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最強的華強北(編按:中國深圳的重要電子產品商業地帶,有「中國電子第一街」之稱)師傅,看到 Daisy 也得汗顏。

「她」是蘋果自主研發的最強大 iPhone 拆解機器人,平均18秒就能拆解一台 iPhone。和之前只能拆解特定機型的 Liam 相比,Daisy支援從iPhone 5到iPhone XS系列的15個機型,懂得用視覺識別來辨別型號,拆解前也無須預先分類。

愛範兒團隊親身前往了蘋果位於德克薩斯州的回收材料實驗室,一睹它的真面目。

榨果昔 vs. 切水果,回收講究的是「純度」

大家是否還記得上個月,英國有幾位地質學家把一台 iPhone 4S 扔到攪拌機打成碎片?這看似充滿戲劇性的情景,和現實中的回收情況居然不失相似。

在傳統回收解決方案中,第一步通常是將報廢的電子設備用機器搗破或切碎,分離其中不同零部件,然後通過磁力或空氣分離等多種方式,「過濾」出需回收成分的碎片。

蘋果回收的iPhone都去了哪?「它」18秒就拆一台!蘋果最強拆解機器人揭秘
(來源.愛範兒)

試分離出不同的果肉,成果難免有「雜質」。

鋁的回收率雖然很高,但由於(傳統)回收過程中可能產生污染,導致很多回收材料純度不夠高,無法滿足蘋果產品的要求。

實驗室工作人員對愛範兒團隊介紹道。

與之相比,Daisy 回收 iPhone 的過程則更像是「切水果」,將 iPhone 以組件為單位分離,減少不同部件間相互污染的機率。

Daisy 是一個由多個機械臂組構成的拆解流水線(其中2台還是通過回收上一代拆解機器人 Liam 建造的)。

在流水線開端有個大筐子,裡面堆滿了各種型號的報廢 iPhone,螢幕碎裂得花樣百出,隨著傳送帶被運輸到流水線上。

蘋果回收的iPhone都去了哪?「它」18秒就拆一台!蘋果最強拆解機器人揭秘
(來源.愛範兒)

拆解第一步,夾起iPhone 的Daisy「猶豫」半秒,通過視覺識別辨認手機型號,「拿到」特定裝置前,輕輕一卡,iPhone 屏幕和機身隨之分離,前者被送到回收袋中。

蘋果回收的iPhone都去了哪?「它」18秒就拆一台!蘋果最強拆解機器人揭秘
(來源.愛範兒)

隨後,機身被送到了整個流水線上戲劇效果最強的區域——不僅冒著煙而且還「bam-bam」響的去電池環節。

在不斷追求更薄的路上,一體化智能手機大多用膠貼來固定電池,這對拆解帶來不少挑戰。

利用膠黏固定這一特質,Daisy 會先以氣體對機身進行冷卻化處理,然後「bam-bam」地將冷凍的電池從機身拍落到回收袋子裡。這些電池中所含的鈷,經回收公司處理後,將重新用於蘋果產品電池的製造。

和電池告別了的機身,被送到螺絲清理的環節。據蘋果介紹,這也是 Daisy 和上一代拆解機器人最不同的地方——Daisy 能將機身上的每一顆螺絲都拆出來。

蘋果回收的iPhone都去了哪?「它」18秒就拆一台!蘋果最強拆解機器人揭秘
(來源.愛範兒)

這也意味著,從 iPhone 機殼回收的鋁會因此純度更高,免除了被螺絲污染的可能性。正因為這個升級,新的 MacBook Air 和 Mac Mini 才能首次用上從 iPhone 上回收的鋁,因為它的純度和質量終於能符合蘋果的要求。

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經過上週更新,Daisy 現在支持的 iPhone 機型已經覆蓋了從 iPhone 5 到 XS 系列的機型,拆解前也無須按機型分類。要知道,不同機型的螺絲位置也有所不同,而 Daisy 卻都能搞定。

拆解完螺絲後,只需對機身進行傾斜,原本靠螺絲固定的剩餘零部件紛紛跌落到回收袋中,待分類和進一步處理。其中包括了完整的邏輯主板、音頻組件和震動馬達等組件,可回收多種高純度的稀有金屬。

蘋果回收的iPhone都去了哪?「它」18秒就拆一台!蘋果最強拆解機器人揭秘
(來源.愛範兒)

最後,剩下的機殼也終於離開了流水線,也許未來會作為再生鋁去到你新買的電腦上。

雖然我用了一大段話來介紹整個拆解過程,但 Daisy 的效率實際上非常高,平均每小時可拆解 200 台 iPhone,也就說 18 秒就搞定一台。

1年下來,每組 Daisy 能拆120萬台 iPhone。據官方數據,蘋果去年透過換購方案(Trade In)回收的設備中,將近100萬台被轉交至 Daisy 進行拆解,目前已經完成了1/4。

目前,蘋果一共擁有2組 Daisy 機器人,分別位於美國德州和荷蘭。

截至目前為止,蘋果暫時只為 iPhone 設計了專門的拆解機器人,但其它產品也有移交第三方進行回收。與此同時,蘋果也在針對其它產品和不同實驗室合作,尋找更好的回收方案。

你的智慧型手機,比你想像中沉重

手機雖然小,但它所使用的金屬原料背後卻牽扯了很多資源。

據獨立開採顧問 David Michaud 分析,一台重量為 129g 的 iPhone 6 所包含的金屬,大概需要開採 34kg 礦石才足夠提取。

其中,大部分智能手機都含有少量稀有金屬。以 iPhone 6 為例,它就使用了 0.014g 金、0.66g 錫、0.02g 鎢以及 2.1g 鈷。

鈷作為鋰電池中的重要原材料,不僅是一種不可再生資源,其開採過程也充滿了危險。長期暴露在粉塵環境和有毒的鈷化合物中,礦工容易患上呼吸類疾病,其後代出現天生畸形的機率也很高。

《華盛頓郵報》曾於一篇2016 年的報導中指出,在全球最大的鈷生產國剛果,約有10 萬名礦工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下進行開採,其中更是包括4 萬名童工。

此外,金、錫和鎢這3種被俗稱為「3TG」的金屬,同樣大多出自剛果。事實上,為了鼓勵公司減少使用來自剛果的 3TG 金屬,2010 年推出的《多德-弗蘭克法案》要求公司公開這些金屬材料供應商。

2016 年,蘋果是行業中首家將所有合作冶煉廠信息完整公開的公司,並說服了相關供應商接受定期的外部監督,以篩選合乎要求的合作夥伴,這些信息都包含在每年發布的《環境報告》中。

問題是,雖然蘋果直接購買原料的供應商提出了監督要求,但其零部件供應商下更多第三方承包商,要徹底追溯每克金屬原料的來源還是很困難。

這也是為什麼,Daisy 讓 iPhone 電池中所含的鈷,以及機殼所用的鋁重新回到蘋果產品生產線上,是一件很有意義的成就。

除了以上提及的金屬,蘋果還將銅、玻璃、鋰、紙、塑料等合計14 種材料列為重點回收材料,目標為打造一個完整的循環閉環——只使用循環利用的或可再生的材料來製造產品。

環保,終有一天也能成為好生意?

到了2080 年,地球上最大的金屬來源也許不再位於深深的地底,而是遊走於地球表面,散落分佈於我們的手機和電腦等設備中,如果我們現在沒處理好,很有可能一大部分還將以電子垃圾的方式堆積在某個貧窮的村落裡。

2年前,蘋果首次提出於未來不再從地球上攫取新資源的目標。的確,循環經濟對環境固然是好事,但它能成為一個好生意嗎?

除了以上提及的材料回收工作外,於蘋果而言,讓電子設備使用壽命更長以及提高回收翻新利用率也是循環經濟的一部分。

譬如,前段時間發布的 iOS 12 就讓不少人手上的 iPhone 5s 和 iPhone 6 煥發新生,得以絲滑流暢地體驗新系統。當被問及是否擔心當手機使用壽命延長後,消費者購買新產品的慾望會降低,蘋果環境事務副總裁 Lisa Jackson 則表示:

蘋果致力於打造最好的設備,我們也希望看到用戶重複使用我們的設備,比如給孩子、祖父母,甚至曾祖父母使用。 (至於新產品)顧客永遠需要創新,這也是技術公司存在的意義。

而工業設計,這堪稱蘋果的看家本領,在用在了環保上。以12.9 英尺iPad Pro 的機身為例,蘋果通過優化工藝,讓其所需鋁金屬原料減少了73%,因此,雖然產品銷量在提升,但對原料的需求卻在降低,這也是一種「節流」。

不過,蘋果設立材料回收實驗室,自主研發(一代又一代的)拆解機器人,並對外部回收研究機構進行資助,以尋找更好的解決方案,同樣都是需要資金的投入。

對此,Lisa Jackson 認為創新都是這樣:「在一開始的時候都是非常昂貴的。蘋果這家公司的厲害之處,就在於它會把了不起的創新,變成千百萬人都能消費的起的產品,在環境領域也同樣如此。」

而且,她認為從長遠來看,讓回收材料的質量得到保證,這是對公司收益有好處的。隨著時間推移,Lisa Jackson 希望有更多有遠見的供應商都能成為循環過程的一部分,真正地將線性經濟變成循環經濟。

再者,隨著消費者對環境保護意識的增加,讓「環保」成為一種潮流也不無可能。

多年前倡導消費者減少使用一次性塑料袋,自帶可重複使用的「I am not a plastic bag」環保袋就紅到滿大街都是翻版,而現在飲料公司各種設計師聯名「可重複使用飲水瓶」也成為搶購的對象。

如果哪天蘋果推出一款用回收材料做的特別版「綠色」iPhone,那是否又會讓你心動?

*本文由「愛範兒」授權轉載,原文:蘋果給 iPhone 造了台機器人,我們去德州工廠參觀了下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黃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