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獨自衝得更快,而要讓集體都變得更好

我們的社會變得過度關注「個人力量」,而非「在他人幫助下而增強的個人力 量」。當然,好萊塢讚頌每一位超級巨星,(世上還有哪個地方,街道是以明星的名字鋪成的呢?)但當我們在公司和學校裡沿用這樣的劇本,只關注個人成就而把「他人」從對等關係中剔除,我們真正的力量就會一直隱藏著。但這種隱藏著的力量是可以被揭露的。

3年前,我在研究成功與人類潛能之間深層的隱密關聯時,我的人生有了重大的進展:我當爸爸了。

當我兒子李歐來到人世,他可以說是完全無助的,他甚至無法自己翻身。但是他漸漸成長,開始變得更有能力。隨著他學會每項新的技能,我發現自己正如任何一個優秀的正向心理研究員一樣,會說這樣的話來讚美他:「李歐,都是你自己做到的哦!我真是以你為榮。」之後,李歐會用他細柔但驕傲的聲音重複我的話說:「都是我自己做到的。」

那時我才明白:我們從童年起到後來成年進入職場,一直受制於過度看重個人獨力完成的事。身為父親,我的讚美和引導若只停留在那裡,我兒子可能會把獨力獲得的成就,當做個人才能的最終考驗。但在現實生活中並非如此;還有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層面。

那樣的循環是從小開始的。在學校,我們的孩子得到的訓練是要自己用功讀書,所以他們在考試時可以贏過同學。如果他們找別的學生幫忙做作業,他們就會被斥責是作弊。他們每天晚上要做好幾個小時的作業,被迫只能把做其他事情的時間拿來換成孤獨的自習。他們一再被提醒,未來自己在職場上的成功取決於個人指標,包括他們的學科分數和標準化測驗的成績。

從統計上來看並非如此,但這種方式確實達到一個效果:它明顯提高孩子的壓力,同時也剝奪他們的人際關係、睡眠、注意力、快樂和健康。然而我們不去質問這個制度,反倒指責那些跟不上這個狂熱追求個人成就的人。在學生要離開學校時,他們已經變得疲憊不堪、脆弱又孤獨,而且還發現他們被承諾的成功和快樂並不在彩虹的另一端。

突然間,當同樣那些考試成績優異的人需要跟其他人共事,一起將產品推出市場,或是要召集團隊一起完成工作目標時,他們就遇到難關了。同時我們發現,能晉升高位的並非每件事都想獨力完成的人,而是那些會尋求他人協助,並與他人共同成長的人。有的父母能支持孩子透過平衡且與人連結的方式來追求成功,他們得到的回報是孩子能堅持不懈;而有的父母只是督促孩子追求個人成就而犧牲人際關係,他們對孩子過度疲勞和孤單寂寞的情況則毫無心理準備。

我們把人生的前22年花在批評和讚美個人特質與個人成就上,但在往後的人生中,我們的成功跟他人的成功幾乎完全互相關聯。

過去10年裡,我跟財富百強近乎半數的公司合作過,遊歷了50多個國家,去各地了解人們如何理解成功、快樂和人類潛能的概念。我發現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大多數的公司、學校和機構都是以個人指標,如銷售額、履歷表上的榮譽和測驗成績來衡量和獎勵「高績效」。以這種方式做評量的問題,在於它是基於我們認為經過科學認證的看法:那就是,我們活在一個「適者生存」的世界。

這個看法教導我們,成功是一個零和遊戲;成績最好、履歷表最亮眼,或是分數最高的人才是唯一能成功的人。

贏得遊戲有個簡單的規則:比所有人更好、更聰明、更有創意,那麼你就會成功。但這個規則並不正確。

突破性新研究讓我們現在知道,發揮個人最高潛能與「適者生存」無關,而與「最適任者得以生存」有關。換句話說,成功不只在於你多有創意、多聰明或多有衝勁,而是在於你與人建立關係,為你的人際生態系統做出貢獻,並從中受益的能力

成功不只是你在大學或公司評比有多高,而是你是否能很好地融入學習與工作環境。成功不只是你贏得多少分,而是你補足團隊技能的能力有多好。

我們經常以為只要我們更賣力工作、動作更快、更機靈,那麼我們就能實現最大潛能。但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在當今世界裡,獲致成功和實現潛能最大的阻礙並非欠缺生產力、不勤奮工作或沒有聰明才智;問題在於追求成功的方法。追求潛能絕不能走「單行道」。我10年來的研究結果清楚顯示:追求潛能的方法不是獨自衝得更快,而是讓集體都變得更好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黃楸晴

書籍介紹_共好與同贏: 哈佛快樂專家教你把個人潛力變成集體能力,擴散成功與快樂的傳染力

作者:尚恩.艾科爾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02/01

作者簡介
尚恩.艾科爾 Shawn Achor

世界知名的潛能開發專家、暢銷書作家、演說家,專精於快樂、成功和潛能方面的研究,並曾經協助設計哈佛大學最後歡迎之一的「幸福課」。

他的研究曾榮登《哈佛商業評論》封面,同時他在TED的演說是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演講之一,受到超過1600萬次點閱。

在哈佛大學12年的教學和研究之後,將其研究帶到近半數的財富100大公司,以及如美國國防部、非洲的貧窮學校和白宮等地。他的研究也在重要的心理學期刊上發表,同時以專題方式刊載於《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富比士》雜誌及《財富》雜誌上。

他與歐普拉的訪談以及在美國公共廣播電視公司的節目,閱聽大眾達數百萬。他目前服務於世界快樂委員會(World Happiness Council),同時持續進行他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