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職教育與國家競爭力息息相關,美國加州理工、麻省理工、法國巴黎礦業大學、新加坡南洋理工、以及德國、以色列等優秀技職教育,推升了國家競爭力。然而在技術學院、科技大學林立的臺灣,技職教育並未受到重視。如何創造良好技職教育環境,再創台灣經濟榮景,《商業周刊》及臺灣大學聯盟特別舉辦「超越分數的競爭力,人才培育三部曲」論壇,邀請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科技與工程學院遊光昭院長、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工學院前院長潘則建教授、臺北市立大安高級工業職業學校陳清誥校長,以及國立臺灣科技大學廖慶榮校長等,就師資培育、教育體系與借鏡新加坡經驗,剖析如何培育國際級技職人才。

破除技職低人一等刻板印象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廖慶榮校長認為,唯有打破高教與技職的分野,才能創造技職教育的良好環境。受到東方儒家思想影響,台灣民眾普遍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想法,認為讀技職體系是次等選擇,對普通大學做最有利的宣傳,舉例來說會念書的念高中;不會唸書的讀高職,而媒體報導「指考」的篇幅遠多於「統測」,大學排序永遠是普通教育勝過於技職教育等這些社會印象,不斷打擊高職生信心。再加上近年來技職學校大量改制升格,使得技職教育定位不明,而高職學生也逐漸以升學為導向,造成台灣高職升學率成為世界第一,高職生拼命考證照為的竟然是升學,而不是就業,這是台灣技職體系奇特又荒謬的現象。臺北市立大安高級工業職業學校陳清誥校長即表示,大安高工學生畢業後都可以找到不錯的工作,但在滿街都是大學生的情況下,諸多家長或是學生本身都希望朝繼續升學發展,站在學校的立場只能尊重。

事實上技職曾是台灣經濟奇蹟的推手,而技職畢業生在1990年代之前,其就業率與高達近90%,技職院校培育出許多中小企業主與製造業、科技業的中高階主管與企業家;但因為目前教育部重高教輕技職的政策,使得技職教育矮人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