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紅曾入選全球科技十大女強人,前任執行長周永明則帶領宏達電邁向世界百大品牌,加上高盛證券晉升最快的外資金童張嘉臨擔任財務長兼全球業務總經理,這三個聰明絕頂的人湊在一起,卻交出一張宏達電開張以來最慘的成績單。

此次創下一季虧掉80億元、近一個股本,股價更大幅跳水,兩天之內,市值蒸發了近新台幣145億元,是否正是宏達電高層「內鬥」的代價?

周永明看似高升,最重要「盒子」卻給張嘉臨

周永明是追求更高規格的研發工程師,張嘉臨則是華爾街起家的外資金童。當思維截然不同的兩人碰在一起,朋友都未必能和睦相處,更何況其中一人很可能取代另一人,成為下一任執行長接班人。

今年三月,周永明被拔除執行長職務,辦公室搬到新北市新店總部17樓,看似高升掌管更高層的研發,其實已沒有管理實權。

「以前周永明手上有個地位有如玉璽的小盒子,裡面放了很多手機設計原型,現在這個小盒子在張嘉臨手上。」一位親近管理階層的宏達電內部人士表示。

事實上,兩人性格差異的結果,就是宏達電下修財測的原因——高階手機與中國市場反應不如預期。

表面和諧,開完會卻通知「剛剛不算數」

每年初,宏達電都會推出年度旗艦機種,產品要面向哪個市場?周永明選擇成熟的歐美市場,而張嘉臨則偏好中國與新興市場。

知情人士表示,周永明被調離執行長位置之前,仍帶著一批人研發高階手機,最後針對成熟市場做出M9這款產品;但張嘉臨不甘示弱,另外向王雪紅調派人馬各行其政,除了開發中低階手機,也主導推出專屬中國市場的另一款M9+。

「完全沒有達到消費者預期,相同規格與價格帶,都有太多替代選擇。」中國知名手機評測達人王自如心直口快的說,這款鎖定中國市場的產品,根本是宏達電混亂決策的寫照。

今年年初,宏達電一個月內連續推出三款高階智慧型手機。當旗艦機不再旗艦,高階產品混充中低規格,連公司內部人士都容易混淆,何況是消費者。也難怪第二季本業預估虧損約新台幣51億元。

公司的公開會議上,張嘉臨、周永明表面上都是和諧的達成共識,但出了會議大門,負責執行任務的單位很可能會分別收到通知「剛剛講的不算數,之後會重來。」

矛盾對決同樣發生在轉投資的態度上。本業已經慘兮兮,宏達電卻急著在第二季認列部分閒置資產及預付費用,一次性減損約新台幣29億元。周永明在宏達電顛峰時代拍板定案的投資,精打細算的張嘉臨幾乎全部退回。

「這套劇本,與當年宏碁斷尾求生的路數,實在很像。」一位PC產業高階主管如此評論。

2011年,王振堂接任宏碁執行長職位,不到三個月,就認為泛歐地區通路庫存與應收帳款過高,一次認列約新台幣43億元的虧損,把宏碁發生虧損的問題,推到前執行長蘭奇頭上,讓公司財務負面狀況一次落底,重新開始。

本刊記者多次求證,宏達電發言系統並未針對一次性認列減損的細節與實施時機多做說明。但表示,高層互動與後續決策,與本刊採訪所得有所差距。

宏達電資產減損、打呆帳的風暴,可能還沒結束。據王雪紅身邊人士透露,她已找來資誠管理顧問公司,重新檢視公司流程、進行組織規畫重整。未來宏達電若採取人力精簡與裁員動作,恐怕也不讓人意外。

※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439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