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荷是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玩伴,長相甜美,笑起來有兩個酒窩。在我小時候,她一直是罩著我的那個人。那時,村裡有4、5個小夥伴經常聚在一起玩遊戲,拼輸贏,我總跟在蘇荷的屁股後面,因為跟著她總能得第一。蘇荷比我大半歲,身材比我高大,她一頓飯的食量跟我一天一樣,因此,她力氣特別大。

在沒有性別之分的小時候,如我一般的弱者一定得找個強者,所以,蘇荷就是我的保護傘。當然,我也有自立自強的想法,只是一直沒成熟,也不知道該怎麼變強。因為,無論我怎麼努力,一餐也吃不下兩碗飯。於是,蘇荷對我說:「妳別吃了,我去哪都會帶著妳,別怕。」有一天,蘇荷和我為了爭第一,跟一個男孩子起了爭執,蘇荷很是生氣,上去推了一下那個男孩子。男孩子精瘦得跟火柴棍一般,對蘇荷很不服,他乘蘇荷不備上前踢了她一腳,踢完就跑。

蘇荷和我就追在他後面。我沒什麼用,跑了幾步就感覺心臟要跳出來了,步伐漸漸地慢下來。蘇荷還是不屈不撓地追去了。我看著蘇荷的身影越來越遠,心慌了,轉頭跑了回去。剛好蘇荷的媽媽正在和我媽一起織毛衣,我便把剛剛發生的事跟她們說。蘇荷媽媽立刻就生氣了,放下毛衣,直奔蘇荷的方向尋去。

我忐忑了一個晚上,次日才得知蘇荷扭傷腳的消息。其實,蘇荷不只腳扭傷,臉上也掛彩,剛長出來的新牙也掉了一顆。當時我看著她,問了一句話:「痛嗎?」蘇荷看著我,眼淚流了下來。她說:「幹嘛要爭第一?」這事給了蘇荷一次大大的打擊,原本爭強好勝的她再也不爭第一了。而這個想法,還逐步滲透到她的學業和未來的工作。

讀書的時候,她跟我說:「考第一有什麼用?」開始工作之後,她又對我說:「業績第一有什麼用?」 我曾以為,蘇荷得過且過的心態全都是受了小時候那次吵架的影響,之後我才明白,那不過是她的藉口。

和蘇荷漸漸疏遠之後,某天我在樓下的咖啡廳裡碰到一個人,那個人驚訝地指著我,一下子就叫出了我的名字。這回輪到我驚詫了。對方笑說,她是蘇荷的同事,之前總看見我和蘇荷在一起,因此認得我。

我們隨後在咖啡廳找了個位子聊起來,談的話題基本上都是蘇荷。同事一臉惋惜地對我說:「我真是不知道蘇荷到底怎麼想的。高層好不容易給了一個升遷的名額,讓他們部門自己競爭,看誰有本事誰就做主管。平時,我見蘇荷有一搭沒一搭的,以為她是在等機會,結果機會來了,她還是無動於衷。」從同事口中得知,蘇荷不僅消極地對待工作,更消極地對待這次的升遷競爭。在她的意識裡,自覺根本就沒有爭的必要。因為已經有了這種想法,她又怎麼可能有積極的行動?或許,在她看來,工作就是用來維持生計的,不需要爭第一,不需要爭取客戶,也不需要升職加薪。她覺得一個資深的、即便不是管理職位的人,在公司裡也同樣會得到他人的尊重。

蘇荷從來不早到,也從來不加班,回到家就看電視劇,因為無欲無求,所以也就得過且過。如此一來,更沒有充電的必要了。蘇荷在自己的邏輯體系裡一天天地過著,日子如流沙般悄然溜走,慢慢地,她脫節了,落後了。遺憾的是,她並不悔改。

噩耗往往就在一瞬間傳來。得知公司倒閉的時候,蘇荷以為這是電視劇裡的情節。她睜大了雙眼,看著所剩無幾的同事在收拾自己的東西。那時,她才從自己的幻想裡醒來。離開公司後,蘇荷心想:天底下的公司那麼多,又不是只有這一家,這家沒了還會有下一家。於是,30多歲的她開始走上漫漫求職路,只不過,履歷投了很多,卻很少得到回覆。

接下來的3個月裡,蘇荷不是在準備面試的路上,就是在通往面試的路上。每間公司都會看求職者在上一家公司的表現和業績,但蘇荷在這方面絲毫不佔優勢。這期間,蘇荷遇見之前的一位同事,得知對方已經找到新工作,而且公司規模比上一家還大時,她真的是一臉羨慕。之後她才知道,最後走的那幾個同事裡,總經理依據個人表現幫其中幾個人寫了推薦信,而那位找到一份不錯工作的同事,正是擁有推薦信的其中一位。

即便蘇荷嘴上不說,但她還是無法掩飾懊悔不已的心情:如果那時她努力一些,如果那時她敢想、敢拼,如果那時她真心對待這份工作……然而,沒有如果。事實上,職場裡並非只有蘇荷這樣一個例子。很多人抱著混日子的念頭,在自己的工作崗位得過且過,還美其名曰「淡泊名利」。然而,不思進取才是最適合他們的詞語。也許,他們曾經努力過,但因為沒有看到結果,或是得到一個和預期相反的結果,於是便不再奮鬥,不再上進。他們把一切都歸結在其他因素上,認為自己的「無為」其實是大智慧。殊不知,那些被他們怠慢過的時光,最終會辜負的只有他們自己。我時常會把曉楚的故事講給想要放棄奮鬥的年輕人聽。

曉楚是好不容易才進我們公司的,因為她學歷低,只有高職畢業,公司原本不想錄取她,但她很勤快又靈巧,主管便給了她一個前臺的位子。但曉楚不把自己只定位在前臺上。那次我發現她在準備大學考試的時候是中午時間,那天我剛好比較晚離開,就看見她吃著速食看英文書。我對她說:「妳想用功也不差這一個小時,好好地去吃頓飯豈不是更好?」她笑呵呵地對我說:「不必了,反正在外面吃也差不多。」那時,曉楚並沒有走入我的視線,她真正讓我刮目相看是源於公司人事部的一次招聘,因為她居然想試試。

當時,曉楚已經拿到了大學同等學力認證,照理說她是有資格的,但在眾人眼中,她還是那個學歷不起眼的高職生。不少人在背後說她的風涼話,說她這樣的還想爭。但不管別人說什麼,曉楚就是不肯退卻。意外的是,她還真的通過了考核,從前臺變成了行政助理。做行政助理的那3年裡,她又考上在職研究所,即便是學業最忙的時候,她的工作進度也沒落後。

有一次,我問她:「妳為什麼這麼拼呢?」

曉楚說:「之前我年紀小不懂事,浪費了很多時光。後來,我不想再那樣過了,也想給自己爭口氣,於是就……」我打斷她說:「可是,妳要知道,即便妳拿到了研究所畢業證書,即便妳賣力地工作,老闆也未必會幫妳加薪,未必會提拔妳。」曉楚點點頭說:「妳說的沒錯,努力了不一定有結果,但如果不努力,就一定沒結果。不管怎麼樣,我只想利用好每一天去做我想做的事,爭取我想得到的東西,至於結果,沒那麼重要。」

結果並非不重要,它可能會在別的方面體現出來,也可能會推遲。從根本意義上講,在公司裡爭第一和在學校裡爭第一是一脈相承的。你得到「優秀員工」的稱號,可能就只有1千元的獎金;你拿了業績第一名,可能就比別人多出幾千元的獎金。表面上看,這沒什麼值得爭的,但如果你肯去爭取,你真正得到的遠不止這些錢,還有處理問題的方法、業務能力的增強,就算以後離開了這個平臺,你還可以在其他任何一個平臺上施展抱負。

既然想要更好的人生,就必須敢想、敢爭。

責任編輯:黃雅苓
核稿編輯:歐陽蓉

書籍簡介_別讓無效努力害了你

作者: 瓊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01/29

作者簡介

瓊華

  中國海洋大學工商管理碩士,現於外商企業任職,煙台作協會員。   曾出版合集《願歲月溫柔,往事可回首》、《你可以退縮,但你要有承擔未來的勇氣》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