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正面臨內憂外患。內憂,MERS疫情擴大,郵輪大舉逃離仁川港,首爾的明洞購物區,幾乎成了空城,再多折扣也吸引不了顧客。今年的經濟成長率,恐因MERS重摔。外患,經濟依賴中國。中國成長減速重創韓國出口,連續5個月衰退。

陸客不來消費,迫使央行降息救經濟

至今年第一季為止,韓國已連續4季經濟成長率不到1%,在MERS疫情爆發下,第二季也不容樂觀;長期來看,韓國出口持續衰退,更讓韓國政府芒刺在背。

而這些內憂與外患,共同原因都出自韓國的「中國病」。韓國經濟不分內、外,不分質、量、產業,都受到中國影響。

2014年,訪韓的中國遊客人數達6百萬,占外國遊客比率43%,是最大遊客來源;不只人多,消費實力也驚人,去年中國旅客在韓國消費金額為新台幣4200億元,比三大財閥三星、LG、現代汽車今年第一季的淨利總和,還高出一倍。也因此,MERS讓中國客訪韓銳減,成為韓國央行出手降息的關鍵。

中國電商、保險,砸錢入股韓國品牌

中國是韓國最大出口市場,出口依存度(出口占GDP比重)約16%,高於台灣、日本、東協等國。韓國貿易出超近6成來自中國,顯見經濟依賴之深。

中韓自由貿易協定(FTA)正式簽署的第二天,中國電商「聚美優品」執行長陳歐前往韓國,找上韓國化妝品三大品牌旗下之一的It's Skin,他在微博上表示「聊得開心,就幾千萬美元直接入股了。」

另一家中國集團網易旗下的電商「考拉海購」,收購一線韓國化妝品品牌已超過20個。不久前中國的安邦保險,以近10億美元代價,收購韓國保險公司東洋生命超過六成股權,這是中資首次進入韓國保險市場,東洋生命股價和年初相比已上漲四成。

更令人驚奇的是,韓國度假勝地濟州島,有近6成土地已被中國買家收購,其面積超過有「韓國華爾街」之稱的首爾汝矣島四倍。如今,輿論已將濟州島稱為「中國島」。

大財閥,太依賴中國

從現況來看,很容易得出「韓國過度依賴中國」這個結論,但這並非問題根源。1960年代開始,確立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形態,正是韓國得以實現「漢江奇蹟」的關鍵。

事實上在1980年代,韓國對美國出口比重達40%,到1990年代韓國對美、日的出口比重,也分別達30%及20%。韓國只不過是從過去的依賴美、日,轉變為如今依賴中國而已。

財閥對韓國的出口舉足輕重,它在中國市場表現不佳,也連帶影響韓國經濟,這才是出口依賴中國的根源。

2014年,三星全球營收衰退一成,是9年來首度下滑,關鍵之一,就是其中國市場營收衰退超過17%。三星來自中國的營收,占其總營收近兩成,甚至還高於在韓國本土的營收。

像三星這樣的大財閥,業務集中在少數幾個領域,當它在中國市場這幾個少數領域吃敗仗,營收下滑就拖累整個經濟。

扶植特定財團種苦果,現又干預分配

韓國的大財閥,不是市場運作的結果,而是過去政府以補貼與優惠貸款扶植起來的。如今韓國政府左手對他人抽血輸送給財閥,右手再從財閥身上抽血輸送給別人,移來移去都不脫韓國政府有形之手的操縱。

在政府干預經濟的邊際效益已逐漸遞減下,韓國政府減少對資源的操縱,以讓更多中小企業崛起,乃是唯一可行之道。韓國經濟的前景,就要看它能在這條擺脫有形之手干預的道路上,最後能走多遠了。

※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440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