要「戰」還是「和」,4大外資報告這樣看
各國持有美債金額比例—中國占比17.7%,難影響美債市場 (圖表製作者.楊少強)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