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產業的生產與人們的消費現狀至今遇到那些挑戰,與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12 「負責任的生產與消費」背道而馳,面臨再沒人可無關緊要的產業巨變,無論是因應全球投資人及股東要求企業的ESG表現、或有意識的新一代消費勢力興起、產業供應鏈整併尋求供貨效率等,時尚產業能否能持續下去?
著眼全球與台灣企業案例,在創新及永續影響力商業模式中找到改變契機,共同讓消費者與時尚品牌有積極行動及作為。

「時尚」一詞形容正在流行的服飾、裝飾或一件走在前頭的思維或行為。流行的服飾應該是走在前面的,設計師發揮創意,設計一件件單品,希望讓穿上的消費者與自己的品牌都是引領風潮佼佼者。

遺憾地,時尚產業卻失了引領角色,每年生產800億件物品並且不斷增長, 預計未來幾年人均服裝消費量將增加,進一步加劇對環境及社會影響。 中產階級增長較快的發展中國家的消費增長率將大幅提高,時裝業生產與消費行為,成為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行業之一。

雖然消費主義和人們擁有時尚的那一件衣服的人性慾望不會輕易消失,但時尚生產過程中對自然環境資源造成衝擊的認知也持續升高,這就是改變的動力;不再追求短暫的擁有。

問題實在大:環境(水資源、化學品污染、垃圾處理)與社會 (勞工剝削)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所製作的紀錄短片 -「快時尚的真實成本」 (The true cost of fast fashion) 談到關鍵的挑戰和行動:消費者買衣服的量與穿上那些買的衣服不成比例,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當成垃圾處理掉,衣服回收廠發覺衣服質量下降無法進行有品質的回收,而無法回收的衣物大量進入垃圾掩埋場或焚化爐。

過多的時尚垃圾造成環境污染,還有供應鏈勞工權益問題。

為紀念2013年在孟加拉薩瓦區的Rana 商場倒塌,內含多間紡織工廠,造成 1,130人死亡,近 2,600人受傷,這是現代紡織業史無前例的噩耗。有鑑於此,將每年的4月24日訂為「時尚革命日(Fashion Revolution Day)」,希望藉此喚起大眾對於時尚背後付出的代價有所意識,並謹記每一個以時尚工業之名所造成的傷害。

解方是什麼?

根據《紡織月刊》報導,時尚產業永續性的舉措包括有:鼓勵減少消費、轉向更為友善環境的生產、回收二手布料,甚至提供租借與維修服務的新商業模式。然而,最大的影響無疑是要全面朝「循環(circular)或零廢棄物(no-waste)」經濟發展,改變成衣的設計和生產,及運輸、購買、使用和回收再利用的方式,將原材料循環再利用、摒棄浪費,並減少寶貴資源的使用。

時尚產業如何尋求永續的增長商業模式?在高端設計師的品牌時尚市場,有類似「共享衣櫥」(Rent the Runway) 這樣的零售商,正將時尚的所有權範式轉變為共享經濟,以循環經濟的商業模式活化他們的企業使命宣言「 我們希望你少買東西」,更成就了600萬客戶、1億美元的營業額。

也有像Patagonia這樣的知名戶外運動休閒的品牌,正在倡議反消費主義和消費者減少購買的需求。 他們知名的訴求-在2011年黑色星期五在紐約時報買下整版廣告「不要買這件夾克」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他們的理念「買一次、買得好、修補服裝」與快時尚相違背,卻讓他們在2008~2014年間獲利成長了3倍,超過10億美元的營業額。

《TVBS新聞》也報導,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之一的「負責任的生產與消費」,希望從生產效率和消費模式的改變,達到地球資源永續使用。其中,日本25家企業組成「乾淨羽絨回收集團」,也包含Patagonia ,希望透過回收羽絨,讓羽毛製品可循環永續使用。

平價快時尚品牌的改變

H&M集團等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以共同推動Global Fashion Agenda的形式,號召更多品牌或設計師加入這場改革活動。共有64家全球各大知名服裝品牌如Adidas、Hugo Boss等品牌承諾:「舉凡服裝、鞋子或配件的製造,都需符合環境保護永續原則,將在2020年前,以產品設計方式增加商品的可回收並再利用性、提升舊衣回收後再製成新商品銷售的數量,及增加利用舊衣製成再生布料的服裝商品比例。」

台灣的紡織業者雖多為各大品牌的代工或其供應鏈,因近年受創新、精益生產能力及環保意識製造,將供應鏈整併 (如Nike的供應商劃分6個等級Gold、Silver、Bronze、Yellow、Red 及 No Rating,越低層級的供應商越可能被淘汰)等因素,大廠可能因此受惠,但有更多中小型紡織廠飽受衝擊。

時尚設計師Stealla McCartney簽署聯合國時尚產業氣候行動憲章 (United Nations fashion industry charter for climate action),她希望該章程不僅能「敲響一些警鐘」,更為永續時尚制定商業案例,為集體行動開闢道路,使低碳的生產方法擴大,提高循環經濟可行性。

身為時尚消費者的我們,能做什麼?

有些設計師表示,對消費者而言,「快時尚」能維持消費者的基本需求,也是一條讓大眾快速接觸到時尚的途徑,但消費者會漸漸開始反思、自覺,畢竟如果瞭解許多「快時尚」品牌,有些會因為控管供應鏈不當,銷售超過法定標準、含鉛過量的衣服、鞋子等,衣物染料、化學藥劑可能影響神經、免疫系統發展,還促進肥胖。

這都是追求快速的產業下,容易衍生的問題。

那麼消費者更有機會維護自己的權益。在此同時,消費者會意識「慢消費」,加倍愛惜身邊的每一件衣物,轉而追求更有故事內涵、更有環境及社會使命意義的設計師品牌。

一位美國部落客Gold Zipper曾進行了一場名為「一件洋裝連續穿30天」的實驗計畫,時尚,對Maria來說,是透過衣著,表現自己、展現個人特質,然而,個人的風格不需建築在環境的破壞與勞工的剝削上。

台灣時尚革命日的主辦,同時是B型企業的「繭裹子」(Twine)創辦人楊士翔則認為:「因為參與公平貿易,繭裹子也把英國發起的全球「時尚革命」(Fashion Revolution)帶進台灣,鼓勵消費者有意識的消費,進而去減少大量的成衣製造。

要走向第一步不容易,幸運的是,許多時尚好品牌已經在這條與消費者站在一起,共同努力。例如:綠藤生機「綠色生活21天」的體驗活動,幫助許多人瞭解改變消費行為是需要時間的,所以每一天做一點,變成習慣就不再是一件困難的事。

從環境友善、社區發展影響力,看見企業創新的思維、不僅解決環境與社會問題,也深受投資人及消費者青睞,以下這些品牌案例,都是希望向全球主流時尚產業證明,堅強的商業實力來自「對世界最好」。

「穿上像鳥飛翔一樣的鞋子」
Allbirds 用甘蔗纖維羊毛製鞋 吸引主流投資人目光

Allbirds的兩位創辦人為Joey Zwillinger及Tim Brown。Zwillinger擁有在舊金山生物技術公司擔任工業工程師的業務背景,而Brown則是一位在前紐西蘭職業足球運動員,結合工業工程對材料科技、製造流程及運動使用者的瞭解,兩人團隊證明了他們的創業是相當具有影響力的。

這一家新創公司,想要將買鞋變得更簡單,並勇敢挑戰國際大廠,Allbirds不只成功打響品牌知名度,讓資本市場買單。在2018年10月初,Allbirds宣布獲得5000萬美元的融資,讓公司市值一舉突破10億美元。事實上,2017年Allbirds 得到1750萬美元融資時,市值不過3.7億美元,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已成為估計市值14億美元的公司。

品牌存在的核心

在高盛投資銀行舉辦的一場活動中,Zwillinger說明關注品牌的永續發展核心:「我認為不同的是:Allbirds沒有所謂的額外的企業社會責任CSR ,我們的產品先必須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永續性,之後再去找出在營運上的限制,如材料或製造過程、供應商等細節,而這些營運的過程設計需要大量的社會與環境創新的想像力。這才是Allbirds存在的價值。」

「若只有打著永續及天然材料的口號並不會讓人們持續地買單,消費者只會被那些使他們舒服的良好產品吸引。品牌若希望持續的獲利,就必須從使消費者感覺良好的產品設計或使用體驗出發,為他們提供可持續的商品及服務,這才是企業的社會責任之所在。」
Tim Brown, Allbirds 創辦人

揭開時尚背後真正的代價!用甘蔗製鞋、堅持負碳排,看這家公司如何威脅Nike和Adidas
Allbirds正在申請中的專利包裝是結合鞋盒和運送盒二合一 ,比其他傳統電商鞋的包材少40%。(圖取自Allbirds臉書www.facebook.com/weareallbirds)

翻轉產業的企圖

在富比士(Forbes)的專文訪問中,Zwillinger提到:「雖然剛開始沒能獲得休閒運動鞋產業內投資者贊成票,但消費者對我們產品支持從一開始就如雪片般湧入。這是因為我們不是行業內的人,所以提出最「蠢」的問題,卻能解決消費者痛點並給出最佳解方; 而不是接受「這就是它一直以來的方式」。

「我們的創業不僅僅看到一個好的商業利益機會,並在如何獲取材料和思考永續設計上,做到能翻轉整個產業的偉大使命。 實在該謝謝那些起初反對我們的人,給了我們3個基本設計核心目標。」

(1)消費者穿上一定要很舒適
(2)利用永續材料來創造舒適的產品
(3)只留下能很好地發揮功能的美麗設計

Zwillinger表示:「我們用原生聚酯纖維製作鞋帶,但一直在爭取用回收聚酯纖維(Recycled Polyester)製作鞋帶。最後經過努力,我們找到了能支持我們規模的供應商,但報價是我們原先鞋帶的3倍價格。不論從成本或消費者的角度來看,都沒有明顯的好處,但回收聚酯纖維的鞋帶能實現我們在舒適、簡化和永續的3個產品開發核心目標。」

「事後證明我們不僅提高整體產品的可持續性,增加了公司的收入,因為我們突破業界的作法,為消費者提供適合他們風格的搭配鞋帶。」

揭開時尚背後真正的代價!用甘蔗製鞋、堅持負碳排,看這家公司如何威脅Nike和Adidas
圖取自Allbirds臉書

知名時尚媒體Fashionista.com報導,Allbirds 選用的物料都很天然,特別是開發了一款採用甘蔗製造的鞋底的複合材料SweetFoam,取代傳統鞋子的橡膠、塑料等原料,因為這些都會汙染環境、破壞雨林與生態。

根據彭博(Bloomberg)新聞報導, Allbirds創立2年內佳評如潮,銷售超過100萬雙。Allbirds羊毛運動鞋號稱「全球最舒適」運動鞋, 標榜不需要穿襪子,穿起來就很舒適。加上洗滌很方便,可冷水手洗,也可直接將鞋放進洗衣機。Allbirds不只是將具有「高碳排」的產品轉變為「負碳排」產品,更希望與其他行業合作來降低原物料的生產成本,最終讓產業與消費者能雙贏。

因為舒適、環保和方便等特點吸引了像科技界如Google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及創投圈,名人如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和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等多位好萊塢明星目光,李奧納多同時是Allbirds投資者之一。

根據CNBC報導,訪問Allbirds創辦人Brown 有關翻轉休閒運動鞋產業的使命,他表示:「 我們真心希望有人能夠「仿效」我們使用永續材料及產品外觀設計的作法,雖然還沒有其他的品牌這麼做,但我們希望很快地這一天會來到,這將會使我們非常快樂。」

市調NPD集團對Allbirds的評論,他們懷疑Allbirds會達到如Nike, Adidas的規模,並認為Allbirds需要更多產品線來保持競爭優勢,透過「永續就是降低不必要的成本」的影響力商業模式,成為其他休閒運動鞋大哥們的典範。

根據計畫,Allbirds在2019年分別在上海、廣州、北京、成都開4家門市,天貓旗艦店和中國官網已在4月同步上線。

揭開時尚背後真正的代價!用甘蔗製鞋、堅持負碳排,看這家公司如何威脅Nike和Adidas
Allbirds 芝加哥的實體店面,將鞋盒從倉庫解放重見日光不僅成為店內裝飾,更重要的幫助銷售店員快速的協助客戶試鞋,增加客戶體驗。圖取自Allbirds臉書

持續改變

最後,在富比士(Forbes)的報導中,Allbirds創辦人Zwillinger談到對未來展望:「我完全認同我們是一家共益公司(Benefit Corparation)和認證的B型企業(Certified B Corp) ,並為此感到自豪。因為我認為人們,尤其是年輕的世代,他們認為商業是真正改變的關鍵。如果企業只是從盈利的角度,來爭取財報上的底線,那麼就會錯過那真正有價值的,也就是說,這是個消費者要求企業有所作為的時代,失去消費者支持的企業,那企業還能永續獲利嗎? 」

他鼓勵更多企業加入B型企業運動,讓更多人知道他們為何如此出色,一起成為「對世界最好」的企業。

「在時尚供應鏈中,踢除那些現代奴隸!」
英國知名母嬰時尚品牌 JoJo Maman Bébé 與「B型企業」同業的共同呼籲

揭開時尚背後真正的代價!用甘蔗製鞋、堅持負碳排,看這家公司如何威脅Nike和Adidas
圖取自JoJo Maman Bébé臉書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的報導,全世界有超過4千萬人是活在現代的奴隸。

為了解決這些現況,商業的供應鏈中必須防止強迫勞動、人口販運和童工奴役。 由於全球生產過程有眾多層次,這顯然是一個真正的挑戰。

認證的B型企業須符合高度驗證的社會和環境績效、當責、透明度企業,但時裝行業佔英國認證B型企業的總數不到3%,英國時裝產業為何不能通過社會及環境的績效標準呢?他們在供應鏈上面臨的挑戰是什麼? 如何確保其公開透明呢?

為了發掘時尚產業在提高供應鏈之透明度所面臨的挑戰,英國B型企業一起舉辦了討論會,探討現代奴隸制法案,並解釋立法對英國及其他地區道德商業實踐的影響,也觀看了參與者電影公司(Participant Media)的紀錄片預告《拯救童工》(The Prince of Free),看到了印度的反童工鬥士,曾救出逾85,000名童工,也是201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一的沙提雅提(Kailash Satyarthi)為終止童工做出的勇敢和有效努力。

英國B型企業知名母嬰品牌JoJo Maman Bébé 和戶外服飾品牌Finisterre的創始人及時裝設計師、多個時尚企業主一同討論時尚業的現況。討論中強調解決服裝行業供應商之工人公平待遇,現況面臨2個主要挑戰:分包和有競爭力的定價。

英國知名的母嬰品牌 JoJo Maman Bébé創辦人Laura Tenison分享:「與供應商建立長期且緊密的合作關係是好的策略,能提供道德和誠實的就業機會。對於價格壓力,她建議品牌削減購買代理商的費用並直接與供應商合作, 如果公司要深入到供應鏈的下幾層,也建議向符合特定認證的供應商,如有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etter Cotton Initiative)認證的供應商採購。」

其中一個B型企業則說:「如果你是一家大型時裝企業的採購,你就會不斷地在價格上擠壓你的供應商。 大多數大型時尚品牌,特別是那些上市的品牌的唯一目標就是獲利,除了獲利之外的事,一律不在他們的考量範圍內。」

「在一次性(穿了即可丟棄)的服裝市場中,價格競爭激烈。 對於許多供應商而言,這些大型品牌所簽訂的大合同,就是他們能否生存的關鍵。無能為力的供應商將接受不斷下降的價格,並想盡辦法來完成這項工作,他們更努力地擠壓工人,找到更便宜的材料來源或將縫紉工作分包給低成本、未經稽查的工廠,導致透明度隨著質量而下降。 」

「即使是最優秀的大型時尚品牌也承認,他們最多只知道多達7層供應鏈中的2層。時尚供應鏈是漫長且陰暗的。」

英國B型企業的時尚產業創辦人或高階主管們在此次的分享討論中,一致同意並達成共識,管理供應商需要落實的工作計畫安排、定期的實地訪問,以及開始解決問題的深度承諾,才能讓那些在生產的各個階段勞工權益,受到相當程度的保障。

其他公司可能也在努力解決類似問題,更多企業需承諾公開透明、負起社會責任、為所有工人爭取公平,在創新及永續影響力商業模式中找到改變契機,一起成為「對世界最好」的企業。

原文出處:B the Change

活動預告:2019 時尚大革命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黃雅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