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奇於2013年,於之前任職的學校--普林斯頓大學給當年畢業同學的演說:

很高興重返普林斯頓。很難相信我離開校園、赴華盛頓任職已有11個年頭。最近我寫信向校方打聽我之前職位的情況,回信開頭寫著:「很遺憾,普林斯頓收到許多合格申請者的求職申請,但本校教職有限。」

0:36
我稍後再向畢業生獻上最誠摯的祝福,首先我想恭喜坐在草坪上的家長和親朋好友。為人父母的我,深知這年頭培養孩子唸完大學並不容易。幾年前,我一位同事將三名子女送進普林斯頓,儘管他和妻子都不曾唸過這所大學。理所當然地,他們夫妻倆對這項成就十分自豪。

1:05
但我同事總是說,從財務角度來看,這就像每年買一輛凱迪拉克,然後開下懸崖。我得提一下,他總會補充說,他不曾後悔過。因此-你們確實勞苦功高,各位家長。

這確實是相當適合舉行畢業典禮的場所。我確信在這座講臺上,每位傑出的精神領袖都曾反覆思量十誡的教誨;我沒有那樣的自信。話說回來,覬覦鄰居的牛或驢已不是現今的問題。因此我今天打算利用幾分鐘時間,提出十項建議,或者說十項觀察,關於這個世界和你們離開普林斯頓後的生活。請注意,這些建議和利率毫不相干。

2:04
我之所以有資格提出這些建議或觀察,除了Tilghman校長的熱情邀請外,理由和你們討厭的兄姐可以晚睡一樣-我比你們年長。以下建議都經過現實生活的考驗,但過往表現無法確保未來結果。

2:34
第一點,詩人羅伯特‧伯恩斯曾說,無論人或老鼠,心目中的最佳計劃,都可能出錯。一位較近期的哲學家阿甘,曾提到人生與巧克力的相似性:你永遠不知道拿到什麼口味。兩者所言皆是;生命確實難以預料。任何22歲的人,若自認能預知自己十年後、甚至三十年後的情況,只能說缺乏想像力罷了。

3:02
看看我的情形:十幾年前,我埋頭準備教授經濟學入門課程,試著想出蹺掉教務會議的好理由,然後我接到一通電話。如果你質疑阿甘的看法,我想給各位畢業生一個具體的建議:若有機會,花幾分鐘時間,和某位返校參加畢業25、30或40週年聚會的校友談談。找個遊行隊伍前排的校友聊聊,請教他們25、30或40年前畢業時,是否曾預期自己目前的情況。

3:45
如果你能使他們敞開心扉,他們將告訴你,目前他們對人生各方面是否感到快樂或滿意。他們的人生故事充滿高低起伏,但我敢打賭,這些人生歷程,多少與他們多年前預期的大不相同。這是好事,不是壞事。誰希望在故事開頭就知道結局?別害怕寫出自己的人生故事。

第二點,我們的人生深受機遇及看似微不足道的決定和行動影響,這是否意味著我們不需規劃和奮鬥?當然不是。無論人生如何發展,每個人都擁有一個遠大的終生目標,那就是自我發展。

4:47
你的親朋好友和普林斯頓的生活給了你一個好的開始,你將如何利用它?你是否會不斷學習、深入思索、仔細考量最重要的問題?你是否會成為更堅強、更慷慨、更有愛心、更有道德感的人?你將積極貢獻社會嗎?你的人生將遭遇許多情況,快樂或不快樂的,但引用一句我任職於伍德羅‧威爾遜學院時學到的格言:「隨遇而安。」如果你無法對自己感到滿意,即使最輝煌的成就也無法令你滿足。

5:27
第三點,成功的概念促使我開始思考所謂的菁英體系及其含義。人們總是說菁英體系和菁英社會是公平的,姑且不論事實上沒有任何體系-包括我們的體系-是百分之百的菁英體系。菁英體系或許比其他體系更公平、更有效率,但絕對公平嗎?不妨思考一下。所謂的菁英體系是指天生擁有優質健康與基因的幸運者;幸運地擁有家庭支持與鼓勵,也許擁有極佳收入;幸運地擁有良好的教育和就業機會,以及擁有許多其他方面優勢的幸運者,才有機會獲得卓越的成就。

菁英體系要通過道德檢驗,這些受幸運之神眷顧的人,必須擔負起努力工作的重責大任,致力於創造更美好的世界,並與他人分享這份幸運。如路加福音所言-我相信我的猶太教牧師會原諒我出於正當理由而引用新約聖經-「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有點像成績分佈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