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月,中國兩會期間,百度創辦人李彥宏,曾以中國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提案,建議習近平成立「中國大腦」計畫,全面提升中國運用大數據及人工智慧的能力,特別是人工智慧實力的奠定,李彥宏認為,人工智慧的商業應用廣泛而深遠,會帶動一系列產業發展,催生新技術的不斷創新,進一步推進智慧人機交互、自動駕駛、智慧醫療診斷、智慧無人機、機器人技術等相關領域和產業的快速推廣和普及。這些產業或領域的新技術發展都是以人工智慧為核心,也是「中國大腦」計畫得以落實,實現科技強國的「中國夢」。

四月份,在中國政府籌畫的年度博鰲論壇中,李彥宏也負責主持了一場有關未來科技的討論,並請到重量級的貴賓: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及Tesla的創辦人、矽谷當紅炸子雞馬斯克(Elon Musk)與會。人工智慧,自然成為老、中、青三人的談話焦點。不過,在問到是否應該以國家力量,扶持「中國大腦」計畫時,蓋茲及馬斯克,都紛紛打臉李彥宏,表達反對立場。馬斯克特地把這段影片,放在個人YouTube的頻道中,商業周刊數位內容編輯部,節錄中間精采討論「中國大腦」部份如下:

21:40
李彥宏問:美國政府,特別是軍方,在高科技發展上,扮演重要角色,例如:登月的阿波羅計畫,這項計畫讓電腦晶片發展,也扶植後來的矽谷公司,如:英特爾及ARPANET(美國高等研究計劃署網路)的網路計畫,上個月,在中國政協會議上,我也公開呼籲,中國應該成立「中國大腦」計畫,希望能藉此奠定中國人工智慧基礎,兩位能對這計畫有一些建議嗎?

23:15
蓋茲:中國要投入基礎研究,當然非常好,不管是電腦、醫藥,這會對全球發展有幫助,但
國家介入創新事業的時候,必須很小心,例如,日本政府曾經推動一個Fifth Generation Project,結果完全弄錯了方向。在1980年代,美國總是認為: 日本超越我們了,他們在製造上超越美國了,他們政府在執行計畫時,比美國好太多,他們在高畫質電視技術上,比美國強。

現在來看,其實對美國來說,那是一段還不錯的時期,大家都變得謙虛,大家開始在這個分散、沒有中心的系統裡面,找尋下一個機會,也就是在1980年代這個時期,奠定了美國下一個發展的基礎,包括:個人電腦、網際網路。

這些創新的產生都在一個分散的體系,由一些大學資助才能進行,暫且略過曼哈頓計畫不看,因為那是為了一個特定的目的,美國個人電腦科技的進程,是由不同的面向及管道貢獻而成,例如:DARPA Driving Challenge,現在他們又發展出來很酷的DARPA Robotics Chanllenge等計劃。我會建議(中國),不要學日本的做法,看看美國的模式,為何再過了十幾年之後,能把最優秀的想法實現出來。

Musk: 我非常同意蓋茲說的,我覺得,塑造一個環境,讓創意能夠在其中蘊釀、發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讓達爾文優勝劣敗的淘汰機制能夠發揮,我不建議,政府選定一個特定的技術或科技,認為這個科技在日後會勝出,因為這個選擇可能是錯的,應該讓事情自然演化,但如果政府支持創新發展,特別失敗成本是非常低的,政府應該塑造一個失敗代價不高的創新環境,這是矽谷之所以成功的重要關鍵,有許多成功的公司,其實在之前經歷很多失敗,但他們都能很快又重組人才,結合其他公司的資源,再次進行創新,矽谷就這樣不斷再利用資源,自我提升,這是非常重要的關鍵,假如只是宣示說要支持某一項技術或創新,但不知道如何做到,沒有地圖,就很可能會失敗,但若這個環境,能允許錯誤的發生。

蓋茲:PayPal是你的第一間公司嗎?

Musk:有,我在創立PayPal之前就有一家公司Zip2,那是在PayPal之前。

蓋茲:主持人你呢?百度之前,你有創立公司?

李彥宏:沒有耶,但我有一些想法,但沒有想要創立公司或是經營自己的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