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打破傳統第3次缺席白宮記者晚宴,不只如此,這一回白宮記者晚宴也自我打破傳統,取消諧星說笑,但,這一改變卻讓人很難笑得出來,而這,也同時反應出美國媒體面臨的重大危機。

剛過去的週末,是我連續第8年出席白宮記者晚宴,這一次,和我所經歷過的前7次晚宴相當不同。

白宮記者晚宴(White House Correspondents’ Dinner),號稱是「書呆子的晚會」(Nerd Prom),因為報導白宮的記者多少以文字維生,顯然是一群書呆子。雖然我們是一群書呆子,但每年也該放鬆一下,和自己報導的對象—美國總統—吃個飯、辦個聯歡晚會。

美國總統和美國媒體的關係向來緊張,但由於美國人還是生性比較幽默一點,因此美國總統也會借著這機會,上台自嘲一下,也順便酸一酸台下的媒體們,於是美國總統一年一度的說笑,就成了晚宴的一大傳統。而另一個傳統是,既然能預料到總統會酸記者們,那麼白宮記者們也必須「反擊」,於是會請一位諧星上台,酸一酸總統。

因為有總統,又有諧星這兩大台柱,讓每年的晚宴是眾星雲集,而我自己也是在2015年時在晚宴中,遇上了還是地產大亨的川普,和他拍照聊天,當時,川普都還沒宣布要參選總統。

但,我萬萬沒料到,這會是目前為止,我最後一次看到川普出席白宮記者晚宴。

眾人皆知,他從上任後就沒出席過白宮記者晚宴,今年已經是第3次缺席,於是晚宴就這麼地缺了一大台柱,但,另一大台柱—諧星還在。

儘管與媒體關係緊張,但去年的晚宴,川普還是「特批」讓白宮發言人桑德斯等官員能夠與會,所以去年一樣是眾星雲集,但是,沒人料到,去年的諧星玩笑竟然開過頭了,竟然把玩笑開到桑德斯的妝容上去了。拿白宮發言人的言行來嘲諷是可以的,但公開攻擊別人長相這事,是過分了。

於是川普是緊抓著這點不放,去年晚會一結束就批評「白宮記者晚宴已死」,今年據說還他特別下令禁止政府官員出席晚宴。晚宴當晚,川普一樣是去了造勢大會,接受支持者歡呼,因為對他來說,這比在晚宴上被酸好太多了,為了表達對晚宴的不滿,這回他還特別請了桑德斯上台。

桑德斯一上台就說:「去年的這個晚上,我在一個不太一樣的場合,沒受到很好的歡迎...」台下頓時爆出一片噓聲,桑德斯作為川普忠實的追隨者,馬上就感謝「老闆」能讓她跟來造勢大會,並且誇了川普一通,最後說了一句:「這真是我的榮幸,謝謝您總統先生,有您領導我們的國家,謝謝您!」台下馬上一片歡呼。

結果,川普對此讚揚竟做出了令人毫無頭緒的回應,讓桑德斯是嚇出一身冷汗。

川普面無表情的走上講台,一開口就說:「這麼多年了,她還是不懂我,她已經變得太受歡迎了,我超嫉妒的,桑德斯,妳被開除了!」聽到川普的招牌口號,台下爆出一片笑聲,然後川普回頭看了一樣桑德斯:「她一定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吧?哈哈!」

川普的這玩笑不太好笑,但,另一頭的白宮記者晚宴也不太好笑。

因為去年的事故,今年的晚宴連另一個台柱都被沒了,因為白宮記者協會是破天荒邀請了歷史學者來取代諧星,這確實是令人耳目一新的行動,而這次的學者切爾諾(Ron Chernow)也試圖講笑話,但是,書呆子講的笑話通常很難笑。

像是他一上台就說:「白宮記者協會主席告訴我,他們試著讓今年的晚宴無聊,我說,這我完全在行!」台下笑聲零零散散,整晚幾乎都是這樣。

由於白宮記者晚宴少了「兩大台柱」,讓今年晚宴真的成了「書呆子晚會」,但,這也不是什麼壞事,特別是切爾諾還引經據典的說明美國總統和媒體間的矛盾,打從喬治華盛頓時代就有了,我從他的「講座」中,還真學到不少美國總統和媒體的歷史,增長見聞。

切爾諾還說,優秀的總統與媒體打交道的方式是要—機智、優雅、有魅力、又坦率,還要有幽默,這我十分同意,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現實是,川普完全不可能會這麼做。

所以我在晚宴現場的感覺,很不幸的,是這有點像是同溫層取暖—美國媒體認為自己沒毛病,有毛病的,是總統川普。

我作為美國總統和美國媒體交惡的一個旁觀者,我的觀察是,川普之所以不怕和美國媒體撕破臉,是因為儘管美國老百姓對總統的很有信心的,雖然不多,大約是4成,但是,美國老百姓對美國媒體的很有信心的卻更少,只有2成,這是根據去年中蓋洛普的一個民調。

也就是,比起不信任總統,美國百姓更不信任媒體。

去年夏天,美國著名的新聞學院、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的新聞評論就以「多數人對美國媒體失去了信任」為題發表文章,指出,美國人對媒體的信任下滑是持續的現象,難以逆轉,特別是共和黨人,10個共和黨人當中竟然有高達9個說:他們不信任媒體。

文章說,當受訪者被問到為什麼他們不信任媒體時,將近一半的人回答,美國媒體報導「不準確」、「有偏見」,還有說是「假新聞」,也就是真有不少人是真的相信川普所說的—不少媒體是假新聞。

這其實也很無奈,因為為了要盈利活下去,美國媒體除了報導新聞,還得要選邊站迎合讀者或觀眾發報導才能讓消費者掏錢買單,這導致美國媒體必須朝兩個方向去,要不支持民主黨,要不支持共和黨,媒體的作用最後不是傳遞信息,而是強化受眾的既有認知,讓大家在同溫層取暖,於是乎,這導致共和黨人看對方的媒體報導自然會覺得是假新聞,反之亦然,雙方互看不順眼,互罵假新聞。

白宮記者晚宴捍衛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固然是好,批評川普針對媒體的行徑也有其道理,但是,這並沒辦法改變美國百姓對美國媒體失去信任的事實,而媒體被百姓視為假新聞,也是川普之所以能和媒體叫板的根本原因。

所以與其抱團取暖,美國媒體該探究的,或許應該是該怎麼才能不被視為是假新聞。

川普缺席晚宴,只剩媒體同溫層取暖...一個白宮記者:第8年出席,這回有點笑不出來
(來源:作者提供)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黃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