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極簡穿術挑戰:333精簡穿搭計畫

我展開了一項簡單穿搭術的挑戰,我稱為「333精簡穿搭計畫」,(Project 333) 決心釐清自己究竟想要怎樣的服飾,並篩選出應該留在衣櫃裡的衣物。我給自己的挑戰是:3個月內只能穿戴最多33件單品,包括衣服、首飾、配件以及鞋子(大多數人看到這一項就打退堂鼓了)。

我沒把內衣褲、睡衣、居家休閒服、運動服列入計算。話雖如此,只有我實際穿去運動的衣服,才能歸類為運動服飾。瑜伽褲就是在瑜伽課穿的褲子。如果瑜伽褲主要是穿去買菜或跑腿,就得列入33件單品的計算項目。

我在網路上分享了簡化穿搭的想法。有的人覺得我太誇張,有的人覺得我瘋了,也有的人想共襄盛舉。起初,有大約1百人回應說:「我也要。」他們在我那一篇部落格文章底下留言,說他們也要加入挑戰。有的人想在自己的部落格或社群媒體上分享他們的體驗,所以從一開始就擁有這樣的支援網絡真的很棒。

挑戰了大約1個月後,一位美聯社 (Associated Press) 的記者打電話給我,說想撰寫「333精簡穿搭計畫」的新聞稿。在北美及其餘地方的幾百家報社和網站也有報導。

精簡穿搭vs. 超支血拼,哪個才是嚴苛挑戰?

各界的回應不全然是正向的。一篇報導引述了《Vogue》時尚雜誌行銷總監對333精簡穿搭計畫的評論:「很嚴苛,不適合大部分人。」令人意外的是,多數人覺得這項挑戰的難度沒那麼高。真正的嚴苛是,拿我們錢包裡沒有的錢去買我們不穿的衣服。我們用牛仔褲尺寸來評量自己的價值,用資產淨值來決定自己的分量,這才叫嚴苛。

333精簡穿搭計畫一開始是我的個人挑戰,目的是終結衣櫃的亂象,進一步定義「夠用了」對我的真正意義。自從我開始這一項穿搭挑戰之後,簡單清爽的衣櫃不只改變我的穿搭,更全面翻轉我的生活,也徹底改寫了自己與物品及購物之間的關係。

還有意義更重大、改變人生的內在變化:我的罪惡感和決策疲乏 (decision fatigue) 雙雙下降,神清氣爽。天天目睹自己花了多少錢購買不穿或不愛的衣服,只令我消沉。將那些衣物掃地出門,罪惡感也隨之而去。我更能專注在自己真心重視的事物上。

現在我的週末時間不會被購物消耗殆盡,不會在網路搜尋最划算的商品,得到更多時間思量自己真正的興趣是什麼。我的自信開始建立在我的真實樣貌之上,而不是我的衣著

過去,我以為自己需要新的衣服,才會有自信。要有得體的高跟鞋我才覺得充滿力量,有新的洋裝才覺得性感出色,有新的外套才覺得冷靜自持,作好了萬全的準備。現在的我不必仰賴新的衣物,照樣有那些感覺,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

簡單是最新潮流

我一向立志要買更多的名牌服飾,擁有更多的選項。我始終不覺得自己衣服夠多。大半時候,我逛街圖的是改頭換面的感覺,我很少因為真的缺衣服而添購行頭,我買衣服是為了帶給自己某種感覺,想在別人的心目中營造某種形象。那時的我絕對說不出這種話,但如今回顧,一切昭然若揭。我想要覺得自己冰雪聰明、美麗動人、深深被愛。

我買讓自己顯瘦的牛仔褲,買我認為性感的洋裝,和讓我覺得充滿力量的高跟鞋。我穿套裝去開會,好讓別人知道我有資格待在會議室裡面,即使那是我最不想去的地方。我為了每件事和每個心情去採購,心裡依舊沒有舒暢一點。不曉得我哪裡壞掉了。

我每天打開衣櫃,便會想到我錯誤的購物決定、體重的高低波動,當然還有我花掉的大錢。我是月光族,衣櫃裡還有我連穿都沒穿過的衣服。到了35歲左右,不論我把什麼衣服收編到衣櫃裡,帶來的快樂總是不持久,對我的生活也不具深刻的意義,我在挫敗之餘,想起曾聽過的一句話:「我買了一輩子的衣服,照樣沒有衣服穿。」這句話在許多層次上,都讓我心有戚戚。

我從簡化穿搭學到了很多事,其中5個領悟讓我願意持續下去,每3個月都以33件單品來穿搭,並願意推薦每個人都試試看:

1. 維持快樂所需的衣物,遠遠比我想的更少。我擁有越多,就想要越多。彷彿我的衣服需要更多的衣服同伴。我汲汲營營追求多多益善,卻換來了挫敗、超支、不滿。

2. 沒人在乎我穿什麼。真是太錯愕了!別人不是時時刻刻都在想著我。我費了那麼大的功夫,以服飾展示自己是怎樣的人,結果沒人注意我的衣著。

我是一家雜誌社的全職廣告業務,我們的目標客群是非常優渥的人。我時常在辦公室開業務會議、與客戶共進午餐、參加社區活動,卻沒人察覺我那3個月都穿相同的幾件衣物。同事沒注意到,客戶也沒注意到。我得到的讚美還變多。

3. 決定穿什麼很燒腦,不如把腦力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4. 簡單的衣櫃是通往簡單生活的大門,當我醒悟到衣櫃裡只需要一點點衣物就夠了,不但足以應付日常所需,更可以活得如魚得水,我便納悶起生活中還有什麼在牽制我,害我不能更徹底發揮、幸福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