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商周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把紀錄片推上戲院。因為一些約定,這紀錄片完整版鎖了5年,趁著這期封面故事<襪子特攻隊10年突圍記>推出,一併開放。

說起來有點尷尬,6年前,我對黑狗兄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他家廁所。

沒錯,是廁所。當時同事寧寧正在彰化做田野調查,希望釐清台灣襪子產業在全球化後重摔的真相,黑狗兄是採訪對象之一。聊著聊著,我想借廁所,走進去,赫然看到馬桶旁的椅子上,有一本當期商業周刊。

雜誌上有水漬,也有翻過的痕跡,還有摺頁,可見主人看得很認真。

一問之下,發現黑狗兄是商周的長期訂戶,他訂了不只自己看,還給上下游供應商輪著看。商周的訂戶以北部居多,中南部本來就少,在社頭鄉的小工廠內,居然有人這麼支持,實在太感動。

當時,他正被美韓FTA、訂單轉移打得很慘,年營收可能只有1、200萬元,還要養一家子,養員工,養機器,居然還擰的出錢來訂商周。我問他,為什麼要訂?

他說,很怕自己整天做襪子,變成井底之蛙,所以要藉著閱讀,理解外面的世界。

看營收,黑狗兄的廠,真的是小,但看老闆的心,卻不小。

那年,我們窩在社頭襪鄉,聽到好多悲慘的故事。有人跳票,有人改行,有人出走,有人從老闆變成工人,有人從工人變成失業者。黑狗兄也因為大單被抽,整間工廠產能停滯,沉默的機器就像成排的紀念碑,令人發慌。

一度,黑狗兄得了憂鬱症,甚至想趁夜到家旁邊的鐵路臥軌,一了百了。

但他在妻子的陪伴下,選擇面對,看醫生,也重新找路。沒有代工訂單可做,又不想拚廉價的夜市襪,對運動有熱情的黑狗兄,想做專業運動襪品牌,但從小代工廠,要轉型做品牌,何其困難。(中間的曲曲折折,請見我們2013年1323期的報導

重點是,他做到了。去年,他的年營收接近1700萬元,回購率達7成。對於每天億來億去的財經記者來說,這沒什麼,但對於曾經跌到1、200萬元,曾經把貿易商當作衣食父母,沒給單就不能活的小廠,這多難得。

躲在廠裡織襪,跟走到人群中解說,經營臉書社群,吸引顧客網路下單,製造與服務,這根本是兩回事。

他自己拚命轉型,同時也默默幫助別人。有次我的同事到花蓮新城國小採訪球隊,無意中看到,為什麼多位小朋友的腳上,都穿著OH9的襪子呢?問過老師,才知道這棒球專業襪,是黑狗兄贊助的。

翻身要有個根本,那就是品質。這幾年,商周有一群後製同事,常團購黑狗兄的襪子,穿過會黏上。我兩個愛運動的女兒,就是忠實支持者,每天我曬衣服晾起織有OH9襪子,心裡就揚起女兒小腳丫被保護著的踏實感。

時間回到6年前。那時,我們選角、報導、拍攝。我們誰也不知道,後來黑狗兄會怎樣。

回頭看,導演照緹、配樂林強、監製琬凌、作者寧寧、攝影阿財,我們都用了一個冬天與一個春天,陪伴、理解、下注,下一個彰化小頭家,在全球化大浪下差點滅頂,他會不會振作、能不能翻身的賭注。

很開心,6年後的今天,黑狗兄的轉型,已有小小成果,帥氣的兒子也願意回來接班,把品牌做得更有聲有色。

上次採訪還身陷生存危機,現已拚出千萬營收...6年社頭襪廠追蹤,看台灣頭家的突圍生存力
「常吵到半夜!」黑狗兄李東林(左)自兒子李庭葳(右)接班後,雖對研發、Logo理念不同,常吵得僵持不下,但父子仍齊心想找走出去的路。 (攝影者.郭涵羚)

我很喜歡看看先前採訪的對象,現在怎麼了,有時喟嘆,有時驚喜。當年拍黑狗兄,一切都在未知中,現在看,更多了些信心。這信心,也是對台灣許多小頭家的信心。

那是巷子裡的生命力,不因渺小而氣短,不因環境驟變而喪志,營收雖比不過上市櫃公司,卻是支持社會一股堅實的力量。

一個多小時的紀錄片,先前是在戲院大螢幕播放,現在放網路,但誰要在手機上看一個多小時沒明星的影片啊?但一個人、一個家、一個產業的奮鬥故事,值不值得一個小時呢?

在我心裡,是值得的。

以下是影片連結。這部片,也為所有在角落打拚的小人物加油。

延伸閱讀:
台灣黑狗兄的全球戰爭
拒絕被K.O.!襪子特攻隊10年突圍記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洪婉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