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時候,父親總會晚上在家裡加班,做些金銀細工,他的工作桌旁放著一台有點歷史的收音機,在收音機裡傳來電台主持人播放各式音樂,填滿整個寧靜的夜晚。那時候印象最深的聲音,除了當時最流行的荒野大鏢客「老鷹之歌」之外,就是吳樂天說廖添丁的故事。

進了中學的時候,會去光華商場買組件自己組裝一部 AM/FM 收音機,那時候最喜歡每天抱著收音機,躲在被窩裡聽著天南廣播電台藍青的深夜節目。不過隨著科技以及網路的普及,現在大家總是擠著看YouTube上的影片,卻忘了聲音所能表現的單純與美好。在日本情況也差不多,NHK Radio堅持了好幾年之後,今年4月1日也決定正式加入網路數位的放送隊伍,這也代表著日本的電台全面進入網路數位收聽的時代來臨。

日本電台變革還不止這些,日本民間放送聯盟今年正式向日本總務省提出廢止電台AM放送的請求。過去因為AM電波傳送的距離比FM來得遠,曾經普及過一段時間,但是卻因為音質完全無法與FM電波相比,收聽群眾幾乎轉向FM電台。

隨著電台網路數位化後, AM電波唯一的強項,也被無遠弗屆的網路傳播所取代。日本電台業界這次數位轉型帶來的地殼變動,也讓聲音內容產業發生了質的變化。現在出現一種涵蓋了媒體、知識內容交換的新興行業,這個行業的本質來自於傳統電台,但是卻把整個聲音產業長年以來,從內容生產到接收方式的構造,進行徹底翻覆變革。

2016年日本出現了這一家稱為「 Voicy 」專門做聲音內容產業的公司,創立者緒方憲太郎大學畢業後當了5年會計師,決定辭掉工作,他環球旅行一大圈之後發現這個聲音內容的商機,回日本之後立即投入聲音內容的創業。

緒方說,當時設立Voicy ,起初是想幫許多電台主持人們在網路上開設專門頻道,每則音頻的內容雖然都只有10分鐘左右的長度,但是現在一些頂級的聲音KOL的內容,光是一天的播放時數就超過2,000小時。目前Voicy的會員一天平大約會花44分鐘左右收聽各個聲音KOL的內容。Voicy 同時還會媒介人氣的聲音KOL與企業合作,成為企業專屬的聲音代言人。

不過緒方選在網路動畫全盛的2016年,跑去做一個純聲音內容的平台,難免被笑是個傻瓜盤子。即便是現在,連媒體廣告也都得要抓取DMP ( Data Management Platform ) 的數據,透過AI所做的分析報告,選擇不同廣告,在每個節目時間空檔,想辦法把廣告塞滿。造成的結果就是誰付的錢越多,廣告出現的機會就越大。但是那些做內容的人,完全不知道節目當中到底被塞了哪些廣告。

這種只要誰的節目點擊數高,就是好節目的邏輯,對於靠著聲音內容的平台或是主持人來說,看起來似乎是一層無法超越的屏障。

但是Voicy放棄網路藉由點擊率計算費率的做法,改由訂閱以及企業贊助的方式獲利,「我們堅持了3年後發現,大眾對於聲音內容的需求以及對於網路收費的理解,開始發生觀念改變。」

緒方憲太郎說:「聲音所能傳播的訊息,不是只有單純的A=B文字資訊而已,從播音員口中說出來的語調、語氣可以感受到正在說話的這個人,當下的心情以及健康狀態,這些隱藏在文字背後的訊息,只有透過聲音才能夠傳達,這也是聲音的魅力。」

緒方憲太郎舉例,在日本經由電台販售的商品,退貨率比其他不同媒體來得低,不論是電視購物或是網路電商都望塵莫及,最主要的還是這些聲音主播,藉由聲音與收聽群眾取得心靈的共鳴,產生了信任感。所以只要聽眾被說服願意下單,跑單的機率就相對的低。

支撐Voicy運作的兩套商業模式,分別是協助廠商企業在平台上開設聲音頻道,例如一些傳統報紙、雜誌媒體,像是每日新聞、運動日刊,他們透過Voicy所提供的播出平台,將活字內容轉換成聲音內容。Voicy也會協助讓合適的聲音KOL,擔任這些企業頻道的專屬播音員。

還有一種方式,則是由企業贊助已經在Voicy開設節目的AKOL(audio KOL)頻道,聲音的贊助不會像是網站蓋板或是YouTube插播,而是由頻道主持人在節目當中冠名。雖然Voicy不會干預這些AKOL在自己的頻道裡直接幫企業打廣告,但是有一個條件:企業不可以對這些AKOL的內容指手畫腳。緒方憲太郎不諱言,這些堅持的目標正是要為了未来5G市場的智能家居生活做準備。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黃雅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