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長者的「吐苦水」沒有任何重點和創見,最好將之視為宣洩內心不滿的「排泄物」。我學生時代有個學長老是為別人的詆毀和自己的境遇而咳聲嘆氣,那人似乎嚮往成為漫畫家,可是他自己不去畫漫畫,還經常對著正在當漫畫家助手,一天到晚幫忙跑腿的我抱怨:「 你真好命,不像我......」他的抱怨根本是「浪費人生」,既無聊又毫無助益,聽他「發洩不滿」,我總覺得自己是在浪費時間。

或許有人會說「 聽聽長輩的抱怨也是晚輩的工作項目之一」、「 抱怨中也有值得學習的部分」、「 沒差啦,就讓對方嘮叨個夠啊」。

但我希望這些人能好好想想。

當長輩抓著無法反抗逃脫的晚輩,單方面宣洩個人生活的不滿時,是否有想過,曾經是「 晚輩時期的自己」會如何看待這一切呢?年輕人會想反覆聽這些對生活或夢想毫無助益的「排泄物」嗎?「 宣洩個人心中不滿」或許有其必要性,畢竟,把一切獨自悶在心底裡確實傷神。不過想這麼做,至少也該找同輩或長輩去抱怨吧。如果對方願意承受的話,去找家人或戀人傾訴也無妨。但千萬不要讓無法拒絕或反抗的年輕人去承擔你的「抱怨」。

「父母的埋怨」毀滅了孩子的人生

即使是一家人,父母也最好避免一再向孩子發牢騷。「 沒辦法,我們當爸媽的也很辛苦啊。」這種事誰都知道,可是孩子是無辜的,他們無處可逃。而且在抱怨的「負能量」中成長,孩子也會習慣從「負面的角度」去看待社會和他人。一種父母總說:「 今天認識了很棒的人,好開心喔!」另外一種父母總說:「 煩死了,老是遇見爛人。」試問,哪一種父母養大的孩子能夠活出快樂的人生呢?

世上總有「 好人」與「 討厭的人」存在,但問題在於父母選擇去談論何者。孩子也常以父母的言論為基準,去理解評斷家門外有什麼樣的人,社會上又充斥著什麼樣的氛圍。如果成長過程中,孩子老是聽到「 全世界的人都很討厭」,即使日後真的遇見了好人,也難免會心生懷疑,認為對方「 不可能是好人」。父母的抱怨會讓孩子習慣「 從黑暗面看待事物」。

電影《 美麗人生》(Life is Beautiful)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劇中的父子雖然被納粹所捕獲,身陷絕望的牢獄之中,但父親仍安慰孩子「這只是一場遊戲」。他直到最後一刻都未曾對孩子吐過苦水,反而把一切希望都賭在活下去的可能性上。抱怨不僅是「內心不滿的宣洩」,更可能成為令聽者不幸的「毒害」,這點請務必謹記在心。

假使忍不住想在年輕人面前抱怨的話,請盡量以「自嘲的態度說笑」,將內容輕鬆帶過。等到抒發完自身心中的鬱悶,情緒稍微冷靜之後,接著就請一笑置之,轉而去傾聽年輕人的傾訴。只要認真聆聽年輕人提出的問題,不隨便否定對方,抱怨所造成的危害才能稍微得到緩解。

不要用「我以前才辛苦」打發年輕人的抱怨

某人正在發牢騷......

這種時候,無論那個人到底經歷過多麼痛苦的事情,總會有人試圖貶低對方,用「 你太天真了」、「 也太遜了吧」等等言語堵住對方的嘴。

緊接著,這種人往往會聲稱「 我當初比你現在還要如何如何」,藉機把話題帶到自己身上,最後一口咬定「 我比你厲害」、「 你就是不行」,搞得在場諸人聞言都心寒不已。

通常喜歡說這種話的人,大多都是些「 老宅男」或「 曾有過成功經驗的經營者」。

如果他是在喜歡吹噓炫耀的小團體裡,表達這類強烈的自我主張,倒也還無所謂,不過如果讓這些老傢伙面對年輕人,可能會惹出各種麻煩。更糟糕的是,這種類型的傢伙,多半無法理解自己的態度會帶給別人什麼感受。

因為吹噓的出發點是渴望獲得讚美及認同,所以他們的所有言談內容都會以此為目的。

而年輕人就處境和立場上都無法逃跑或與之對抗,一旦與這種人扯上關係,後果可就淒慘了。通常結果只能表面上態度奉承,但暗地裡腹誹不已。倘若彼此之間變成這種關係,最後不是雙方徹底決裂,就是勉強維持著互相鄙視的空洞關係。

就如同前面所說,如果想要宣洩情緒,請去跟你的長輩說一樣,如果真的想炫耀個人能力的話,最好也向比你年長的人炫耀。年輕人處於年齡上的弱勢,他們的人生經驗和成果都不多,就算年長者只是吹噓一些沒什麼大不了的芝麻小事,但年輕人聽到後就容易失去自信。況且對年輕人來說,年長者本應具備豐富經驗。聽到已經獲得成果者自吹自擂,恐怕很難令人覺得開心。

「人各有志」,給別人自由發揮的空間

人們大多認為自己辦得到的事情,別人也辦得到。同時也認為,自己能夠克服的障礙,別人也一樣克服得了。所以當年輕人喊累叫苦的時候,長輩們通常都會心想:「 才這樣就叫苦連天了喔?」不得不承認,嚴以律己、努力不懈的人,往往也會嚴格地對待他人。但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如果要想給年輕人建議的話,必須以「 人各有志」為前提,至少給其他人「 一次自由發揮的空間」。以我為例,在成為漫畫家出道之前,我盡可能大量作畫,一心往考取美術大學的方向邁進。

當時的我認為:「 想成為職業漫畫家,就該畫出這麼多作品。」然而並非只有成為量產型漫畫家才算成功。其實不少漫畫家是在大學畢業後,從事過各式各樣的工作,最終才回到漫畫家跑道而大放異彩。像高橋真曾是出賽「 箱根驛傳」的賽跑選手,渡瀨政造曾在保險公司上班,弘兼憲史也曾任職於宣傳部門。他們分別經歷過一番波折後才成為漫畫家。

假設我以自己為標準,問所有立志成為漫畫家的人是否都曾畫過一百篇漫畫。一旦對方回答「 沒有」( 恐怕幾乎都沒有吧),我就藉機批評對方差勁。這樣做會造成什麼結果呢?

聽者恐怕會暗自抱怨:「 我跟你又不一樣。」從此不願意再與我交心了吧。「 山田老師太厲害了,我還差得遠呢。」就算對方這麼回答,對彼此的友誼與相互理解也沒有任何助益。

人有「各自的生活方式」,別人未必與自己一樣。這一點,必須時時謹記在心。

「 個人過去的成功經驗」在大多數情況下都該被當成耳邊風。如果無論如何都想表達自己的意見,那就簡單地條列重點「 僅供對方參考」。再來就隨便聽者自行判斷。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葛林

書籍簡介_菜鳥都在看,前輩該怎麼辦?

作者: 山田玲司 Yamada Reiji
譯者: 黃健育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9/02/14

作者簡介

山田玲司Yamada Reiji

1966年東京都出生,漫畫家。10歲因崇拜手塚治蟲,立志踏上漫畫家一途。20歲出道,1991年起在《周刊少年SUNDAY》連載「B處女」、「斑馬人」等作走紅。至今作品累積約四十部,除了戀愛,也論及環境、反核等嚴肅的社會議題,具備強烈的社會關懷及批判力道。

山田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為雜誌連載漫畫《絕望療效藥》。他訪問四百多位多位各界知名人士,以其面對「絕望」時的經驗談為漫畫腳本。因該作受到廣大迴響,山田隨後在niconico平台開設「山田玲司的少年SUNDAY」廣播節目,除了邀請各界人士暢聊,解答來賓疑難雜症,也對諸多人生問題提出自己獨到的見解。此後也跨足文字領域,書寫對日本社會的觀察。

他的觀點從日本流行漫畫、電影中擷取靈感,也不排斥接受新世代事物,因此在年輕世代間頗具聲望,堪稱最懂日本年輕人的當代社會觀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