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陸「996 」工作制話題持續在各行各業燃繞。「從早9點工作到晚9點,每週工作6天」,這一工作制正遭遇以大陸程式師(程式設計師)為代表的一場聲勢浩大的反彈和抵制,引發了全社會的大討論。

中新社報導,在這場大討論中,微信朋友圈支持「996」的往往是老闆們,他們一邊說不會強制員工「996」,一邊端出心靈雞湯:「996是巨大的福氣、幸福是奮鬥出來的」,「每個人都必須有拚搏精神」。

互聯網大佬支持996

支持「996」工作制者不乏互聯網大佬,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最近三次談到「996」,馬雲堅持向奮鬥者致敬,「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怎麼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其拋出「996福氣論」引來不少罵聲。

京東CEO劉強東也拋出「兄弟論」,「稱京東永遠不會強制員工995或者996,但每一個京東人都必須具備拚搏精神,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反對「996」的人多為普通員工,吐槽「工作996,生病ICU」、「996加班公司黑名單」、「996有多苦」的話題輪番登上微博熱搜。

有人抱怨完,但在「不加班就走人」的壓力下不得不繼續「996」;也有人無法接受「996」,選擇逃離。「寧可不婚不育不買房,也不要拿命換錢」的低欲望人群正在悄然而生。

網路程式設計師是重災區

大陸的程式師是「996工作制」的重災區。程式師加班有多恐怖?在北京當了8年程式師的80後劉力深有體會。「程式師何止是996,簡直是007,隨時隨地需要加班,我去哪兒都得背著電腦」。

「剛認識我老婆的時候,兩人去逛街,半路領導打了個電話,然後我不得不回去加班,把她一個人扔在商場裡,一段姻緣險些就此斷送」。劉力說,為了不再發生這種事兒,就專門買了個小電腦,走到哪裡都背著,隨時開工。

但也有不少人表示,「996」工作制雖然辛苦,只要錢給到位,還是願意接受的。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沒有「加班費,只有心靈雞湯的996」。

1995年出生的吳希是一名設計師,最近剛換了工作,之前工作就是「996」,月薪8000元,不過要達到全勤績效才能拿到全額工資。

他說,每天要7點起床,10點鐘到家。睡覺?忙的時候兩點能睡覺就算早的了,累到受不了。單位安排的工作量考核逼著你「自願」去加班,加班費就別想了,而且如果完不成工作量,績效工資就沒有了。

幹了半年之後,吳希直接裸辭,回貴陽老家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工資只有5k,也就夠生活,但是我很開心」。

低欲望 不拚不婚不育正在蔓延

日前,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李春玲公開談到,從社會學看,「996」在日本很失敗,拚命工作拚命賺錢的「過勞日本」和今天的「低欲望日本」密切相關。年輕人看到父輩那麼拚命卻老來如此,索性選低欲望,選擇不拚不婚不育。

而這種場景似乎也在中國的年輕人中上演。「我不要買大房子,不買車,也不要吃美食,不結婚,不生孩子。工作輕鬆簡單工資低,只是為了簡單的一日三餐」。

「再大的物欲,人還是得先活著,加班加到心跳加速、心態崩了的時候,錢扔面前都不想要,只想休息」。「真到了這一步,不就把人都逼成低欲望人群了嗎?差別就是,有些人先撈一桶金,再做低欲望人群,有些人乾脆直接做個低欲望人群」。

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耐人尋味的是,五一國際勞動節馬上來臨,這個節日正是為爭取8小時工作制而來,此時中國社會卻掀起「996」討論,令人有時光錯亂之感。

回顧中國的工時制度,上世紀80年代,中國人一周工作6天,只有星期天才能休息,但這一天反而要做很多事,「戰鬥的星期天,疲勞的星期一」是當時的流行說法。

到1995年,「雙休日」出現,中國正式實行5天工作制,即每天工作8小時,每週工作40小時。但雙休日制度實施20多年後的今天,「996」工作制的流行讓人恍惚有種「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覺。

令人憂慮的是,「996」工作制似乎有著從互聯網企業向各個行業蔓延的趨勢。很多人擔心,如果「996」成為一個行業的潛規則甚至明規則,個人除了跨界外就難逃加班的命運,就這樣裹挾著淪為「過勞一代」。

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蘇海南一語道破表示,之所以現在部分企業推行「996」,主要還是因為行業競爭壓力大,想以此提高效率並降低人工成本,但「996」工作制明顯違法勞動法。

※本文由《聯合新聞網》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郭台銘概念股」A、H股飆漲 選總統呼聲高
聖母院火劫是報應? 百年前一把火 這國笑到瘋
陸學者批韓「經濟靠大陸、安全靠美國」難以持久
高雄鳳梨熱銷 上架大陸電商1個月大賣67公噸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