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孤獨,也熱愛朋友。這兩者,並不衝突。

像我這種從農村到城市來的,學業事業全不靠家庭協助安排,這一路上,能夠走到這裡,靠的絕對是朋友。朋友幫我很多,所以我也幫朋友。

幫朋友的時候,我有個原則,就是雖不為之赴湯蹈火(很多路他該努力自己走),但是必不計私利。

我走戈壁的時候,聽一位「艱忍卓絕」的隊友說,他正在創業。我隨口問了他到底在創什麼業。他說,是物流。這個行業,靠的是規模經濟,一聽就很辛苦。每個人之所以會創業,常跟他本來從事的行業有關,他本來就是某外商物流業的總經理。

於是,我在我與企業家朋友們相關的群組幫他宣傳,後來的確讓他有了一些合約廠商。當然,他自己的努力也強過我的引薦。

剛開始,他發現我在幫他時。他私訊我:「你這麼幫我, 我要如何酬謝你?」

我回答:「不用。因為你是有為青年。我幫你對我而言,只是舉手之勞。我的朋友們願意把物流生意交給你。其一,他們信任我。其二,他們也信任了你。這是缺一不可的。」

我一直認為「互相幫忙」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原動力。而事實上,如果你願意幫忙別人,那麼,人們也願意幫忙你。這是善性循環,付出永遠是相對的,只是有時間差。也許你會說,但是總有些人只片面的要求幫忙,全世界以他為中心,從不感謝,也吝於對他人伸出援手。那麼,他不能一直圖利於別人的幫忙。你所做的事情,永遠像支回力鏢,射出去,會彈回到自己身上。早晚而已。

幫朋友忙,是應當的,他過了河,不用懷念橋,但也不能過河拆橋。過河拆橋的,在碰到第二條、第三條河的時候,應該看不到橋。

以投資而言,我是個很理性的人。

打比方說,就算是我的親弟弟或最好朋友,假若他提出一個在我看來穩賠不賺的企劃案要我投資,那麼,我也不會看人情投資。明明覺得不妥,但又勉強投資,最後的下場,除了損失金錢之外,通常還會損傷感情。事業失敗了,而那個人也永遠躲著你。

40歲之後,我極少投資失敗,就是因為理性評估。

▌絕不要因為「不好意思拒絕」而投資

我在台大EMBA時,投資過兩個朋友的創業。目前已經都入袋了。雖然說也沒有賺取什麼暴利,但以機率而言,誠屬難得。因為商學院同班同學,常有因為投資公司意見相左,發生了種種複雜問題,對簿公堂。

我當時並不那麼懂他們的行業,理性判斷的功力沒有現在深。我當時用的方法是看人。他們並沒有主動要我投資他們,都是我覺得,此人此行在當時看來都行,主動要求投資。有趣的是,我投資的這兩位,都是苦學出身,從技職學校出來,一路坎坷才念到碩士。而且他們的個性中都有「愛面子」和「很怕讓朋友賠錢沒面子」的性格。我自己也有這種性格。

當然,現在所有的行業都面臨了很大挑戰,大部分的行業沒幾年就會遇到一次平台轉移,所以,獲利了結也要看時間點,不能夠貪戀。

我從來沒有投資過那些在學業上一帆風順的人。這些人,創業者少,要創業成功更不容易。因為他們選擇多,退路多,不會看臉色,也常常不合時宜,不知民間疾苦。

到上海念EMBA,同學們投來投去,目前為止,我也只投了兩個同學的事業。他們同樣具有「很怕讓朋友賠錢」的性格,當然,這個時候我也比以前更懂得評估行業遠景了。我不會因為「不好意思拒絕」而投資,因為我不想到最後錢沒有,連朋友都沒有。

毫無理性的人情勸說對我而言是沒有用的。舉一個例子來說吧。

有一位我真的沒有很熟的A君,曾經要我投資3百萬元,讓他買下一批貨到購物台販售。那一批貨,就是3百萬元整。我對他講的這種「買空賣空」賺一票的案子並沒有什麼興趣。

「我認為……當時我們公司請妳當代言人,我有對老闆美言幾句,所以妳就看在這個份上投資我吧?」這是來要人情嗎?那個商品貴公司大賺,比我的代言費多太多了呀。

「可以跟我講理性法則嗎?」不然,只要我代言過的公司的員工出來創業,我都得投資嗎?難道你不知道,最傻的投資人常在演藝圈,因為藝人大多是傻呼呼的在投資呀,但是我一點也不喜歡這樣。商學院不能白念。我內心苦笑。

「那你告訴我,如果我投資3百萬,而你也按你的計畫獲利了結,那麼我的獲利是多少?」
他應該沒有算過,所以沉吟半晌才說:「大概是……40萬元吧?」
「那你呢?」
「我大概也可以獲利40萬。」他說。
「期間多久?」
「頂多一年。」他說。
「你的意思是,我要花3百萬元,然後一年獲利40萬?」我的意思是,我跟你不算熟,我要花賠掉3百萬的風險,去賺那40萬?我是頭殼壞掉了嗎?我通過自己的理財運作,獲利雖然未必比這個好,但風險一定比這個小啊。
「對。」

我表示,希望他能夠找到對他的提案更有興趣的人。其一,我不了解他。其二,他不了解我。所以他不知道我對這種只是為了賺錢而「幹一票」的事情不感興趣。

如果負擔風險的人全是我,而且風險無限大(可能人去樓空),而獲利機會比風險小,項目你又不感興趣,又在一個日落西山的平台,為什麼要投資?

我投資的項目,通常都是我自動送上金額去的,就好像我們公司在日本和越南及馬來西亞都有合作窗口,都不是他們來找我的,而是我主動尋找的。有時我會透過朋友來尋找,最大的重點,就在於探詢那個合作對象口碑如何,可不可靠?口碑要看過去表現。

是否能夠獲取最大利潤,並不是最重要的那個點。一個不可靠的合作對象,會讓你悔不當初,通常還會覺得自己很笨,然後恍然大悟:其實,很多端倪在很早的時候就看得出。

無論如何,投資仍然有風險,願賭就要服輸。如果我心甘情願投資的對象,他賠光了我也不會怪他。這才是朋友。

有這樣的朋友,誰還需要敵人?

責任編輯:洪婉恬
核稿編輯:陳慶徽

書籍簡介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作者:吳淡如

出版社:有方文化

出版日期:2019/03/19

作者簡介

吳淡如

台大法律系學士、台大中文研究所、台大EMBA雙碩士,上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EMBA碩士。現為知名作家及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