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向18世紀日內瓦高級的初衷和靈韻致敬,江詩丹頓滿足狂熱者不斷增長的需要,從終極的繁複到詩意的故事表達,從核心秒針到計時功能,260年來立足高級腕錶業界,以創新重繹經典藝術與奇蹟。

創始於1755年的鐘錶製造商,打造永恆不朽的傑作

江詩丹頓閣樓工匠(Atelier Cabinotiers)的傳奇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早在中世紀時期的日內瓦,金匠、銀匠和珠寶工藝師的精美作品受到歐洲皇室的青睞,使這個城市成為皇家欽點的工藝之都,爾後,雕刻師與琺瑯師才紛紛建立起自己的行業協會,使製錶師、鑽石切割師、雕刻師等專業工匠湧入日內瓦Saint-Gervais,這座古城也是法語片【雪山上的孩子】的拍攝場景,在數百年前的輝煌年代,工匠們將工作室建於閣樓,即便處在幽暗、狹窄、擁擠的巷弄也能直接引入陽光,你彷彿還能想像眼前迷人的一絲金色光線從圓形、狹小玻璃窗戶直射在桌上的零件設備,製錶師暫時放下手邊工作愜意地抽煙斗,那時錶還沒走動起來,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但從他們手裡誕生的作品早已贏得響亮的聲譽,在幾世紀的歲月巨輪中軋出日內瓦生活的藝術印記。

創始於1755年的鐘錶製造商,打造永恆不朽的傑作

璀璨百年,日內瓦的代名詞

在漫長的藝術史中,雙手一直是工藝大師們最美麗的工具,指間的一舉一動蘊藏著巨大的能量,江詩丹頓從學徒到大師的漫長學習過程,都深藏在這些閣樓歷史,表現在巧奪天工的傑作,其中,更蘊有瀕臨失傳的工藝,在江詩丹頓製錶大師間默默傳承。

其中最該被關注的是琺瑯工藝,金雕工藝目前還有一些製錶學校在教授,但由於市場不景氣,約半世紀前,教授琺瑯工藝的學校都歇業了,後來出現私人製錶品牌工坊如江詩丹頓來保護它。如今,只有在工坊裡才可學習到琺瑯工藝,也加深江詩丹頓訂製鐘錶的稀罕度。

江詩丹頓保存人類工藝智慧的精神不遺餘力,曾找到隱居法國、具備超高古法金雕工藝的名匠,費時四個月完成獨一無二的「閣樓工匠」天文座鐘,自動閉合的八個金屬蓮花花瓣與隱藏其中的藍寶石關節小球,展現師法自動人偶 (android automaton) 製作的古老技藝;也曾以大明火灰色琺瑯彩繪的傳統工藝,在直徑40毫米錶盤上重現竇加芭蕾舞伶的曼妙舞姿。江詩丹頓旗下的珠寶鑲嵌大師亦多才多藝,以爪鑲鑲嵌的長方形切割鑽石陣列,賦予了時間永恆之美,在腕錶之外更是華麗的頂級珠寶設計。

創始於1755年的鐘錶製造商,打造永恆不朽的傑作

守護閣樓經典,展望下一個世紀

對每個細節均賦予最高度的關注,對新領域亦抱著不斷探索的好奇心,不論在錶款設計、鑲嵌工藝、還是機芯工藝上,都完美得無可挑剔,僅以260年的歷史為榮,更致力於傳承歷史文化遺產,並從中汲取創新的靈感,也是它立足於高級腕錶業界原因之一;品牌之所以領導百年經典地位,也源自無時無刻追求卓越,是閣樓工匠日夜遵循的準則,為一項長期的使命,從1755年誕生的所有腕錶皆被賦予修復承諾,小心翼翼保存所有古老與現代零件,從外觀的簡潔到高複雜功能:萬年曆、計時功能、月相、跳時、陀飛輪及三問報時等最精緻的製錶藝術,皆可世代流傳。

江詩丹頓遵循製造卓越鐘錶所必須符合的嚴苛條件,以1901年獲得「日內瓦印記」認證為基礎,是鐘錶原產地、耐用性、精確度、獨特工藝與專業技術的保證,追求完美的精神,使品牌成為了日內瓦優良製錶傳統的最佳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