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27日報導,目前美國與中國大陸貿易談判最分歧的點是:美方堅持一項執行機制,以便在未來中方沒做到協議事項時,美國有權施以關稅制裁,而此事讓許多中國人想起清末不平等條約以來的「百年國恥」。

紐時指出,美方堅持的執行機制,預料將是今天起美國財長米努勤與貿易代表賴海哲在北京舉行新一回合貿易談判的焦點。

川普政府對於未來美中協議的執行,曾勾勒出一些情況。賴海哲在上個月的一場國會聽證會中說,美方提議,若中方未遵守協議,美方將「以符合比例的、但片面的方式」回應。 多位美國共和黨籍國會議員說,他們料想這種執行機制將是美中能否達成協議的決定性因素。

參議員葛雷斯利(Charles E. Grassley)27日說:「我們希望的是,美方有能力可以對中方片面施加關稅,而中方不可拿關稅對抗我們。」

葛雷斯利說,他不確定這種要求是否合理,而這就是川普政府的目標。他還說,中國在打破自己的貿易承諾上,是有前例的,「我們得有某種執行機制。」

紐時說,中國至今抗拒川普政府的這項要求。

多位歷史學者說,美方這種要求很難令中方呑下,其中部分原因是,它讓中國人想起清末不平等條約的種種痛苦記憶。

去年五月美方貿易團隊向北京提出一些大膽的經濟要求時,環球時報就曾刊出標題:「當現在是1840年?」1840年是清朝道光20年,也就是鴉片戰爭開始的年代,1842年的南京條約是清末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的開端。

歷史學家普拉特(Stephen R. Platt)說,在中國,每個學童和受過教育的人都知道「百年國恥」,「19世紀歷史揮之不去的記憶,可以說明中國如今渴望有一套更有利於中國的全球貿易秩序。」

一些歷史學家認為,中國實際上從過去那些不平等條約中得到了好處,賴海哲本周也說,美方要求中國的許多改革,其實是有利於中國經濟,而非傷害中國經濟。但美國一直很難讓人覺得它不是恃強凌弱或不顧中國人的感情,中國至今懷疑川普要求中方的許多讓步,真的會有助於提振中國經濟。

為川普政府提供諮詢的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國問題學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說,中國現在也成為欺凌者,迫使其他弱小國家簽訂不平等條約,但關於美中貿易,中國人並不這樣看;中國共產黨成立時的承諾就是,終結外國人對中國的羞辱。

※本文由《聯合新聞網》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天上飛來禮物!0.5折買到頭等艙 椅子壞掉再獲賠20萬
美國務卿:美國運用所有工具 阻止陸孤立台灣
父母行賄爭取女兒入學 耶魯大學開除女學生
短天期利率急升 謝金河:債市火燒連環船

責任編輯:陳慶徽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