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安全氣囊引爆器 2成出自時碩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科技部長陳良基上任後首次參訪民間企業,就挑上2018年2月在台股掛牌上市的時碩。這家全球最大安全氣囊引爆器廠,最讓陳良基稱讚有加的,是「找夥伴打群架」的經營模式;而時碩2017年的年報中,繳出營收33億元、每股稅後盈餘(EPS)3.41元,雙雙創下歷史新高的好成績。

一手創辦時碩科技的董事長黃亞興,曾以創辦人兼經理人身分,參與蘋果供應鏈大廠致伸,以及汽車零組件大廠智伸這2家上市櫃公司的創辦過程;直到48歲,他才單飛成立時碩科技,改賣安全氣囊關鍵零組件並成功上市。

歷經3家上市櫃企業草創期的他,原是台北商專稅務會計科畢業生,無論是電子或是汽車零組件製造,他直言:「我都不會做。」加上出身眷村的背景,更讓聽不懂台語的他,連怎麼跟台灣製造業的黑手師傅溝通都成問題。

那麼他究竟如何一路從電子業贏到傳產業?「先利他,才能利己」的經營哲學是一大關鍵,他說:「我不做獨大,要整合起來,一起做大。」

起步》串接台廠打群架


不撿小單,直接找大廠搶單

學會計的黃亞興,一開始就不是單打獨鬥型的創業家,因非工科出身,不會對產品自我設限,但他懂得從客戶、市場端找資源,然後靠整合力勝出,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如此。

最早他在外商台灣國際標準電子公司負責採購代理業務,幫忙類似IBM這類國際客戶採購台灣零件,由於大多不是單一零件而且訂單量大,往往單一業者無法滿足需求,因此他經常要整合數家工廠資源來供貨。

這個串接國際訂單與台廠的能耐,讓他在1983年,才31歲,就因累積出全台各式電子零件廠的貨源地圖與資源整合能力,而能與郭台銘、致伸科技董事長梁立省等人共同投資創辦致伸科技;但3年後,黃亞興以創辦人兼副總經理身分,參與創辦智伸科技任務,才是他大展身手被業界看到的時刻,關鍵一役是希捷(Seagat)的磁碟機訂單。

當時全球磁碟機產業島是新加坡,而且磁碟機隨著電腦快速發展,需求大增,可惜的是,靠單打獨鬥闖天下的台灣業者卻幾乎都搶不到訂單,大多只能撿新加坡剩下的小單吃;而智伸科技初期經營形態與台灣國際標準電子很類似,都是先找國際訂單,然後委外生產,居中賺價差,而磁碟機正是兵家必爭的熱門訂單。

黃亞興找來六方精機、宇隆科技、誼山精機、國隆精密工業組成協力團隊,然後採取主動出擊,跳過新加坡,直接到美國接觸原廠找訂單,靠著「常常為了客戶半小時的空檔,就搭好幾小時的飛機過去」、「不然就是一次從西岸到東岸,至少掃4個城市,才回台灣」的拚勁,說動希捷願意下單讓台灣業者試試看,結果一試成主顧,智伸近年約40億元的營收中,希捷訂單就貢獻約2成。也由於他樂於為人作嫁的特性,上述協力廠商在他仍在智伸時期,幾乎家家都有近6成營收來自智伸的委外訂單。

單飛》不做me too拚開發


買工廠,讓賣家變協力班底

2000年,他因為發展車用電子的想法與智伸其他股東堅守電子與機械加工的意見分歧,最終斥資9千萬元買下智伸剛起步的車電部門,創立了時碩。

身為市場新兵,想搶進保守封閉且品質要求嚴格的汽車供應鏈,最好的切入點是投資新產品研發專案,這不再是靠協力廠商就能完成的任務,必須自己有廠。可是這位「一路走來都在幫別人接單」的串接者,一旦自己有工廠,恐變成協力廠的競爭對手,等同於喪失自身原有優勢,究竟該如何不讓朋友變成敵人?

他採取了「我買下工廠,但把工廠最主要的訂單全留給了賣家」的特殊購併策略,這有2個用意:對內,他讓購併進來的工廠放棄別人會做的既有訂單,讓自己不變成「me too」產品的依賴者,讓自家工廠能更聚焦研發新產品、搶新訂單,發展出自己能掌握的研發力。

對外,另有工廠的賣家,因為他釋出訂單,不會視他為競爭對手,而保持良好關係,等到自己開發成功、搶到新訂單時,賣家還能繼續當自己的協力廠班底,幫忙消化訂單,發展將比競爭者快,這是利己,也是利他的做法。

「製造業,全部自己做,利潤可能30%,但我沒有那麼多人、那麼多設備,分15%給別人、我分15%,別人可努力降低成本,拚看看20%,同樣的,我也是這樣,最後加起來可能比原來還多,這樣不是很好?」他說。

壯大》要員工學下跳棋


能幫隊友搭橋,才懂想客戶

不只他自己,他希望全公司員工也落實共好的信念。時碩內部訓練最特別的一堂課竟是「下跳棋」,因為跳棋的遊戲規則是,必須幫隊友搭橋,或搭別人的橋,才能抵達目的,而且是全員抵達目的地,才算勝出。

在比賽規則上,他將跳棋賽分為前半場的個人賽,與後半場的團體賽,透過獎金鼓勵員工參賽,但想拿獎金只靠個人賽並不夠,必須要在團體賽勝出才行。

透過下棋訓練,他建立「學會為他人造橋、鋪路」的企業文化。

也就透過這樣的訓練,團隊懂得幫客戶著想。團隊發現傳統用切削製造的安全氣囊引爆器,造成很多原料浪費,是客戶成本居高不下的主因,因此他們率先改用鍛造方式減少原料浪費,讓客戶能省下3分之1的成本,時碩也因此站穩腳步,並在汽車供應鏈中逐漸打響安全氣囊引爆器王這塊招牌。如今,全球約2成安全氣囊引爆器,都用時碩產品。

挑戰》新製造變動加劇


用媽媽的智慧,找突圍破口

之後雖然在2009年到2012年因為金融海嘯,陷入連續4年的衰退期,最慘時營收腰斬、1年虧損可達4千萬元,但團隊同樣從客戶角度思考,找到汽車傳動與節能、航太應用、工業應用等新品項來突破困境。

在近5年快速成長下,他建立起年營收達33億元的企業王國,但他的經營始終不脫與上下游夥伴「共好」概念,就像近期加碼4億元進駐中科二林園區設廠,「我要藉由這個基地,打造一個更多業者能加入的精密金屬加工零組件供應鏈。」他說。

他認為,從中國製造2025,到美國製造,全球製造業的市場競爭正在快速加劇,而台灣中小企業眾多的體質,面對這種驅動國家資源的製造大戰,必須更團結才有機會。

為何能一路堅持這樣的經營理念?他透露,早年母親一度因為家計,在眷村裡擺攤賣起牛肉麵時,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媽媽總是不忘提醒他:「上半夜要想想自己,下半夜要為人家想,做人不能吃乾喝盡。」這個家傳智慧,也伴隨他一路至今。

責任編輯:黃楸晴
核稿編輯:洪婉恬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