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多次釋放美「中」經貿談判進展順利的消息後,川普總統於5月5日在推特上宣布,本週五將上調中國大陸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至25%,並宣稱如果美「中」貿易談判仍沒辦法達成協議,美國也會對剩下中國大陸輸美約3,25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

臺灣股票指數早盤隨即重挫200點,也代表短期資本市場恐怕波動難免,但川普總統再度對陸開啟強勢手腕,代表的意涵是什麼?對全球及臺灣經濟又可能會有怎樣的影響?

川普總統之所以又敢對陸採取強硬手段,主要是因為美國第一季GDP年增率、就業市場,以及內需消費等數據亮眼,讓美國政府認為在明年總統大選前,美國經濟立即轉壞的機率極低,在這樣穩健的經濟環境下,川普執政團隊認為重啟對陸經貿強硬經濟立場,即便真的必須對陸商品加徵關稅,對於美國經濟表現的影響不會太大,且對川普總統的選情有加分的作用。

不過必須提醒的是,美國4月份製造業ISM指數為52.8,為近30個月以來新低,且遠低於3月的55.3,其中新訂單、就業及生產等細項指數均大幅下滑,另外第一季美國GDP的亮眼表現,來自於企業庫存的增加,換句話說,儘管內需消費跟出口表現亮眼,然而美國企業的庫存仍持續增加,未來這些庫存有沒有辦法轉化成實際的營收,工資及油價上漲的壓力,以及近期美國公債利率倒掛是否造成短期信用緊縮等,都是美國經濟長期趨勢上的隱憂。

對中國大陸來說,不管最後這2,500億美元商品有沒有被加徵25%關稅,對於中國大陸的外商製造業而言,這種不確定風險對營運已經造成危害,因此製造業移出的速度將加快。投資人現在該思考的問題則是,這些地區或國家,會是這波從製造業大遷徙下的最大贏家,如果從人口紅利、被低估的匯率、通膨穩定度,以及對外貿易協定數量等觀察點切入,上述問題的答案很有可能是越南,所以我會建議投資人要開始關注以越南為投資標的的ETF。

如果美「中」貿易戰持續延燒,對台商的影響端視商品終端市場,是中國大陸、東協,還是美國,舉例來說,當初如果是看上中國大陸廉價的勞工,因此把輸往美國商品的最後組裝工廠移往大陸的企業,就會是調高關稅稅率下最直接的受害者,如果這個台商又沒有非中國大陸以外的生產線,那從大陸撤退就成了避開美「中」貿易戰的唯一途徑。

中國大陸的資本市場仍然有非常多的管制,這些想撤退的台商能不能順利將資金移轉出中國大陸,恐怕會是另一個不小的挑戰,所以投資人這段期間,最好避開產品外銷美國市場,且最大生產基地仍在中國大陸的相關企業。

此外,由於中國大陸政府以半導體作為其產業發展的重點,與目前臺灣主力產業高度重疊,就算以中國大陸為終端市場的台商,恐怕未來仍將面對來自於紅色產業鏈的商業競爭,以及中國大陸官方扶植本土產業政策的雙重夾擊。

因為製造業可以說是中國大陸最重要的經濟支撐,且大陸亦未解決內部產能過剩、房地產、企業及地方政府負債等內部問題,加以美國依舊是中國大陸最大出口市場,美「中」貿易戰延燒將對中國大陸的實體經濟產生重大影響,所以儘管中國上證等股票指數仍處於低點,但我強烈建議投資人應該避開在此時點投資中國股票市場,因為中國大陸經濟趨緩的變數遠高於恢復成長的可能性。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