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投資外匯,我就想起一個老朋友的悲劇。

她是一家美甲店的老闆娘,我們認識了十幾年。有一天我們聚餐時,她哭喪著臉對我說,她因為怕我罵,所以不敢告訴我前陣子她做了什麼傻事。

原來,她在母親過世後,聽了閨蜜介紹的理專建議,把她母親留下的,在台北蛋黃區的舊公寓,拿去理專的銀行貸了1千萬元,然後聽理專的話,去買了南非幣的遠期外匯合約。

她心想這理專說得頭頭是道,而且保證南非幣投報率非常高,只要現在進場,5年到10年後,她就可以賺到半棟公寓。她就決定不告訴我,偷偷進場簽了合約。

沒想到她才買進那個,她永遠都搞不懂的南非幣遠期外匯合約後,不到3個月,南非就因為政治不穩發生暴動,使得南非幣大跌,讓她虧損超過50%,她想停損卻因為不能解約,只好眼睜睜的看著投進去的1千萬元,不停的腰斬再腰斬。

她心虛的問我要怎麼辦?我當然叫她去找那位理專,她臉色慘白的說那理專早就離職,手機也變成空號。我無言了許久,只好叫她去金管會申訴。

老實說,我身邊的朋友,因為去炒作外幣賠到得憂鬱症的,10個裡面少說也有6到7個。

儘管聚餐時我經常告誡他們,除了美元以外的外幣不要碰。然而,他們眼看著別人炒澳幣、紐西蘭幣或南非幣,賺到一台賓士或出國玩了好幾趟,就會貪心變鬼遮眼的把血汗錢推入火坑,完全沒有鳥我。

結果可想而知,儘管初期偶有小賺吃到甜頭,但因為那些貨幣的基底都太薄弱,很容易被外圍炒作,或是被對沖基金造市,讓價格像大怒神一樣甩轎又往上衝。

老實說,不要說是外行的散戶,恐怕連許多外匯交易員,很多時候也會被甩到頭暈嘔吐,不醒人事,下場當然就是賠錢來贖回正常人生,不用在失眠嘔吐中過日子。

尤其是南非幣,因為南非政治局勢變數太多,而且經常是不按牌理出牌,這十幾年下來,少說坑殺了散戶幾十億元並不為誇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